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誓約

第774章 誓約

許文庸是造反的罪臣,關押在了府衙最中間的地牢中,京兆尹派了數十個獄卒看守,這會人可不能出一點事。等宮裡安頓下來,就要處置的。

地牢潮濕不同氣,陰冷得厲害。

許文庸腿受了傷,靠牆躺在稻草堆上,整見牢房,只有一盞油燈亮著微弱的光。

他看不清牢房的全部,只能嗅到不好聞的異味。

下巴疼得骨頭在發麻,他想要喝點水,可發出來的聲音實在是小,不足以讓牢房外的獄卒聽到。而且就算聽到,怕是也不會如他所願。

右手狠狠地捶在冰冷的地上,機關算計,不曾想卻落得這麼一個下場。

他的皇位,他的江山,都成了他觸摸不到的妄想。

都是裴闕!

說什麼如果沒有當初裴懷瑾的死,也不會有裴闕的報仇。什麼道貌岸然的話,呸,都是假仁假義!

許文庸後腦勺抵在牆上,仰頭望著漆黑一片的牢頂,悠長地嘆了一口氣,「天道不公啊!」

「不公?是讓你生來衣不蔽體、吃不飽飯嗎?」在許文庸感嘆時,裴闕已經站在牢籠外一會了,「許家歷經百年,也是這京都里的中流砥柱,你是許家嫡長子出身,家中兄弟沒一個如你一般有天賦,順理成章地成了許家家主。許文庸,比起其他世家的明爭暗鬥,你的前半身是何其地順遂。你現在卻說不公?又何來不公呢?不過是你自己的本事承受不了野心而已。」

許文庸在錯愕中回神,確認是裴闕后,不管下巴的疼痛,哈哈冷笑起來,「裴闕,我怎麼就說不得不公平了?」

他試著撐起身子,可因為腿太疼,實在是站不起來,只能放棄,「李家那些廢物,哪一個是比我厲害的?若我出生在李家,早就四海昇平、國泰民安了!這不就是最大的不公么,憑什麼這天下只有李家人可以掌控?」

「你還是看不清。」裴闕搖頭道,「從來沒有人說過皇位只能由指定的人坐,自古以來,更替過多少個朝代,皇位就變過多少次姓。許文庸,不是李家人不行,你就可以的。」

許文庸冷哼一聲,低頭看著自己受傷的大腿,反問,「事到如今,你贏我輸,你說什麼都是好的。你這會過來,就是想看我的下場吧?」

「沒錯,我是想來看看你有多慘。」裴闕滿意笑道,「看到你半身不遂,還如此狼狽,我十分地高興呢。」

「小人得志。」許文庸呸了一聲。

小不小人,裴闕並不在乎。就像許文庸說的一樣,勝者為王才是硬道理。

當然,他也不是專門過來嘲諷許文庸,是還有其他的話要說。

「如今你起兵失敗,按著你能藏人的地方,許家剩下的人都去了臨山。」裴闕往前走了兩步,看清許文庸臉上的痛苦后,繼續道,「冀州馬上就會被邊上的郡縣清剿,臨山靠近北漠,還有天險和機關在,太后和新皇一時半會抽不出手來對付,你給許家人留了至少兩個月的喘息時間。可兩個月又能做什麼呢?去北漠求救的話,等北漠救兵到臨山,也來不及了。許文庸,你早早就在臨山做了準備,為的不就是讓許家人有條退路么。可如果這條退路被人堵死了,你還能做什麼?」

「裴闕,你到底想要什麼?」許文庸瞪大了眼睛,怒斥裴闕。

這一刻,許文庸真的猜不到裴闕的心思。

他已經慘敗,裴闕還能從他這裡得到什麼呢?

而且還提到許家剩下的人,總不可能他這會順從裴闕的意思,裴闕會幫忙保下許家所有的人吧?

許文庸不信。

裴闕站得有點累了,直了直腰板,再次附身道,「用不了多久,朝廷就會派兵圍剿臨山,就算臨山有再好的天險,也堅持不下去。許家剩下的子侄,各個都有當大哥的心思,你也都知道。關於你自個兒,是必死無疑,現在就看你要不要給許家人多些喘息的機會了。」

「你會幫許家?」許文庸狐疑道,「你難道不該拉整個許家一起死嗎?」

「我確實想看到許家就此滅亡,畢竟血海深仇,解決掉許家人,我也能少一件心頭大患。」裴闕又往前近了一點,「但我身上還有一年孝期,這一年裡,我不能為官,更不能掌權。至於還活著的太后和雲家,還有京都里的一些世家,等天下太平后,難免會再找我麻煩。我需要一年的時間,你們許家也需要。只要你死了,我對許家的仇恨就了卻大半。所以......這一年時間,你想交易嗎?」

許文庸聽明白了。當初太後會急著召喚裴闕回京都,是因為京都里有他許文庸在壓著。如今許家沒了權,太后自然會再想法子打壓裴闕,因為裴闕還是太后和雲家的眼中釘。

而沒了許文庸的許家,對裴闕構不成威脅,所以裴闕願意用許家剩下的人提醒著太后和新皇,用來換取一年的安穩日子。

總的說來,就是拿許家和臨山當靶子。

「你要我做什麼?」許文庸這一次發問,目光緊緊盯著裴闕。

「裴家這幾年一直沒什麼發展,可日後東山再起需要大量的錢財。許家坐擁的錢財比國庫還多,你不可能轉移得那麼快,只要你把許家在京都附近的私庫都交給我,我就會幫許家人拖延一年的時間。至於一年之後,他們還有沒有本事回來報仇,那就看他們自己了。」裴闕道。

許文庸眉頭緊皺,如果沒有外力幫忙,他的那些兒子和侄兒,因為內鬥就會先死一半,更別說撐到以後了。

「可是裴闕,你讓我怎麼信你?」許文庸馬上就要死了,如果裴闕出爾反爾,他也看不到。

「許文庸,你沒有不信的權力,要是你不願意,我也不強求。我能讓你死,自然也能斗得過太后他們,只不過是我想省點力氣而已。」裴闕直起身子道,「許家剩下的人,與我並沒有太大的仇恨,我既得了你的千萬財富,就會等一年之後再動手。這一點,我可以拿我裴家上下的性命發誓。但你不信,就當我沒說。」

話畢,裴闕轉身就要走。

許文庸看裴闕走到了牢房門口,沒有要停頓的意思,忙出聲道,「你等等!」他雙目猙獰,「裴闕,你最好是說話算話。如若有一日違背今日約定,你們裴家上下都要不得好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4章 誓約

89.27%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