第740章 戎裝

第740章 戎裝

裴闕和安芷一覺睡到大天亮。

沒有官職就是那麼愜意,不需要天不亮就起來上朝。

兩人和悅兒一塊用了早飯,安芷帶著悅兒去認字,裴闕則是去了書房。

朔風已經在書房等候多時了,「爺,如您所料,昨兒夜裡,許家果然派人去梁家了。」

「人呢?怎麼樣了?」裴闕問。

「屬下帶人攔住了許家的刺客,但梁大人還有顧忌,不敢把事情鬧出來。」朔風有點氣悶,「許大人都要殺他了,他為何還不把事情捅出來,屬下不明白?」

「昨晚許文庸要殺的只有梁友亮,你想一想,若是梁友亮出聲告發許文庸,就憑他涉及的那點事,你覺得能扳倒許文庸嗎?」裴闕嘆了口氣,慢慢坐下,「梁友亮並不是許家核心人物,他能知道的,都是一些邊緣的事。一點小事,許文庸都有法子敷衍過去。而梁友亮的身後,還有梁家幾百口人,他不能拖著幾百口人的性命去死。」

朔風明白了,「那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試著看能不能從梁友亮嘴裡問出來什麼,若是問不出來,也沒什麼,只要別讓他的死和裴家扯上關係就行。」裴闕道。

吩咐完朔風,裴闕另有事要做。

朔風出了裴府,徑直去了梁家。可等他剛到梁家,就看到梁府大亂的情景,因為梁友亮自縊了,他是什麼都問不出來了。

等裴闕知道梁友亮死了的消息,他正在和安芷一塊下棋。

「留兩個人在梁府附近守著就行,你回來吧。」裴闕和朔風道,「咱們的人去臨山有段時日了,你親自走一趟,看看是不是出事了。」

對朔風的能力,裴闕完全放心。

安芷手裡捏著一枚棋子,等朔風走後,依舊遲遲沒落下那枚棋子,「我聽人說,薛貴太妃病了。」

裴闕也聽說了,「慈寧宮傳出來的話,多半不能信。太后拿捏著薛貴太妃,想以此來威脅我,不過她這個鉤,我偏偏不上。」

安芷若有所思道,「其實說起來,薛貴太妃也是個可憐人,年紀輕輕就進宮伺候先帝,沒幾年就開始守寡,她也沒比我大幾歲。希望臨山那裡,能快點有消息回來吧。」

「嗯啊。」裴闕點點頭,他不想在安芷跟前多談薛夢瑤的事。

~

梁友亮自縊,是許文庸也沒想到的事。

讓許文庸更沒想到的,是裴闕半夜攔截了他的刺客,事後想起來,后脊忍不住地發涼,他這是一步步都被裴闕算計進去了。

一下朝,許文庸就把林帆叫到跟前。

僻靜別院的屋子裡,林帆先到一步。

許文庸進屋的時候,林帆已經準備好茶水。

「聽說錦衣衛里,還是有人不聽話?」許文庸剛坐下,就沒好氣問。

林帆斷了一隻胳膊,武藝廢了一半,若不是許文庸在背後支撐,他早就被其他人給頂替了。他知道許文庸要什麼,也知道沒了許文庸的支持會怎麼樣,「前幾日鬧事的人都解決了,剩下的人裡面,保管聽侍郎大人的話。」

「會聽話就好。」許文庸看了眼桌上的杯盞,茶湯清亮,但他一點用茶的心思都沒有,「近來的這段日子,李興管得越來越多,李紀又占著禁衛軍的一個位置,讓我實在頭疼。西北和北漠的戰事很快就會打起來,邊疆一亂,京都里人心惶惶,是個好時機。」

林帆能活到現在,不敢稱再世諸葛,但很少有人能算計到他。可這會,他有點想不到許文庸要他做什麼。

許文庸看林帆沒有搭話,捏著手中的杯盞,「錦衣衛可以進出內廷,有不少暗樁在全國各地。這世上就沒有一個人是乾乾淨淨的,我要你幫我把朝上反對我的人的把柄,都給找出來。」

林帆明白了,看到許文庸手中的茶涼了,主動倒新的,「若是還有不聽話的,只要大人一聲令下,保管他人頭落地。」

許文庸就喜歡林帆的識時務,「在此之前,你先幫我把梁文亮的屁股給擦乾淨,別讓裴闕發現點什麼。」

林帆應聲說是,跟著許文庸一塊起身往外走,「等西北開戰,大人可是要更進一步?」

雖然林帆替許文庸辦事,但他是在林家被抄家后,才和許家有來往。許文庸並沒有完全信任他,很多事都沒和他說。

許文庸偏頭看了眼林帆,拍了拍林帆的肩膀,語重心長道,「等成功的那日,你的功勞,我都會幫你記著。」

這是打啞謎,不直說了。

林帆保持微微彎腰的姿勢,一直等許文庸走後,才直起肩膀。

許文庸要他幫梁友亮擦乾淨屁股,可到底有什麼好讓他收尾的呢?

林帆來了興趣。

許文庸防著他,他也要留後路才是。

~

五日後

安芷剛用過午飯,就聽到屋外春蘭興匆匆的聲音,喊的不是她,是冰露。

「冰露姐姐,順子哥回來啦!」

春蘭一喊,整個院子的人都聽到了。

霎那間,冰露的臉就紅得像抹了滿臉的胭脂,紅得彷彿能滴血,等手中的針刺破拇指,才愣愣回神。

安芷推了推冰露的胳膊,「你怎麼呆住了,順子回來了,快出去看看啊。」

冰露獃獃地搖搖頭,杏眼卻瞟著屋外的方向。

「你要不去,那我自個兒去了啊。」安芷放下手中的綉活,下地穿鞋。

冰露看到主子走了,忙跟著出去。

安芷到了廳里,春蘭指著院子的方向,笑咧了嘴,往安芷身後探頭,「夫人,冰露姐姐呢?」

「她害羞著呢,你去讓順子進來吧。」安芷坐下道。

春蘭誒了一聲,冰露才磨磨蹭蹭地從裡屋走出來,兩隻手緊緊攥著。

只聽很輕的一聲,帘布被掀開時,春蘭先進了屋子,隨後才是順子。

順子一身戎裝,銅色的鎧甲泛著閃耀的光芒,下顎蓄滿了鬍子,黑成了木炭,不仔細瞧,根本認不出是他。

「給夫人請安。」順子跪下行禮。

「不可不可,如今你是有官身的人了,不用和我行大禮了。」安芷轉頭,「冰露,你快去扶起順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0章 戎裝

85.35%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