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對陣

第748章 對陣

定南王和裴闕是盟友,這是誰都知道的事。

小廝剛說完,許文庸就捲起書桌上的宣紙,狠狠地砸向地面。

「裴闕這是看熱鬧不嫌事大!」許文庸狠狠地說完后,猛地站了起來,「定南和冀州隔了一道山脈,傳話下去,一定不能讓定南王的人翻過山脈,但凡發現可疑人物,先滅口再說。」

許競才眉頭不展,王家還沒解決,又來一個定南王,真是讓人頭大。

「競才,我不是讓你的人盯着裴家嗎?」

「孩兒是派人把裴家盯得死死的啊。」許競才頓時有了挫敗感,「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隻鳥飛進裴家,孩兒都知道。可裴闕的消息怎麼送出去的,孩兒實在不清楚。」

許文庸一肚子的火氣,盯着兒子的臉看了一會,長聲嘆氣,「罷了,裴家的暗部成熟,不是你的幾個人就能盯着的。裴家此舉,必定是之前路過冀州的時候知道了什麼。既然如此,我就不能讓裴闕還活着。」

「父親打算怎麼治裴闕?」許競才問。

許文庸冷笑道,「裴闕邊上高手如雲,我們動不了裴闕,但是可以動他身邊的人。裴家二房不是離開京都了么,從裴家二房下手吧。裴闕是家主,不可能放着親哥哥的死活不管。」

許競才笑了,「還是父親高明。」

父子倆說了一會話,許競才要走的時候,突然想到妹妹的回信,回頭遲疑地看了父親一眼。

「若是想說你妹妹的事,就不必了。」許文庸雖然沒收到女兒的信,但就是因為沒收到,才更明白女兒的態度,沒有語氣道,「希望她以後不要後悔。」

許競才張了張嘴,過了會才道,「要是她能守着九夷過一輩子,倒也還可以。」

「她可以,就不管父母兄弟了,要她這樣的白眼狼有什麼用!」許文庸皺眉道,「你別在這裏杵著了,麻溜些去辦事,耽擱了事情,咱們全家的腦袋都要掉。」

這一日過後,王首輔休息到十月下旬,才回到朝堂上。這時候大家期待已久的兩家對陣,才正式開始。

王首輔回朝堂的第一日,就把許家的兩個門生給貶官了。

許文庸也不甘示弱,次日就關押了王家的兩位子弟。

王、許兩家的爭鬥打到了枱面上,一時間,京都里人人自危,都怕被這兩家給牽扯進去。

裴闕和安芷倒是挺開心地看熱鬧,直到林書瑤再次上門。

這一次,安芷倒是讓她進來了。

只不過連茶水都沒讓上,就讓林書瑤乾巴巴地坐着。

「郡王妃可是個大忙人,今兒怎麼有空來我府上了?」安芷道。

林書瑤在家等了許久,都沒等到裴家摻和進王家的消息,她坐不住了,想過來探探安芷的口風。但沒想到才剛見面,安芷就語氣不爽地陰陽怪氣。

「我是想着前些日子咱們聊得不錯,想上門看看妹妹最近怎麼樣。」林書瑤有點沒底氣道。

「我挺好的,外頭再亂,我裴家都算安穩。」安芷瞥了林書瑤一眼,淡淡地收回目光,「人也看完了,郡王妃還有事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8章 對陣

86.47%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