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罵人

第750章 罵人

「王家好歹是高門世家,既然是想看許家倒霉,自然會拿出一點真本事來。」安芷笑眯眯地道。

裴闕接話道,「是啊。王首輔在許文庸手上吃了個大虧,心裡肯定記恨到恨不得生吞活剝了許文庸,應該不會吝嗇實力。」

定南王不能深入冀州,並不是實力不允許,而是現在深入冀州,要損兵折將。誰都想用最少的精力辦最大的事。

所以定南王只是在冀州邊緣活動,他會繼續警醒冀州太守,幫王家的人吸引注意力。

安芷想到王家人的性格,那是一家有點暴躁,又很小心眼的人。

這次許文庸的老底都被太后給抖落出來,誰都不能幫許文庸平複眼下的局面。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間到了十一月。

京都里的雪花一日大過一日,外邊的風兒一吹,人的臉頰就像被冷刀子颳了一樣。

悅兒是頭一回經歷那麼冷的冬日,何必的張家也是一樣。

本來張槐安是想另買宅院,畢竟一直租著裴府的院子也不是一回事。但因為冬日太冷,張家年齡較小的兩位姑娘都受了風寒,一時間也挪動不了,便暫時作罷。

這一日,餘姚帶了自個兒做的糖包過來做客。

她剛進屋,就感受到了安芷屋子裡的溫暖。

「還是你屋裡暖和。」餘姚笑呵呵地坐下,往上首瞥了一眼,眼神快速掠過屋裡的幾個丫鬟,聽到安芷讓丫鬟們去準備一些茶點,才起身往安芷邊上坐,「今兒我來,是有一件事要和你說。」

安芷已經猜到餘姚有話要說,「怎麼了?」

「前一陣子冀州不是不太平么,成家就派人去探了探冀州,好傢夥,你是不知道,冀州那裡有多少人馬在!」餘姚不由自主地加大音量,等發現自個兒太大聲后,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接著小聲道,「我家老爺讓我過來說一聲,許家在冀州的手腳不太乾淨,成家雖然沒找到證據,但從冀州的一些流民口中,得知了冀州的礦山開採,和官家規定的應該是不匹配的。」

頓了下,餘姚左右看了看,「我家老爺說,他知道定南王的人最近有在冀州邊境活動,若是你們能找到什麼有用的證據,便可以在這會找出來,加上王家的人,必定可以給許家重擊。」

俗話說樹大招風,安芷真沒想到成家的人也會去冀州。

等餘姚說完,安芷淺淺地笑了下,她讓餘姚喝口茶休息下,「實不相瞞,冀州礦山的事,當初我從永寧回來,經過冀州的時候就知道了。但冀州是許文庸的錢袋子,被許文庸管得死死的。那會裴闕為了能找到一些證據,差點連命都沒了。」

「一點線索都沒有?」餘姚皺眉問。

「也不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就是那點東西,對現在的許家起不到什麼攻擊。」安芷也端起杯盞,小小地抿了一口茶,「現在啊,得看王家的了。」

王家的人去冀州好些日子了,但現在還沒有消息傳來,也不知道具體如何。

餘姚連嘆好幾聲,感慨道,「以前在永寧或者其他地方的時候,我家老爺回了家也是和和氣氣的。現在到了京都,他常會回家罵人。倒不是罵家裡人,就是很生氣地罵朝堂上的人。你是沒聽到,他現在罵人可凶了。說朝中太多自掃門前雪的人,若是有一日許家上位,死的第一個就是他們那種人。」

安芷聽笑了,想到張槐安的語氣,畫面彷彿就在眼前。

兩人說了一會話,在餘姚要走的時候,福生突然行色匆匆地進來,說西北和北漠打起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0章 罵人

87.72%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