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上任

第784章 上任

初一過後,裴家出了孝期,門口重新掛起了燈籠。

裴闕已經上書了摺子,若是沒有意外,他就要重新入朝為官了。

在此之前,裴闕帶著安芷走了兩日的親戚。

安府里一如既往地沒什麼事,就是安成鄴聽說裴闕可能要去鎮撫司,也想跟著一塊去。

不過安芷早就有交代,裴闕剛上任會有許多人注意,不好把岳丈一直帶在身邊。反正安成鄴在工部能幹,就讓他繼續幹下去。

初三去了安府,初四就到了靖安長公主府做客。

安旭在西北帶兵,今年又不能回來,所以惠平就帶著一雙兒女過來了。

安芷和惠平見面,總有無數家常要說,直到兩人待了好一會兒,長公主派人把安芷給叫過去了,還特意撇下惠平。

等到了大殿里,安芷都有些不安。她一直對長公主頗有敬畏,即使到了現在,也不敢在長公主面前有所鬆懈。

「坐吧,不用那麼拘謹,我就是想和你說說話。」長公主和安芷微笑了下,宮女們同時出了大殿,只留下幾個心腹在邊上伺候。

安芷看長公主如此,就知道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猶豫了一會道,「殿下有什麼話,不妨直說,您是知道我的,只要能說的,我一定如實說明。」

長公主笑了笑,她就喜歡安芷的直率,「裴家出了孝期,往後裴闕兄弟就要重新入朝為官,眼下朝中正是用人的時候。我年紀大了,不太想管那些事,不過咱們是姻親,裴家好了,惠平也能跟著好。所以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了一些事,想給你們提個醒。」

安芷坐直了一點,能讓長公主特意提醒的,肯定不是小事。

「王首輔病逝后,首輔之位就一直空了下來,雖說成國公領著首輔的職責,卻沒有要上位的心。」長公主停下抿了口茶,繼續道,「裴闕作為曾經的輔佐大臣之一,也是有希望上位的,既然是有希望,那就容易被人盯上。雲興邦就不說了,他的心思你們都懂,剩下的一些世家裡,也不妨有想上位的人。」

安芷聽得緊張起來,裴闕確實有進一步的心思,但不是在這個時候。

不過長公主似乎猜透了她的心思,「你們不在這會爭,但別人還是會把你們當對手。之前處理袁京生的事,裴闕就太高調了一些,引起了一些人的忌憚。我要和你說的,既然有那份心,就不要分什麼時候,也不要心慈手軟,權力之上,沒有仁人,切記不要重蹈覆轍。」

京都就是個權力場,只要生活在這裡,就必不可少地要參與進一些是非中。

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裡,裴闕和安芷都屬於低調狀態。袁京生那事,裴闕確實高調,也相當於是一種宣告。

長公主會特意提醒,想來是盯上他們的人不少,聽到這樣的消息,安芷心情沉重了。

長公主看安芷皺眉,話頭一轉,寬慰道,「你也不必太憂心,我們這些人,生來就少不了是非。而且你和裴闕的手段,我相信你們。」

安芷道了謝,和長公主又聊了一會,出了大殿後,馬上遇到了惠平。

惠平是特意等在這裡的,想問安芷怎麼了。

安芷簡單轉述后,嘆氣道,「要是能一覺醒來,裴闕已經是首輔,那該多好。」

「你想什麼呢,不過皇上年幼,成國公已經年邁,確實需要新的首輔大臣,就是不知道,你家裴闕什麼時候能更進一步。」惠平雖是問句,語氣卻很平淡,因為她覺得裴闕肯定可以的,「你要相信裴闕,我們這些外人都那麼信裴闕,你也要信他。」

安芷哈哈笑了,「你們把他想得太厲害了,他也就是個普通人啊。」

和安芷待在一處的裴闕,會擔憂前程,會記掛不在身邊的親人,也會有懷念老爺子的脆弱。安芷看到了不一樣的裴闕,在她眼裡,裴闕是很聰明厲害,但也是個需要幫助的人。

「就算他一般,有了你,也會事半功倍了。」說到這裡,惠平想到了遠在西北的安旭,「哎,我不知道你哥哥在西北如何了,我們這一家人,分隔兩地的日子,不懂什麼時候才是頭。」

分開越久,惠平就越想去西北找安旭,但現在不比以前了,她有一雙兒女要照顧,只能先留在京都。

安芷也很想念哥哥,「西北結束和北漠的戰事後,一直在休養生息,若是繼續和平下去,哥哥很快就會回來的。」

「希望如此吧。」惠平去過西北,知道西北是什麼情況,只要晉朝還在,西北就一直要有人駐守。安旭嘛,回來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長公主府沒有邀請太多人,安芷待了半日,就和裴闕走了。

回去的馬車上,安芷和裴闕說了長公主的提醒。

裴闕安慰道,「夫人不用太擔心,日子若是太平和了,那才需要憂心會發生什麼。」

安芷點點頭,確實,身居高位就會有人眼紅盯著。

過完十五,裴闕就收到了調令,如他所想,去了鎮撫司。

安芷這邊,繼續帶著張家的三位姑娘讀書,同時教悅兒認字。

這一日,餘姚也過來了,她是學不來琴棋書畫那些,但旁聽了解下也是好的。

在休息時,餘姚把安芷叫到了一邊,說有幾家人來提親,想問問安芷的意思。

但沒等餘姚說有誰來提親,春蘭就來報,說隔壁大房的姑娘死在廟裡了,太后還給追封了封號,也就是給了裴雪名分。

「怎麼那麼快就沒了?」餘姚震驚道,「好像還沒及笄吧?」

安芷也跟著皺眉,確實太快了一點,原以為裴鈺就算送裴雪去修行,也會暗中幫幫裴雪,可還沒有一年的光景,裴雪就蹉跎在寺廟裡了。

春蘭道,「聖旨剛到的隔壁,管家聽得清清楚楚,太后還說,感念隔壁姑娘年紀輕輕就為惠帝祈福守節,等大房公子出孝后,讓他去戶部任職。」

許文庸死了后,戶部侍郎的官職空了許久,前些日子才有人頂上去,但戶部被清剿了大部分官員,也是極為缺人的地方。而且戶部油水多,手裡實權大,是個好去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4章 上任

90.95%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