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十五

第761章 十五

喪鐘沉悶的響聲,回蕩在京都的夜空中。

守歲中的人們,聽到喪鐘時,從錯愕到趕忙讓人去換下門口的紅燈籠等。

等裴家聽到喪鐘傳來,所有人都屏息靜氣,直到喪鐘停下,安芷才反應過來,讓人去撤下喜慶的東西。

國喪里,誰家都不能辦喜事,更不能慶祝節日,若是被人發現,是要殺頭抄家的大罪。

其他人慌了起來,孟氏來到安芷邊上問怎麼辦。

安芷想了想,皇上這會駕崩,就沒有過年這一說了,「嫂嫂先回府上,快些回去,把府里的一切用品都換了。這會子別讓家裡下人出去,只派幾個眼神麻溜的去打探消息,守好門戶是最要緊的。若是宮裡有什麼消息傳來,我們會派人與你們說。」

孟氏如獲大赦,趕忙帶著一家子回去。

偌大的客廳,等三房的人一走,就顯得空蕩起來。

安芷出去找裴闕,在院子里和出來的裴闕遇到。

她皺眉道,「皇上駕崩了,還不知道誰會接任,我已經吩咐下去,這幾天,沒事不要出去。」

裴闕拉住安芷的手,「夫人不用那麼著急,咱們又不是什麼權臣宗室,這會子,他們可顧不上我們。」

兩人一起回了正廳,下人們很快就換下燈籠那些,本來是一年裡最熱鬧的日子,現在的京都,成了一片的死寂。

~

許家

許文庸等了有一會兒,卻還沒等到歸來的刺客。

宮裡的喪鐘已經敲響,說明刺客得手了,可按著時間,他們也該回來了。

許競才派出去的人回來說,宮門開了又關,四位王爺都被接進宮了。皇上確實駕崩了,可沒有任何關於刺殺的消息傳出來。

許競才聽得眉頭直跳,他找到父親,「父親,宮裡會不會出其他事了?」

許文庸起身道,「如果刺客出事,他們也不會供出我們。太後有私心,不可能扶持七王爺上位,剩下的三位王爺都不成事,你可派人和七王爺打招呼了?」

「早前孩兒就和七王爺有了來往,只要他有一點點野心,都不會讓太后如願的。」許競才道。

光殺了皇上還不夠,還得讓有希望登基的人互相爭鬥起來。只有王爺們打的你死我活,才會有民不聊生的時候。

宮裡層層守衛,許文庸有想過行刺失敗的可能,也想過刺客們回不來。但真的到了這一刻,他心裡難免有些不安。

「你再派人去宮裡打聽下,看看那些刺客到底怎麼樣了,還有我們在禁衛軍的人,讓他們都沉住氣,別在這個時候出事!」

「孩兒這就去。」許競才帶著人馬上出了許府。

另一邊,四位王爺進了宮,誰都知道新帝會在他們之中挑出,可誰也不知道新帝是誰。

這一晚,是有史以來最漫長的一晚。

天還沒亮,皇上的靈堂就布置好了,百官們也到了宮裡。

白幡一掛,眾人跟著禮樂司的人跪拜行禮。

太后和幾位王爺哭得最傷心,其餘人也紛紛難過落淚。

裴闕和安芷,就完全不一樣了。

一早起來,安芷餵過悅兒后,就讓春蘭和奶娘帶著悅兒去安靜地後院玩。

沒過多久,隔壁院子的餘姚就過來了。

餘姚的品級還不夠格去宮裡祭拜,等天剛亮一會,她就急匆匆地過來找安芷。

餘姚沒有親身經歷過皇上駕崩這種大事,心裡很不安,加上張槐安出門后,有不少人在張府門口張望,她心裡拿不定主意。

安芷淡定安撫了餘姚幾句,讓餘姚先回去守好家裡。

等餘姚剛走,孟潔就到了。

安成鄴進宮后,孟潔一晚上沒睡。

惠平身上有品級,所以天亮后也進宮去了。

孟潔一個人在府里,兩位姨娘又說不上話,只能過來找安芷。

剛進門,孟潔就直接問道,「皇上駕崩,是不是和裴家有關?」

冰露一聽這話,就帶著其他人退了出去,並給主子們關了門。

安芷和孟潔的關係,與一般的繼母和繼女不太一樣,到了眼下,安芷這個繼女更多時候是主導。

「太太應該也知道,皇上活著的時候也就只有一口氣,裴闕還有一年丁憂時間,在這會對皇上下手,極其的不明智。」安芷搖搖頭,說了個不是。

孟潔輕輕地拍著胸口,「和裴家沒關係就好,我是日夜地擔心,就怕再有什麼事。」

「太太難得出門,有事也難落到太太身上。」安芷淡淡道。

嫁給安成鄴后,孟潔的膽子也越來越小,特別是裴闕被流放后,安家的人更是走一步擔心三步。

孟潔眼珠轉了轉,起身到安芷邊上,小聲道,「許家害了你們裴家,我聽人說許家野心極大,若是姑爺有什麼想法,可一定要小心,切記不能衝動。要出手,就得一招斃命,我和你父親是日夜為你們擔憂,你們萬萬要保全自己。」

安、裴兩家是姻親,若是裴家有事,安家也逃不了。

安芷點頭說了句好,「太太的話,我會轉達給裴闕的。我也有一事要交代太太,父親膽小怕事,但他骨子裡可不是個穩重的人。太太想要安穩過日子,還是得多管管父親,不然以他的能力,是會被人算計的。」

孟潔生了兒子后,就不太管安成鄴的事,只要安成鄴不太過分,她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突然聽到安芷這麼提醒,心中警鈴大作,「芷兒,你可是知道了什麼?」

「早前我派人跟過父親,發現父親現在沒那麼好色,反而好賭了。不過賭的不大,我就沒去管他。但日子長此以往下去,對安府的名聲總歸不好,而且眼下沒什麼事,不代表以後不會有事,所以太太還是要注意些為好。」安芷淺聲道。

孟潔知道安成鄴最近有去賭,本來想著隨便安成鄴玩,別玩大的就行,但一聽安芷這話,心裡就不安。

安芷又說了幾句,送走孟潔后,安芷讓翠絲去門房傳一聲,今兒個不再見客了。

她提了一碗滋補湯去書房,進屋的時候,裴闕正拿著一本摺子在看。

裴闕抬頭看了眼安芷,放下手中的摺子,眉眼彎彎,「方才宮裡來消息了,說是定了十五王爺當新帝,太后親自宣讀了旨意。許文庸怕是做夢都想不到,太後會定得那麼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1章 十五

87.98%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