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女學

第779章 女學

等安芷到停雲軒的時候,外頭已經下起了鵝毛大雪。

張家的三位姑娘,自然是不可能在屋裡老實看書,而是帶著悅兒在院子里堆雪玩。

不知道是誰先看到安芷,一個人停后,剩下的也紛紛看了過來,三個大的「刷刷」站成一排,悅兒腿短手短,看到娘親「啪唧」一聲,坐在了雪地上。

安芷眸光一轉,對幾人招招手,讓人先進屋子。

張家大姑娘張瓊忙抱起悅兒,帶著兩個妹妹進了停雲軒。

停雲軒里燒足了地暖,進到裡頭,外邊的披風大衣就都要解了。

安芷坐下喝了口熱茶,看到悅兒邁著短腿過來要她抱,她一視同仁地指著堂下道,「你也先跟她們一塊站著。」

悅兒委屈地撅起小嘴,但娘親向來說一不二,聽到身後張家三姐姐喊她,只好不情不願地去找張家三姐姐。

張家三位姑娘,分別是十五、十二、八歲。最大的張瓊到了出閣的年紀,可一拖再拖,就是沒有合適的婚事,餘姚急得天天上火,卻是一點用都沒有。

「你們都是好玩的年紀,玩一玩沒關係,不過我前兒布置的書,可背完了?」安芷先看向張瓊。

張瓊剛出生的時候,雖然是她父親張槐安最難時,但因為是第一個孩子,張槐安夫婦都格外寵。而且那會住在部落附近,部落民風開放,張瓊幼時就不懂規矩兩個字怎麼寫。後來隨著張槐安升遷,等到了大一點的縣城,張槐安才發現大女兒的性子堪比武將家的小子。

那麼多年過去,張瓊跟著父親認了不少字,但性子已經定下了,連帶著下頭的兩個妹妹,也有點像她。

餘姚自個在家管不住三個女兒,只好送到安芷這兒來,學學京都大宅里的規矩。

張瓊張了張嘴,背了兩句后,就背不出來了,乾脆伸出手心,「裴嬸嬸,您就打吧,連帶著兩位妹妹的也一塊打了。」

安芷看張瓊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不由笑了。

她想到了被困在西陵的薛夢瑤,都是家族裡的姑娘,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性子。

「把手收回去吧。」安芷輕聲道了句,拿了前兒要她們背的書看,不解道,「咱們女子實屬不易,對外要講究名節規矩,對內又要管家相夫教子。我要你們背的,既不是《女則》《女戒》,也不是什麼《烈女傳》,而是一些增長見識和學問的書,瓊兒啊,你說說,怎麼如此反感背書呢?」

「我......我就不喜歡嘛。」第一個字還很小聲,但慢慢地,張瓊就來了底氣,「您一邊和我們說規矩,一邊讓我看遊記,這很矛盾啊。」

安芷笑了,「讓你們知道規矩,為的是你們以後遇事不出醜。人活這一輩子,不僅僅為自己而活,如果能颯爽笑傲江湖,自然可以不管京都里有什麼規矩。可你們的父母姐妹都在京都,就需要懂這些規矩。我與你們說規矩,不是要你們非要遵守,而是懂有這些東西,日後遇到了,你們可以自行判斷是好是壞。和你們講遊記,是讓你們知道天下之大,並不是一方宅院就能困住一個人思維的。」

安芷自個兒是按著最嚴的高門規矩長大,幼時也曾覺得自個兒會那麼多很自豪,可等日子久了,再多的條條框框都不如自個兒活得自在重要。

但自在不代表什麼都不懂,而是應該知道有什麼規矩,自己能有主見地去判斷好壞。

餘姚長在部落,對京都里的事大多不懂,安芷還是介紹和解說更多。

張瓊還是沒能太明白,從來了京都后,她就覺得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京都里是非多,出門做客不是比穿衣,就是比打扮。

「裴嬸嬸,你和我講山河,我爹爹和我說詩書,我母親告訴我做人要豁達。你們其實都不喜歡京都里的規矩,可為什麼你們都不喜歡的東西,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要遵守?」張瓊認真地看著安芷,「我不明白這是什麼道理,我只知道我想去學堂,父親卻說那是男兒才該去的地方。我不想學女紅,母親自個兒都不會,卻要逼著我來學。既然你們都不喜歡的東西,又為什麼要我們來學呢?」

高門大戶規矩多,尤其是對女子。安芷就是在那些規矩里長大的女人,她覺得她的想法已經是離經叛道了,今兒聽了張瓊一番問話,如雷灌頂。

就是她,也有許多忍耐。

「瓊兒,你的這些想法,哪裡來的啊?」安芷突然好奇了。

「沒有誰與我說,就是我自個兒覺得不甘願。」張瓊憤憤道,「憑什麼咱們女子就不能上學堂,不能考科舉呢?」

「你這個問題問得好啊。」安芷愣愣地在心中重複了一句,為什麼女子不能科舉呢?

在前朝,是曾出現過女帝的。女帝時代,有專門的女子學院,雖還不能和男子一起科舉,但也有專門的女官。只不過女帝駕崩沒多久后,前朝就覆滅了,等本朝建立,就完全禁止了女子書院的存在。即使有女學,也是各大世家,關起門來,請來女夫子教學,而學的更多是內宅之事。

安芷不曾想過科舉的事,故而沒想過這個問題。

被張瓊突然一問,安芷忽然也覺得為什麼呢?

這個問題,她回答不出來,等張瓊幾人走後,她自個兒翻了幾本書,卻沒心思看下去。

直到傍晚裴闕回來了,安芷還是待在停雲軒。

「夫人想什麼,這麼出神呢?」裴闕手裡提著一包肘子,放在桌上,一邊解開,一邊道,「回來時正好路過春風樓,我就讓人買了一份回來。」

安芷被裴闕餵了一口肘子,香軟糯滑,入口即化,她沒說張瓊的事,而是說了薛夢瑤的事,「今兒薛貴太妃跟前的宮女來和我求救了,你準備得怎麼樣了,朝中可有說,等你孝期結束后,要給你安排去哪嗎?」

「還沒有準信,不過工部是回不去了。」裴闕自個也吃了一口肘子,沒外人在,他們就隨意坐了,「眼下錦衣衛倒是缺人,可錦衣衛這兩年的名聲太差,也不適合我。八成啊,可能回到最開始的鎮撫司,若是去了鎮撫司,倒是一切都熟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9章 女學

90.06%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