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加入

第77章 加入

對於生意上的事,安芷並不精通,她讓冬蘭去水雲間,先跟著張蘭學習幾天。

同時,她已經租下安氏的一間倉庫,只需要等過兩日賀荀的藥材到就行。

「小姐,賀世子來口信了,說讓您今兒下午去春風樓一趟,說有要事相商。」冰露從外頭進來回話。

「下午?」安芷放下手中的筆,「為何這麼急?世子有說什麼事嗎?」

冰露搖搖頭,「來送口信的人沒說具體的,就說讓小姐您一定要到,關乎著你們的生意。」

之前安芷跟賀荀談生意的時候,賀荀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安芷還以為這件生意會比較容易。

不過現在想起來,一年能掙那麼多錢的生意,怎麼可能簡單,只是她當時掙錢心切,所以才沒想太多。

這會兒她還沒用午飯,便讓冰露提前去把喬裝打扮的衣裳找出來。

她在一邊看著,「夏蘭她家給找的婚事,聽著倒是還不錯,村裡的富戶,還讀過一些書,想來不會太糙。待會兒你多帶些銀票出去,我給她打副頭面,就當做是我給他的嫁妝。」

冰露知道主子向來人好,感動地哎了一聲,「咱們在院里的幾個大丫鬟,就她的運氣好,還能有家人在邊上。」

冰露在被賣到安府之前,輾轉了好幾戶人家,最後還是偷偷給人牙子塞了一對她母親留的耳環,才被賣到安府這個比較好的地方。想到過世的母親,冰露忍不住嘆了口氣。

「是啊,當初她父母賣她,也是迫不得已,若不是那年災荒,她父母也不願意賣她。眼下能回家嫁人,到底也算能讓他們一家團圓。」安芷想到了她的母親,從她記事起,母親就一直在替她和哥哥謀划。

如今,她的一切,都要靠她自個了。

冰露把要換的衣服拿了出來,看著時辰差不多了,便出去傳飯。

吃過午飯後,安芷便和冰露出門,這次她特意貼了假鬍子,進春風樓的時候有觀察了一下四周的人的反應,竟真的有許多人在看他。

安芷忙低著頭,匆匆上樓。

進了包間后,他剛舒一口氣打算坐下時,看到屋子裡的裴闕,渾身立馬僵住了,又不好了。

裴闕看到安芷,舌尖微卷,淡淡笑道,「前幾天賀世子特意來找我,說有一門頂好的生意,想與我一起合作。他說還有一位合作夥伴,我當時還想是不是陳文錦,沒想到竟然是安……公子啊。」

說到安公子時,裴闕故意頓住,上挑尾音,有意調戲下安芷。

他輕輕拍了下賀荀的肩膀,從座位上站起來,親自給安芷倒茶,「過來坐呀安公子,咱們又不是頭一回見面,不用那麼生分。」

對於裴闕的出現,安芷特別驚訝。

賀荀明明說只要她一位合作夥伴就夠了,怎麼又搭上裴闕?

她朝賀迅使了個眼色,可當兩人的目光對上后,賀荀便立刻躲開了。

賀荀這會,是有苦說不出。

是他一開始大意了,他忘記裴闕是個錙銖必較的人。他拉著裴雀的心上人一起算計裴闕,那裴闕自然不會放過他。

沒辦法,要是賀荀不同意裴闕加入,這往後別說是做生意,就是在京都他也混不下去了。

安芷沒能從賀荀那裡得到答案,便只好坐下,雖然面帶微笑,但臉部肌肉已經有點僵了,「裴四爺,之前我跟賀世子談生意的時候並不知道你也想加有一股,不知你現在是想負責什麼呢?」

找上賀荀時,裴闕就把賀荀和安芷之間的交易打聽得清清楚楚,他不可能攔著安芷不做這筆生意,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人插進來,以便於時刻關注安芷跟賀尋的來往。

「你們想在京都開藥鋪,可是有沒有想過,京都眼下的藥鋪已經自成一派,若是你們貿然插進去,沒有背景真的能開業嗎?」裴闕坐在安芷邊上的椅子上,說話時一直看著安芷,「我這人有一點好處,就是黑白兩道都有些認識的人,只要有我在,你們的店想開多大就開多大,這還不夠好嗎?」

安芷明白了,這就是另外一種的保護費。

對此,她倒不是很介意,因為有裴闕,確實沒人敢來惹他們,能省去不少麻煩。她只是對於裴闕突然的插入,有一絲絲的不喜歡而已。

「賀世子,你覺得呢?」安芷問。

這會賀荀哪裡敢說個不同意,儘管他之前就找了其他靠山,但裴闕出來說要保護他們,那他之前找的,也就用不上了。

「我覺得,裴四爺的想法特別好,我們特別需要。」在這時何,賀荀只有拍馬屁的份了。

安芷聽賀荀都這麼說,那她也沒有其他意見了,「所以今天你叫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賀荀嗯了一聲,事情已經說完了,他剛才已經接到裴闕好幾個警告的眼神,意識到他該離開了,便起身道:「既然你也沒意見,那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府里還有事,我就先走了,你們若是想再吃吃聊聊,都算在我賬上。」

安芷想說不用了,既然事情已經說完了,那她就先回家,但是裴闕卻站在站在了她身前,這明顯是有話要跟她說。

安芷只好看著賀荀走了。

「怎麼就那麼不願意跟我單獨待一會兒?」裴闕看安芷在皺眉,不開心的嗔道。

安芷聽到裴闕這句話,覺得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因為裴闕的語氣竟然有點點像在和她撒嬌,讓她突然有些坐立不安,「沒有呢,只是事情已經說完,我就不好再耽誤你的時間。」

「只要和你在一塊,我就不算浪費時間。」裴闕接話時,他剝了一個橘子,放在桌上,「這是江南進貢的橘子,我特意給你帶了一點。」

安芷看著桌上剝好皮的橘子,有些驚訝。

「不要這種眼神看我,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幫女人剝橘子。就是我母親在世時,我都沒有這樣過。」裴闕說話時一直盯著安芷看,眼尾帶笑,「所以賞個臉,吃一塊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 加入

8.92%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