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玉璽

第768章 玉璽

傳國玉璽被太后緊緊地抱在懷裏,這是她的命。

幾個侍衛擋在她面前,邊上的十五王爺哭到沒眼淚,太后嫌棄道,「哭什麼哭,你可是以後要當皇上的人,這會子哭成這樣,以後怎麼當皇上?」

李興聽到這話,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許文庸已經把人圍住,到了這個時候,他覺得勝券在握了,「七王爺,我奉勸你一句,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護太后如此,也不見得她扶持你上位。她寧願扶持一個小孩,也不願意讓你當皇上,可見她的私心。你又何必護着她,只要你讓開,我可以讓你回封地,照樣放你的王爺。」

這話,李興可不信。

太后不是好人,許文庸也不是。

李興心裏頭清楚太后是個什麼樣的人,但他作為李家宗室一員,這會子就是死,也在死在太後跟前,不然日後別人說起來,他的脊梁骨都會被人戳斷了。

「許文庸,就算你今日成功舉兵,等各地收到消息時,你以為你能坐穩皇位幾天?」李興怒斥道,「從西北的白家軍,到西部等,他們都不會放過你。到時候他們一起領兵圍攻京都,你就等著見閻王吧!」

許文庸冷哼道,「七王爺,你真以為所有人都忠心耿耿效忠你們李家嗎?那都是假象!」

「你們李家的皇帝,沒幾個是有經世之才的,就算表面平和,也不代表讓下邊人都臣服。你說的那些人,等我上位的那天,指不定會怎麼叛變,或者自立為王。再說了,就算他們要進攻京都,也得有那個機會才行。你真以為我什麼兵權都沒有么,那你可錯看我了。」

「李興,我最後問你一次,你要不要到我這邊來?」

許文庸話音剛落,太后就到李興邊上,搖頭道,「興兒,你不要信他的。許文庸就是只老狐狸,一旦你交出我們,日後他就會把罪名都推到你身上。自古以來成王敗寇,咱們李家輸了的話,就是滿盤皆輸,不可能有人能活下來的!」

李興神情複雜地看着太后,道理他也懂,就是聽到太后這麼說,心裏不太情願。

而事實上,正如太后說的一樣。許文庸以為穩贏的局面,所以不急着把人一網打盡,而是想讓李興反水,這樣日後也能把百姓的罵聲推到李興身上。他需要一個傀儡王爺,所以才會費這些口舌。

「李興,你想想遠在封地的妻兒,你就不為他們想想嗎?」許文庸繼續道,「如果你這會死了,同樣要背負罵名,而你的妻兒,將會為你承受這些痛苦。世人都知道好死不如賴活着,你何必苦苦掙扎,只要你放下手中武器,撤下你帶來的人,我許文庸說話算話,一定會留你們全家性命。」

一陣狂風吹來,捲起塵土砸向李興的臉,他半眯起了眼睛,口中默念了一遍「好死不如賴活着」,過了會,呵呵笑了出來。

早年先帝在時,他是宮裏最不起眼的皇子,從他記事起,母妃就沒寵了。宮人拜高踩低,母妃讓他伏小做低,都是為了一個活字。

李興記得母妃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興兒啊,咱們熬一熬,等熬到你去封地就好了。」

可是母妃沒等到他去封地就離世了,他也被捲入先太子之死,被貶斥到了荒蕪的封地。

在封地的日子,算是李興前半生里最平和的時間,遠離了算計,睡覺也安心起來。

現在聽到許文庸的話,李興從低聲自嘲,慢慢放聲道,「許文庸,你真不愧是好算計。可你算錯了我,你想要皇位,就憑本事來拿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許文庸手臂一振,身邊的士兵紛紛往前沖。

李興剩下的人,不到兩百,好在成家人的出現,讓他在這會還能撐一段時間。

兩方交戰,身後是退無可退的城牆,太后想要逃跑,只能飛出去。

對陣了一會後,許文庸發現一時半會攻不下來,就讓人點了火箭,試圖把太后等人活活燒死。

李興看情況不對,退到後邊,叫來幾個精銳,既然無處可退,只能拚命殺出一條血路。

誰要是鬆懈片刻,就是死期。

李興帶着太后,和幾個士兵一起往外廝殺,可因為太后目標太明顯,她一動,許文庸的人也跟着往這邊擠過來。

李興看向太后懷裏的傳國玉璽,「太後娘娘,這個傳國玉璽,我們不能要了!」

太后忙搖頭說不可以,「玉璽是皇位的象徵,如果我們把玉璽給許文庸,豈不是代表哀家認輸了?」

「可現在來不及了!」李興拔高音量,「您看看這都什麼時候了,您是要玉璽,還是要命?」

四周的人越來越多,發了瘋似地朝這邊進攻過來。

「啪」,不知從哪濺出一股熱血,灑了一些到太后臉上,感受到鮮血的溫度,太后才愣愣地道,苦着臉道,「就算哀家把玉璽交給他們,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啊!」

李興轉頭看了眼邊上的敵人,快速道,「微臣會帶着玉璽和十五弟往另一個方向走,我們吸引許文庸的主要兵力,您由其他人護著往我們相反的方向走,只要您往外跑,指不定就能碰到支援。許文庸要的是皇位,他只會沖着玉璽和十五弟來的!」

太后的腦子已經亂了,她現在能想到的,就是她很可能快要死了。聽到李興說會吸引大部分的兵力,馬上就點頭,把玉璽交給了李興,「那你快帶着玉璽走,可千萬別讓玉璽落入許文庸手裏。哀家把最重要的東西給你了,還有你十五弟,你也一定要照顧好啊。」

李興接過玉璽,藏在了別人看不到的袖中,片刻不停地轉身,邊上的下屬馬上背起十五王爺,一群人往另一個方向沖。

太后這裏兵分兩路,是許文庸想不到的,本來就人更少,還分開,許文庸覺得太后就是在找死。

許文庸此行的目的,最主要的就是為了玉璽,他沒有看到太后把玉璽給了李興,發現更多人去保護太后,馬上派了更多人去追殺太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8章 玉璽

89.1%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