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痴情

第74章 痴情

安芷思來想去,都沒有頭緒。

馬車停在安府的後門,冰露先下去拍門,她和主子每次出門,都會讓冬蘭在這裏守着,只要聽到三長兩短的拍門聲,冬蘭就會來開門。

但她方才已經拍了兩次門,冬蘭居然還沒有來,這讓她有些不耐煩了。

安芷從馬車裏探出頭,見門還沒有開,她倒是沒有急,「咱們等一會兒吧,說不定冬蘭這會兒有事。」說完她下了馬車。

冰露卻是眉頭緊皺,像是有很大的心事,安芷一眼就瞧出來了,但她並沒有問冰露,因為她相信如果是關於她的,冰露一定會跟她說。

大概過了一刻鐘左右,冬蘭才回來開門。

冰露小聲嗔怪了冰露一句。

安芷聽在耳里,又見冬蘭面頰有些潮紅,心裏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當初她母親給她挑四朵蘭時,年紀與她都差不多,最小的春蘭也有十四歲了,而冬蘭今年已經十六,看冬蘭在一旁十分忐忑,若真是她想得那樣,她並不會怪罪冬蘭。

安芷走在最前頭,悠悠地道:「冬蘭啊,我前一陣問過冰露有沒有心上人,當時我就說了,如果她有心上人,我並不會攔着她的好前程,還會給她備一份厚厚的嫁妝。當然,你和院裏的其他三個大丫鬟若是也有這個想法,也是一樣的章程,只要別瞞着我就好。」

她院子裏的人都是出了什麼事,丟的首先是她這個做主子的顏面。

都是辛苦伺候了她好些年的人,安芷希望大家都能有個好結果,並不想看到窩裏不和的糾紛。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冰露的手微微拱了一下冬蘭,冬蘭渾身一顫,稍稍直起一點身子,看着主子的脊背,想說但又不敢開口。

當年被賣進安府,冬蘭是明確知道自己要給人做小老婆的,所以開始一點其他的想法都不敢有,但她畢竟花樣年華,又長得還不錯啊,以前期待着小姐能嫁給裴鈺。院子裏的其他三個蘭都對裴鈺有過不一樣的想法,只是如今小姐退了婚,不可能再嫁給裴鈺了,她們本該斷了這份念想,可像培育那般謫仙一樣的人物,冬蘭只看了一眼,就一直記在心裏。

可這話,冬蘭不敢說。因為裴鈺讓主子在整個京都都丟了臉,她若說還記掛着裴鈺,那主子怎麼會願意。而且她只是給裴鈺送了幾次吃食,還是她單方面的好感,這讓她更加說不出口。

安芷等了半天,最後只聽到冬蘭回了一句明白的,她只能在心裏嘆了一口氣,隱隱猜測冬蘭看上的,估計很有可能是個不靠譜的。

回到院子后,安子和冰露一起換衣服。

她看冰露猶猶豫豫,終是她先開了口,「你想說什麼話就說吧。」

聽此,冰露立刻跪下了,「小姐,奴婢有錯,其實冬蘭的事,奴婢剛回來那一下就知道了。」

這院子就那麼大,冬蘭成天往裴鈺那裏跑,別說是身邊的幾個姑娘知道,就是安府你的人,大部分也都知道這件事。」

「起來說話吧,這事我猜到了一些,你顧忌著姐妹情分是好事,我不怪你。」安芷換好衣裳,坐到軟榻上。

冰露還是不肯長起來,「奴婢回來那天,就有人跟奴婢說,冬蘭還記掛着佩裴鈺,在我們走的這段時間裏,只要有空就給裴鈺送吃的用的。」

若是尋常下人之間相好,並不算錯處,但冬蘭畢竟身份不一樣,她是安芷以後的陪嫁丫鬟,還有一個是裴鈺的身份尷尬,心裏記掛着主子的仇人,這不是在打主子的臉嗎!

安芷聽到裴鈺兩個字時,有微微被驚到,心裏立馬想到果然不靠譜。

她原以為冬蘭只是看上比較不靠譜的人,沒想到冬蘭心裏還記掛着最不靠譜的裴鈺。

「那裴鈺那呢?他怎麼表示?」安芷淡淡問。

「裴鈺那並沒有什麼表示,每次送去的吃食裴鈺都分給了其他的下人了,用的東西也一樣分了,若是別人用不到,他就直接扔掉。」冰露不知道冬蘭哪裏來的那麼大的堅持,本來一次兩次就算了,可這來來回回前後都快有兩個月了。

讓冰露最擔心的是,冬蘭若再這樣繼續下去,一旦被有心人抓成把柄,那主子的名聲就要受到牽連,而冬蘭也會被杖責發賣,活着送到偏遠的莊子裏去,那這輩子也就到頭了。

她給主子磕頭,「小姐,冬蘭他們幾個,以前都是一心想着陪嫁到裴家,所以冬蘭人才會對裴鈺念念不忘,可裴鈺並不是良人啊,還請您點醒她吧。」

冰露私下也有跟冬蘭說過,可冬蘭並不聽他的話,每回都是口頭上應着說好,可背地裏還是偷偷的給裴鈺送東西。

安芷倒是想點醒,可她上輩子自己痴情過一次,知道身在局中的人是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楚事後的結局,不被坑那麼一次是怎麼樣都不會醒的。

「冰露啊,你現在是沒有心儀的人,所以你還不懂。若是等你有了,你便知道,別人的三言兩語是點不醒你的。」安芷語重心長地道,「罷了,看在她好歹跟了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我就幫她一把吧,你去把裴鈺叫過來,然後讓冬蘭在屏風後面聽着。」能不能醒悟,那就看冬蘭自己的造化了。

冰露聽主子沒有怪罪的意思,反而願意幫冬蘭,感動的磕頭流淚,「奴婢這就去安排!」

看着冰露匆匆離去的背影,安芷獨自嘆了口氣。

她走出裏屋,坐在正廳里,讓翠絲上了一壺大紅袍。

等冬蘭紅著臉進來時,她微微點頭表示都知道了,讓她不必再重複一遍她對裴鈺有多死心塌地,「方才我的暗示你聽不懂,那我就直接給你個機會,待會裴鈺若是願意要你,我就按照我說的,給你一份嫁妝,送你出嫁。若是不願意,那你就死了這份心。如果你不願意死心,那我這個院子,你也不用待了。」

冬蘭一聽這話,眼淚刷地流下來,給安芷磕頭,「小姐,奴婢來生定給你做牛做馬報答恩情。」

安芷從不信來生報恩這話,若是真心實意,就這輩子報了才算恩。

她見冰露進了拱門,她低聲說了句進去吧,冬蘭才起身走到屏風后,這時裴鈺也走進了院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 痴情

8.58%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