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推遲

第753章 推遲

一聽是裴家送東西來了,白騁馬上下城牆,看到了幾個喬裝打扮的人。

其中一個帶隊的出來道,「這裡是三車的火藥,我們爺知道許文庸暗中支援北漠后,就讓我們在北漠邊境蹲著。雖說失手過一次,但好歹成功劫下了一隊人馬。」

聽到是火藥,白騁的眉頭立馬鬆開,「三車都是?」

「對,三車都是。」對方道,「這些火藥製造粗糙,很容易就被引爆,所以我家主子讓小的還帶了幾個製藥火藥的師傅過來,配合您的使用。我們爺說了,想要闖進千軍萬馬里引爆火藥太難,但如果知道位置,拋送火藥會比較容易一些,或者白將軍用作其他地方也行。總之這是我們爺的一點心意,之後還要靠白將軍了。」

「這就夠了!」白騁立馬換上笑容,「京都火藥庫生產的火藥有限,每年送到西北的少之又少,根本都不夠用。一次性能有三車送來,老子一定把北漠那些驢蛋給炸回老家!」

火藥的生產需要大量的礦產支持,但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主要產礦的冀州被許文庸給把持住,送到京都的就少了。

白騁有了火藥的助力,可解當下困境。

早前安芷和裴鈺的婚事,白騁還是比較認可的,畢竟安家底子薄,裴鈺又不是家主,安芷嫁過去也還好。但後來的裴闕,白騁一開始是不滿意的,樹大招風,特別是家主這個位置,不僅外頭的人盯著,家族裡的人也盯著。

不過現在看來,裴闕是真有本事。

在白騁思考怎麼利用這些火藥時,他收到火藥的消息,也正好傳到裴闕那了。

臨風來傳的話,說讓辦的事都辦好了。

書房裡燃著的檀香,可以讓人情緒平靜。

裴闕站在窗邊,看著院子里的皚皚白雪,一點兒也不覺得冷,「許文庸以為他能坐收漁翁之利,可這世上哪裡有那麼好的事情,他能多算一步,別人也可以。」

有些消息來得比較容易的時候,就要思考一下這個消息是否可靠。

裴闕一開始也是覺得許文庸急功近利,可能被逼得太緊,所以才會聯合北漠,不顧一切地想要拿下西北。

但後來看許文庸還是沒有其他動作,裴闕就不得不深思了。

他讓人在北漠邊境蹲著,只要許文庸還往北漠送東西,他就能知道。

後來算了下,他發現許文庸往北漠送的火藥,也就夠北漠攻破西北邊境,沒有多太多。

這麼一來,許文庸的目的就漸漸明了了。

西北那麼重要的地方,自然是掌握在自個兒的手中才安全。裴闕可以肯定,許文庸要讓白家和北漠兩敗俱傷。

既然如此,許文庸就不可能全心全意地支持北漠,西北便有了喘息的機會。

裴闕自己的手中沒有兵權,定南離西北又有一些距離,而且定南也有自己的邊境線要守,還要時刻盯著冀州。

故而裴闕不可能向西北派兵增援,至於錢糧,西北戰事一開始,就算是平日里和裴闕不對付的太后,也會全力增援西北。這點也可以不用擔心。

想來想去,裴闕便惦記上許文庸的那點火藥了。

有了火藥的助力,白家的西北軍便如借了東風一樣,北漠的那些騎兵,也就不在話下。

「是爺謀略好。」臨風誇道。

裴闕笑了下,「許文庸不是什麼好人,對付這種人,也不能用光明正大的辦法。等著吧,等北漠戰敗,許文庸的老底也就快要被揭出來了。」

馬上就要過年,不管是京都,還是西北,都會陷入嚴冬之中。

京都里有暖爐,有炭火。西北可沒有那麼好的條件,但西北軍有城牆擋風,還有房子取暖,千里迢迢來攻城的北漠騎兵,就差很多了。

這一場戰,不會持續太久。

裴闕關上木窗,面頰頓時暖和起來,他往外走,一邊交代臨風,「夫人這幾日牽挂著西北的戰事,有什麼事,不要往夫人跟前說,聽到了嗎?」

「屬下明白。」臨風跟在主子身後,剛出了書房,就感受到一股寒風吹來,眼皮不由眯了下,「今兒順子也來話了,說護城軍死了兩位千戶,說是鬥毆仇殺,京兆尹已經去查案了。本來這種事是沒什麼尋常,但其中一個人和順子住過同屋,也曾有過一些矛盾。順子說,這事可能有點古怪。」

「讓人去府衙走一趟,和京兆尹打聲招呼,辦案的時候心眼明亮一點。」裴闕走在院子的地磚上,雖說清早有人掃乾淨積雪,但這會還是積了薄薄的一層,若是不小心走,可能會滑倒。

「屬下這就去。」臨風道。

和臨風分開后,裴闕則是往自個的院子去。

等他到院子的時候,就看到悅兒和丫鬟在院子里玩雪,還有隔壁張家的三姑娘,安芷則是坐在長廊下,裹著厚厚的披風。

「夫人怎麼不去和她們一塊玩?」

安芷笑著搖頭,「我方才已經玩了一會兒,但實在是太冷,也只有這些還不懂事的小丫頭不怕冷。咱們屋裡坐吧。」轉身看冰露,「去把小姐抱進屋,給她們喝碗薑茶,再派人去隔壁張家說一聲,三姑娘中午留下來吃飯。」

冰露應了一聲好,帶著兩位小姐去了側屋。

安芷進屋坐下后,聽到外頭悅兒撒嬌的聲音,嘆了口氣,「悅兒這丫頭,八成又在耍賴不肯回去了。」

「沒關係,她想玩就多玩一會兒。」裴闕語氣寵溺,「今兒老管家來問我,說悅兒的生辰怎麼辦?」

「去年怎麼做,今年也就怎麼做吧。」安芷想到這個問題也有些頭疼,「去年她還小,還不會問生辰這種事,如今快兩周歲了,話也多了,但今年還好糊弄。要不這樣吧,咱們把悅兒生辰往後挪一日吧,等老太爺孝期過了,就把初二當她生辰,你覺得如何?」

頂著一個老太爺忌日的生辰,不管怎麼說,都有些不舒服。

裴闕覺得可以,「聽夫人的,以後推遲一日就是。若是有人多嘴多舌,我就把他們的舌頭拔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3章 推遲

86.85%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