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駕崩

第759章 駕崩

除夕夜,宮裏也掛上了紅燈籠。

仁政殿裏的小太監們,輪流去吃暖鍋。

小德子是皇上跟前的大太監,他今兒得守夜。

匆匆吃了兩口后,小德子提着一盞燈籠往殿裏走。

一陣寒風吹來,身後的小太監打了個寒顫,「德公公,今兒可真冷啊。」

小德子轉頭看了眼,無邊的幽暗中,只有淡淡的月光在。

「冷就快些走,等回了殿中,就不冷了。」小德子加快了腳步。

小太監不想回去,他寧願在外邊冷著,殿裏藥味重得熏人,加上熏香,讓殿裏的空氣都混濁起來。但這樣的話,他是不敢說的。

「吱呀」

推開仁政殿的門,小德子滅了手中的燈籠,躬著身子往裏走。

內殿裏靜悄悄的,小德子快到門口時,心裏覺得有些奇怪。往常這個時候,裏面伺候的人,應該要出來迎着他了。

但這會,一個人都沒有。

仁政殿伺候的人,即使皇上重病無力,也不敢如此懈怠。

他抬手攔住身後的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有小太監馬上明白,出去找侍衛。

小德子慢慢推門進去,殿裏一切如常,只是沒看到伺候的人。

等小德子他們走到空床邊上,瞧見倒在地上的宮女太監,邊上人馬上喊了一聲「抓刺客」。

剩下的人,都看向了龍床上的人。

皇上瘦骨嶙峋的臉,本就和死了沒什麼差別,這會緊緊閉着眼睛,給人一種詭異的感覺。

小德子伸手去探皇上的鼻息,卻發現,皇上的身子已經涼了。

「簌簌」

小德子帶頭跪下,身後人全部下跪。

「皇……皇上駕崩了!」

一聲高昂迴轉尖利的嗓音,劃破了仁政殿的上空。

侍衛們聞聲趕到,發現地上的人都被迷暈了,龍床上的皇上,是窒息而亡。

這很明顯,是有人行刺。

雖說皇上只剩下一口氣,隨時都可能會死。可他自個兒死了,和被刺殺,那是天差地別。

一時間,宮裏的紅燈籠馬上被換了下來。

整個仁政殿裏伺候的人,都被看守住。

太后聞訊而來的時候,臉都變白了。

等看到龍床上駕崩了的皇上,太后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我的孩兒啊,你怎麼就這樣去了?」太后撲在床邊大哭,隨後沖侍衛們大喊,「你們這群人,都是廢物么,從宮門口到仁政殿,層層關卡,竟然讓刺客進來了。一個個廢物東西,要你們有何用!」

侍衛和太監宮女們跪成一片,誰也不敢大聲喘氣。

進宮行刺,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正如太后說的一樣,宮裏守衛森嚴,每一道宮門、每隔一段路都有侍衛把守,但就是有人進了仁政殿,悄無聲息地把人給放了進來。

只能說明,有人給刺客放行。並且行刺的人,對宮裏的地形特別熟悉。

皇上駕崩,理應敲響喪鐘,但眼下是個特殊時期,其他人都等著太后示下。

太后哭了一會兒,她對皇上駕崩的悲傷其實並不多,皇上長時間地卧床不起,她早就料到皇上撐不了多久。讓她更難受的是,皇上駕崩后,她該如何繼續把握朝政。

「太後娘娘,您先別難過了,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啊?」有宮女小聲問。

太后擦了眼淚,語氣悲痛,「皇上久病在床,膝下沒有子嗣,也不曾立下遺詔,不過皇上曾和哀家說過兩個弟弟乖巧懂事。國不可一日無君,哀家一介女流做不了主,得找人來商量個決策。」

冠冕堂皇地說了一大段,才開始吩咐下去,「皇上遇刺,所有在仁政殿伺候的人都要一一審問,若是查不出個結果,就全部給皇上陪葬。馬上派人把成國公和王首輔詔進宮裏,還有哀家的弟弟雲興邦,暫時不發喪,等哀家和成國公他們商定后,再下結論。」

能進宮刺殺皇上,還是在這種局勢危急的時候,太后可以篤定是許文庸出手。故而她不能急着發喪,因為這個時候,她手中的權力太弱,必須要藉助其他世家的能力。

太后吩咐下去后,仁政殿裏人心惶惶,就像看不到未來的日子。皇上遇刺駕崩,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在人群中,薛夢瑤和小德子前後跪着,因為大家自顧不暇,誰也沒發現他們在做什麼。

宮裏派出所的人,很快就敲響了成家、王家、雲家的大門。

除夕夜突然召見,幾位久經官場的大人,心裏都透出了不安。

特別是雲興邦,他被停職在家許久,本就指望着太后能繼續掌權,雲家才有重振旗鼓的機會。可太后這個時候召見,必定是宮裏出大事了。他的心中,有個非常不好的預感。

三家人的馬車飛快往宮裏趕去,大家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在他們到了宮門口時,裴家的年夜飯也吃完了。

守歲的時間裏,安芷先哄悅兒睡了,再從裏屋出來。

光是坐着守歲,時間難熬,孟氏他們拿了花牌出來玩。

裴闕從來不玩這些,也沒人敢拉他一起玩,裴家小輩都挺怕裴闕。

不過安芷一出現,他們就邀請安芷一塊兒。

安芷摸了兩把牌,看到朔風從外面進來,裴闕便跟着朔風去了偏屋。

偏屋裏燒了地暖,人一進來,就被烘得暖洋洋的。

裴闕方才喝了一點酒,讓福生去泡壺濃茶來,「是宮裏傳人了嗎?」

「是的。」朔風壓着嗓子道,「宮裏傳了成國公,王首輔,還有雲興邦一起進宮。仁政殿那送了消息出來,說如您料想的一樣,許文庸派人刺殺了皇上。眼下太后壓着消息,是要問過成國公他們,才會下決定了。」

從北漠進攻西北,再到王家去冀州,加上朔風從臨山重傷回來。

這一步步,裴闕都緊跟着許文庸的腳步。

他把許文庸逼得心弦緊繃,加上其他人一起給許文庸施壓,許文庸肯定會有弦斷了的那天。

所以裴闕暗中指點李紀去打許榮,拉出許榮這個紈絝,便能在這會把許文庸給逼出來。

當許家刺客進宮的那一刻,裴闕就收到消息了。

但是裴闕沒有阻攔,皇上也欠他的,所以仁政殿外的一些侍衛,也在許家刺客不知道的情況下,悄悄地給他們讓了路。

福生端了濃茶進來,裴闕抿了一口,頓時清醒不少,「刺殺皇上的那幾個人,都解決了嗎?」

「已經解決了,屍體丟進了御花園的池塘,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發現。」朔風親自出手,可以保證一個都沒能逃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9章 駕崩

88.77%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