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徐徐

第776章 徐徐

不需李興開口,裴闕其實就知道李興要問什麼。只不過,這種時候表現得太了解對方,可不見得是好事。

「王爺請講。」

李興給暖和里加了兩塊銀炭,一邊道,「太后一心想要自個兒攬權,可仙去的父皇早就有遺詔,讓太後去守西陵。但如今,朝堂上能說話的,就剩下了成國公和雲興邦。王家老爺子本來也能說兩句,但這兩日京都大亂,他本就中毒頗深,這會已經病倒了。光是成國公一個人,怕是拗不過太后。」

李興瞥了眼裴闕,繼續道,「因為是你,我就直說了,太後婦人見識淺薄,毫無遠見,只知道她自個的眼前的利益,實在不能讓她上手。可若是我......」頓了下,「若是我想更進一步的話,是注重名聲徐徐圖之,還是快刀斬亂麻比較好?」

人的野心,是會慢慢培養出來的。

京都里的繁華看久了,李興也不願意就此回到荒蕪的封地。這是他離皇位最近的一次,也是唯一的機會。

李興沒有強大的母家,也沒有能長久信任的得力下屬。所以他願意冒險來問裴闕,他覺得裴闕是個聰明人,會給他最好的答案。

裴闕低頭看了眼自個兒空著的碗,他曾思考過這個問題,不過是猜想李興會做什麼選擇,但沒想到李興會轉頭把問題拋給自己。

「王爺的意思,我明白了,容我思索一會。」裴闕給自己倒滿了酒,這可是個難題,處理不好,日後可是會留疙瘩的,「這個嘛,實在有些讓人糾結。怎麼做比較好,我還真判斷不了,我可以分析說下我的想法。」

「請說。」李興放下了筷子。

裴闕道,「雖說有先帝遺詔在,王爺可以讓太后回去守西陵,但不能阻攔太后發言。她畢竟是太后,是王爺的嫡母,而且太后在民間還是有威望的。這種時候,王爺可以試想一下,對嫡母都狠心的人,百姓又如何信服呢?」

「這麼說來,你是要我等?」李興皺了眉。

「也不是,我說了,只是分析,算不上建議。」裴闕擺手繼續道,「換另一層面說,若是王爺打算忍一段時間,可這段時間裡,若是新帝被扶持起來,日後王爺又該怎麼上位呢?一邊是嫡母,一邊是弟弟,都是王爺的親人,有違人倫的事,都不是一個有仁心的人做得出來的。」

為君者,有沒有仁心並不重要,但要讓人覺得他有仁心。

李興聽得眉頭皺更緊了,不太明白裴闕說的,若是如此,他乾脆放棄好了。

裴闕看李興不說話,話頭一轉,「不過呢,自古以為,為帝者需要更多的是殺伐果斷。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王爺有心成就大業,就該做個完全的準備,不管是這會就送太後去西陵,還是過段日子,都得講究一個時機。」

時機就是太后自個出了錯,讓李興能拿捏到把柄。他不能做不仁義的事,但可以討伐惡人。

太后私心太重,重新啟用雲興邦就是一個大把柄,只要李興派人盯著雲興邦,總能抓到機會。

不過裴闕還是沒說太明白,李興想要一個更準確的答案,「這兩日,關於新帝的事就會重新提上議程,你覺得我說什麼比較好?」

「說江山,談百姓,還有逃亡路上的許家人,尚未平定的冀州,都是您現在可以做的事。只要王爺功績好了,古人有禪讓制,現在也不是不可以。」裴闕暗示道。

李興救駕有功,但於朝政上,他的功績,大多是去年到了京都后才有的。他能讓封地的人信服,卻不容易讓京都這些見多識廣的世家信服。

眼下十三王爺年紀尚小,李興花個半年到一年的日子建立威望,等積累到一定的功績再回來,也不遲。

「不過,王爺建功立業的同時,還要以防後患,未免尾巴著了火。」裴闕意有所指道。

李興很快就明白裴闕的意思,太后既然不想讓他上位,等他離開京都后,必定會派人提防他。故而他需要先掃除後患,才能安心去辦事。

瞧了瞧裴闕的神色,李興看不出裴闕這會的表情有什麼意味,但從裴家和雲家的恩怨上來看,裴闕給他說這些,也是帶了私心的。不過他願意接裴闕的這個事,算起來,裴闕也還有一年的孝期在身。

一年的光陰,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他們都不想在這一年裡有什麼意外。

李興舉起杯盞,「來,我們喝一杯。」

裴闕笑著和李興碰了一杯。

等裴闕從院子離開時,天色已晚。

回到裴府後,裴闕怕身上的酒味熏著安芷,先去偏屋洗漱后,才回了主屋。

安芷並沒有歇下,而是和冰露在屋裡做畫圖樣。

「方才的水可還熱?」安芷抬頭瞥了眼進來的裴闕。

「剛剛好。」裴闕坐到安芷邊上,冰露識趣地出了屋子,他摟住安芷,「原來熱水是夫人讓備著的啊。」

「你去了那麼久,我都怕你也被人抓到天牢里,快說說,為何這般遲才回來?」安芷放下手中的筆,看到裴闕面頰微微泛紅,用手背摸了摸,「你喝酒了?在天牢里和許文庸喝酒?」

「不是。」裴闕搖頭,說了遇到李興的事,「七王爺有心上位,奈何身邊沒有得力的人,所以和我說了許多。」

但凡管事的人,手底下都要有幾個得力下屬,更別說王爺皇帝了。

可李興以前的封地實在荒蕪,打小起又是個不起眼的皇子,能跟在他身邊的,也不會是特別出色的人。在馬車被李興的人攔下時,包括到之後和李興說話時,裴闕就在計劃著以後的路。

雖說裴闕救過李興,但這種恩情,李興可以記得,裴闕卻不能拿這個多說,不然就有了點威脅的意思。

而且從裴闕和李興的接觸上來看,李興可能會和他共事愉快,但他們不會是朋友,更不會是知己。

不過君臣之間,本就不需要私人的情誼,能夠一起共事就行。

安芷聽完后也明白了,他們接下來的一年,本來會是最難的一年,不過在裴闕經營后,日子能安生不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6章 徐徐

89.5%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