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木偶

第757章 木偶

安芷和餘姚從春風樓回去的時候,餘姚一直在笑,瞧著悅兒睡著了,才低聲道,「王夫人真是勇猛啊,直接推門進去了。雖然我只匆匆看了一眼,但許夫人那聲慘叫,怕是整個春風樓的人都聽到了。」

安芷眉眼輕笑,「許夫人害人害己,咱們就等著吧,王夫人本來就恨許家恨得牙痒痒,發現了許夫人那麼大的把柄,最近的京都宴席上,你是不會看到許夫人的。」

若是沒有王夫人的助攻,安芷只能把許夫人堵在雅間里,事後讓春風樓里的人去傳,動靜肯定不如眼下大。

真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餘姚每次跟著安芷出門,都能遇到安芷對付別人,心裡由衷地佩服安芷。以前在永寧的時候,明明看著柔弱得像嬌花一樣的安芷,沒想到如今變得如此厲害。

兩個人一前一後回了府。

春蘭留在門口指揮卸貨,安芷帶著冰露先進去。

安芷一邊往裡走,一邊吩咐,「許夫人這次丟臉丟大發了,而且是帶著整個許家一起丟人,咱們會許久看不到她,但這個時候,並不代表她不存在。后宅里的婦人手段,不比朝堂上男人們的弱,你待會通知下去,接下來的這段時間,所有人都給我提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別被人鑽了空子去。」

冰露在一旁點頭說是,「不過夫人,您這麼和許夫人對上,許小姐那裡……怎麼辦?」

「我與她,早就回不到從前了。」安芷上了台階,進屋后,冰露就通知了下去。

這會的許家,許競才幾個子女,都被擋在了許夫人屋子外。

許競才著急問,「綠鶯,我母親到底怎麼了?她從回府後,就一直關在屋子裡,若是誰欺辱了她,只管與我說,我一定扒了對方的皮!」

許夫人自覺沒臉見人,回了許府就把管家的差事交給了大兒媳,幾個兒子兒媳覺得奇怪,怕許夫人病了,便過來探望,不曾想,許夫人誰也不見。

綠鶯想到今兒的事都尷尬,更不敢當著眾人的面說,把大爺拉到一邊,小聲道,「您就別追問了,今兒的事,奴婢只能和你說是和裴夫人和王夫人有關。夫人身體沒事,就是心裡難受,奴婢不好和您說具體的,您就帶著幾位少夫人先回吧。」

許競才一頭霧水,但聽到又是和裴家與王家有關,心裡就窩火,「我找父親去!」

綠鶯看著大爺急匆匆離開的背影,哎喲一聲,忙回了屋子。

許夫人這會臉色慘白,方才吃了葯,現在已經好受多了,但虛脫后,整個人都沒什麼力氣。

「夫……夫人。」綠鶯顫巍巍地到床沿,事情是經她手去辦的,最後卻害了自個主子,夫人這會沒罰她,八成是氣到上頭了,「大爺說要去找老爺了。」

「他!」許夫人死氣沉沉的眼睛轉向綠鶯,發出一個音后,眼淚瞬間滾落,「罷了,有王家那個潑婦在,我再瞞著都沒用,不需要等到明兒個,整個京都的人都會知道。我的老天爺誒,我真是沒臉活下去了。」

「夫人別這麼想啊,若是沒有裴夫人和王夫人,您也不至於這樣,您得振作起來。」要是夫人有什麼三長兩短,她得跟著陪葬啊。

「你說得對,安芷那個賤人!我不過是想小小地懲罰她一下,不曾想她竟然那麼狠心!」許夫人面目猙獰,「綠鶯,今兒的事,我給你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奴婢一定聽話做到。」綠鶯保證道。

許夫人冷冷勾唇,「過幾日,京都會亂起來,你去找人盯著裴府,安芷身邊有高手在,但她身邊的幾個丫鬟可沒有。但凡遇到一個,就先奸后殺,最後丟到裴府門口。我倒要看看,她安芷還能不能高興起來!」

綠鶯身後發涼,等她出了屋子的時候,裡衣已經濕了一部分。但她必須要幫主子做好這件事,不然被欺凌的就會是她。

這邊綠鶯出了屋子,王家那,王夫人剛回府後,就把家中的幾個兒媳女兒都喊來了,她是一刻也等不了,讓家中女眷馬上出去散播許夫人的事。

經過王家人的努力,一夜過後,京都里有頭有臉的人都知道了許夫人的事。

而且王夫人還特意加了個原因,說是許夫人吃壞肚子,是因為自個兒帶了東西去春風樓。至於是什麼東西,大家都知道是害人的。

次日許文庸去上朝的時候,好些和他不對付的,更是當面和他說「娶妻得看重德行」,諸如此類的話。

儘管有人幫許文庸說話,可昨兒的事實在是丟人,即使許文庸有能說會道的嘴,也想不到言語來回懟。

半天下來,許文庸的老臉是掛不住了。

而這消息,也傳到了宮裡。

太后聽完后,忍不住哈哈笑了出來,「這種事,哀家一聽就是安芷在背後使壞,王夫人不過是個靶子。不過哀家聽得高興,來人啊,去庫房挑一些治腸胃的葯送去許家,就說哀家很是擔心許夫人的身體,讓她好生修養。等過幾日的宮宴,哀家還想和它說說話呢。」

小太監馬上就去傳話了。

太后這麼做,純粹就是為了噁心許家。

她今兒心情好,看一旁端著茶水的薛夢瑤也順眼了一些,「堂堂貴太妃,就別干這些端茶倒水的事,把茶盤給宮女吧。」

薛夢瑤面無表情地說了一聲是,等茶盤被接走後,又獃獃地站在原地,像個提線木偶一樣,毫無生氣。

「讓裴闕回京,還是有些好處的。」太后往後靠去,被軟軟的墊子接住,「昨兒個成國公見了哀家,說冀州里的礦山有許多問題,之前裴闕回京都的時候就經過冀州,他要是能幫哀家把冀州解決了,過去的恩怨,哀家大可以和他一筆勾銷。」

冀州有太多的礦產,即使是太后和皇上,他們也需要錢來辦事。

而這話,太后雖然是說給薛夢瑤聽,可實際在場的人都懂,是希望薛夢瑤轉達給裴闕。

但薛夢瑤一點回應都沒有,她就像半點都不關心這些一樣,太后說什麼,她就安靜聽著。

太后看薛夢瑤木頭人一樣,心裡又來氣,「罷了,和你說也是白費,快些回去吧,哀家看到你這張臉都煩。」

「來人啊,傳哀家旨意,給裴家送下賞賜去,就說哀家想念裴家過往功勞,希望他們能過個好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7章 木偶

87.82%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