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板子

第782章 板子

夏雲江救駕有功,一直留在了京都,管起了護城軍。

錢瑾瑜沒留在京都,但之前平定冀州后,就一直停在冀州,這次派他們兩個去臨山,兩人雖然善戰,但經驗少,也不知道軍機處怎麼想的。

裴闕看了又看朔風,皺眉道,「之前我們壓着臨山的戰事,馬上一年之期就要到了,許家剩下的都是一些沒用的,但他們能聯合突厥,這是讓人高看了。」

「許家是本着自個沒能力起兵,就乾脆把局勢弄亂了的意思。」朔風不屑道。

「能攪亂天下也是一種本事,不過許家還沒有這樣的本事,能撐到快一年,已經內耗大半了。臨山怎麼打,和咱們都沒關係,反正是軍機處在指揮,就是許家衝出臨山了,也有軍機處的人收尾。」裴闕並不在意臨山的戰事,「七王爺那裏,你帶人去看看傷勢如何,眼看着就要收尾贏了,不能現在就沒了命。」

「已經派人去了,不日就會有消息傳來。」說到七王爺,朔風想到了另一件事,「七王爺征戰的這些日子,七王妃一直在封地,據說是位很溫柔得民心的王妃,但在一次去寺廟祈福時,被山匪給綁走了。後來等人發現她時,已經死在河道里。想來七王爺就是聽到這個消息,才亂了陣腳,被刺傷了。」

裴闕對七王妃沒什麼印象,只知道出身一般,為人也很低調,以前聽李興說過幾次,都是對七王妃的誇獎。

「倒是可惜了。」眼看着要一步登天了,結果死在了這個時候,裴闕惋惜道。

說完李興的事,裴闕讓朔風去皇家寺廟看看裴雪,是不是真的如孟氏所說的快死了。

臨山的戰事一起,本來熱熱鬧鬧等著要過年的百姓們,這會都不敢常出門了。

裴闕和安芷在府中休息了一日,袁京生上門來了。

一起的,還有二房一家。

袁京生的臉腫了一大塊,傷口還留着血,顯然是剛被打的。

剛進裴府大門,袁京生就沖裴闕跑來,「四叔救我啊,他們要打死我!」

裴闕被一聲四叔喊得直皺眉,若不是福生攔著,袁京生就要衝到他跟前來了,「你也是個讀書人,怎麼這般沒臉沒皮?」

「我要臉皮有何用?我都快被人打死了!」袁京生一邊說,一邊捂著臉,指著邊上的裴坤一家,嚷嚷道,「俗話說寧拆一座廟,不拆一樁婚,可他們倒好,非要讓我們和離。說什麼是我妾侍娘家惹出來的事,和他們沒關係。可裴蘭嫁給我,就是我袁家的人了,上不孝順公婆,下不養兒育女,我沒休了她已經仁至義盡,卻還敢罵我打我,說我是個廢物。四叔你說說,誰家不是男子為天,你們裴家女就是這樣品行的嗎?」

「那誰家男子又和你一樣吃喝嫖賭,天天想着拿夫人嫁妝養小妾的?」安芷沒忍住,出聲叱問。

袁京生瞥了安芷一眼,「我們男人說話,你插什麼嘴!」

聽到這話,裴闕給了福生一個眼神,福生一腳踹中袁京生的膝蓋,把袁京生的嘴給堵住了。

之前的事,裴闕都知道了。他這會看袁京生,就跟看爛泥一樣。

「袁京生,我們裴家對你可不薄,既然你都寵妾滅妻了,那就和離吧。」說這話時,裴闕瞥了眼二房的方向,看他們都沒反對,繼續道,「我們裴家不需要袁家什麼補償,但你們也不想指望裴蘭的嫁妝了。你若是要鬧,咱們就鬧到府衙去,我知道你們不怕丟人,但你也是進了一次府衙的人了,再去府衙轉一圈,想嘗嘗板子的滋味也是可以。」

裴闕抬了下手,示意福生鬆開袁京生。

袁京生瞪大了眼睛,「四叔,你這是仗勢欺人啊!你們不能這樣的,裴家百年世家,不能為了一個裴蘭,就不要名聲啊。」沒了裴蘭的嫁妝,袁家的日子比一般的農戶還不如,特別是有一屁股債務的袁京生。

「那我就是仗勢欺人,你又能如何?」裴闕厲色道。

「袁京生,趁我還好說話時,你就別再廢話了。」

袁京生呆了,世家最注重名聲,裴家怎麼就不一樣了,「四叔,你要是讓裴蘭與我和離,你也是有女兒的人,日後怎麼嫁女?」

「我的女兒,還不用你來操心。」裴闕看到冰露拿了紙筆過來,「世人都有眼睛,你袁京生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需要我去敲鑼打鼓說,別人都知道。所以名聲這個東西,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吧。既然今兒你來了,就把和離書給簽了吧。」

袁京生忙搖頭,大喊,「不行,我不能簽!」

看袁京生要逃跑,福生一把拽主了袁京生,把他按倒在地。

最後,袁京生沒討到說法,還被逼着簽了和離書。

裴闕當即就讓人帶着袁京生去袁家搬東西,一番操作,看得二房的人都沒反應過來。

等袁京生被帶走後,裴闕轉頭看向了裴蘭,「你知道袁家人是什麼性子,這會子就先去莊子住吧,等過段日子,事情淡了,再說其他。」

許氏猶豫道,「可馬上就過年了,要不等過完年再走?」

裴蘭看着手中的和離書,彷彿還在夢中,掐了下自個的大腿,意識到不是夢之後,立即道,「不用等過年,我這就去莊子,住上一年兩年都沒關係,眼下脫離了袁家那個苦海,要我去哪裏都可以!」

裴闕補充道,「等過年時,二嫂可以帶着一家人都去莊子,咱們家的莊子比一幫人府宅都好,這樣二嫂就可以了裴蘭一塊兒了。」

莊子就在京都附近,花上半天的腳程就行,不是什麼大事。

二房有重孝在,本就不能大肆慶祝過年,去莊子也好,清凈。

許氏點頭說了好,這就帶着裴蘭回去收拾東西了。

安芷送許氏到院子門口,看着人走後,才回來和裴闕道,「今兒袁京生膽子忒肥了一點,怕是背後有人在指點,袁家不會咽下這口氣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2章 板子

90.4%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