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成敗

第764章 成敗

高聳的宮牆上,李紀入宮門后,就讓人緊閉宮門。

城牆上,禁衛軍們已經拿起武器。

李紀的邊上,站著李興。

「七皇叔,護城軍的兵力是我們五倍不止,咱們守不住的。」李紀黑漆漆的眼珠,緊緊地盯著城樓下飛奔而來的士兵看。

李興右手握劍,眉頭緊皺。他現在心情複雜,雖說想到太后很可能會私心重,但滿腔期待落了個空,到底不舒服。

看著奔來的護城軍,李興過了會,才開口,「守不住也得守,要是許文庸成功了,不僅咱們,就是整個李家宗室都要完蛋。」

這個道理,李紀也知道,「許文庸早有準備,部署又周全,我們需要外援。」

從許府回來的時候,李紀就派人去裴家求助,具體如何,他現在還沒得到回答。以裴闕的能力,就算裴家手中沒有兵權,也能指點一二,說不定就能化解難關。

「他們攻城了!」李興在邊上大喊一句,拉著李紀往後退了一大步。

城牆下,士兵們爬上雲梯,不斷地有人被砸下去,沉悶地撞擊地面,發出痛苦的呻吟。

宮牆上掛的燈籠,映得地上的血跡妖異,無數個士兵不斷地攀爬、掉落。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宮牆失守,李紀被身邊的下屬往第二道宮門裡拉。

天邊翻出一片魚肚白,城牆下的進攻有增無減,李紀的一隻手受了輕傷,雙方有些僵持住了,但外頭還是沒有增援來。

李興趁這個機會,去了仁政殿回稟。

太后一夜沒睡,她坐在仁政殿里,聽著外頭的喧囂聲,心跳在加速。

李興到的時候,太后立即從座椅上站了起來,「怎麼樣,退兵了嗎?」

李興搖頭,「太後娘娘,許文庸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而且許文庸早有準備,臣等快要堅持不住了。還請您拿個主意,這會要不要撤退?」

成國公等人,都不在宮裡。能拿主意的,自有太后自個兒。

「你問哀家,哀家如何知曉怎麼辦?」太后慌得連聲嘆氣,「興兒啊,哀家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你手上,你可要幫幫哀家啊。宮牆被許文庸圍住,消息傳出去了,可外邊卻沒有一個回信。興兒,哀家不能撤,若是這會撤了,日後還有什麼顏面面對天下人!」

到了這會,太后還是放不下手中的權力。她還想著權掌天下,做個高高在上的太後娘娘。

李興聽得心裡憋悶,咬著牙道,「老佛爺!眼下誰都不知道支援什麼時候到,許文庸要的就是儘快攻城,咱們手裡就一個許競才能幫著拖延一點時間,但是沒把握啊。」

李興希望太后能撤退,他到了京都,就表明了他的立場,即使他們成功擊退許文庸,日後京都里也不會有他的一席之地。太後會記著他的野心,忌憚、提防他,甚至算計他。但是在京都嘗試過嶄露頭角的機會後,誰又會甘願回到窮鄉僻壤的地方。

是人就有私心,李興的私心也不小。

如果能順利拖延時間,城外的支援到了后,許文庸註定要兵敗。就算日後十五弟上位,也還有謀划的時間。

但如果太后撐著不走,若是許文庸成功破城,李家宗室就要在今兒個,全部覆滅了。

太后心裡很亂,拿不出一個主意,她看向邊上的薛夢瑤,斥聲問道,「你是個死人嗎?大難臨頭的時候,怎麼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薛夢瑤愣愣抬頭,看了眼太后,小聲道,「一切聽從太後娘娘的旨意。」沒有什麼表情,也不發表意見。

說實話,薛夢瑤不怕死,她現在活著,比死了還不如。她倒是很希望許文庸能成功破城,把太后抓了弔死在城門口。

太后聽到薛夢瑤的話,也不管李興還在跟前,大罵了幾句,再看向李興,「興兒,你再去前線看看,若是,哀家說的是假如,如果真的撐不住了,哀家再撤退。哀家不能辜負天下百姓,你能理解哀家嗎?」

李興當然懂,但是不理解。低聲說了句是,便出去了。

與此同時的宮牆上,守城軍的進攻停了下來,因為李紀把許競才給拉了出來。

許競才被綁在木樁上,由兩個士兵扛著一頭,另一頭則是伸出城牆。

李紀實在是撐不住了,才能把最後的殺手鐧拿出來,他沖著城牆下大喊,「許文庸,你看看這是誰?」

不遠處的護城軍隊伍中,許文庸被幾十個士兵給保護在中間,就算他老眼昏花,但還是能聽出是許競才的聲音。

回許府後沒多久,許文庸就發現大兒子許競才不見了,但是那會他還不懂許競才是被抓了,畢竟這麼亂的時候,也可能在什麼地方被耽擱了。後來許文庸忙著攻城,也沒往兒子那裡去想。

這會看到被倒掛在城樓上的大兒子,許文庸的臉黑成鍋底。

今兒大部分的事,都在許文庸的掌控之中。就算是太后要殺他,他也早有準備。可是大兒子被抓,還被掛到城樓上,這是許文庸想不到的。

城樓上,許競才的嘴沒被堵住,他不想死,哭喊著道,「父親救我啊,他們要摔死我,您一定要救我!」

許競才的下邊,就是堅硬的地面,若是從城牆上摔下去,不僅會死,還會死得很難看。

李紀就站在許競才邊上,手裡拿著一把長劍,對著許競才的大腿,「許競才,你爹好像不願救你,怎麼辦,我是不是該讓你和我一起死?」

「不要!」許競才嚇尿了,兩腿一陣溫熱,說話都帶著顫音,「李紀,你放了我,我會保你的。真的,你信我,我一定會讓父親放了......啊,疼!」

李紀的長劍刺進許競才的小腿,冷哼道,「許競才,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連你自己都救不了,更別說保我。你還是叫得慘一點,讓許文庸多考慮一下吧。」

許文庸謀划多年,成敗在此一舉,若是許文庸為了許競才而停下攻城,他過往的算計,就要重新來過。

一邊是苦心教養長大的嫡長子,一邊是日思夜想的皇位。許文庸看向城樓的目光,透著狠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4章 成敗

88.53%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