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如意

第788章 如意

屋子裡,恭叔已經替張瓊看完了,好在蛇毒不致命,所以沒什麼大事。

安芷在長廊里和李紀道謝后,聽到屋子裡說沒事,邀請李紀留下來用飯,「今兒多謝王爺了,已經到飯點了,不如留下來吃點,正好裴闕和張大人也要到了。」

李紀鬢角蓄了短短的幾根鬚髮,已經褪去少年人的模樣,他有許久沒見到安芷,聽到安芷留吃飯便沒客氣,下顎微微抬了點,「那就吃點吧」

話音剛落,就聽到了張槐安的說話聲。

眨眼的功夫,張槐安就從拐角處跑過來,看到安芷也來不及打招呼,急忙衝進屋裡。

隨後裴闕也到了,他先和李紀笑了下,再問安芷怎麼樣了,得知張瓊沒有事之後,再看向李紀,「王爺是來附近打獵嗎?」

李紀搖頭,「我的莊子在附近,最近莊子附近有些可疑人,我才會上山的。」

一聽可疑兩個字,裴闕來了興趣,但不等他多問,張槐安夫婦就出來了。

餘姚性情中人,看到李紀立馬說了一大堆感謝的話,得知李紀還沒成婚,模樣又好,又更熱情了。

一桌人用飯的時候,餘姚更是和李紀說了好多話。

等把李紀送走後,餘姚立馬轉身看向夫君,「老爺,永寧王可真不錯啊。」

老夫老妻十幾年,張槐安馬上懂了夫人的意思,想到和陶家說好相看的事,忙提醒道,「你可別亂想,咱們既然和陶家說好,就不好再相看其他人家。」

餘姚卻不以為意,「都說貨比三家,我們可以兩家一起看嘛,又不是要同時霸著兩家,不過是多條出路。萬一瓊兒不喜歡陶家小公子呢,有個永寧王一起相看,豈不是多一手準備。再說了,咱們又不會大張旗鼓地去宣傳,誰又知道呢。」

事實上,餘姚說得並沒有錯。和陶家只是說好相看,並沒有其他承諾。就是媒婆上門說親,也會帶著好幾家男兒的畫像來。

張槐安不願多爭論這個,反正是他們先詢問的陶家,就不能中途再看上別人,他就是那麼古板的一個人。

不過他們夫婦的話,正好被邊上的二女兒聽到,跑去偷偷告訴長姐了。

張瓊蛇毒已清,這會更多的是被咬的后怕。她雖膽大,但被蛇咬還是頭一回,躺在床上聽完妹妹說的話,蒼白的臉頰立即暈了一片紅,「他們怎就如此著急讓我嫁人!」

張瑜坐在床沿,她才十二,但也懂了男女婚嫁之事,聽姐姐如此說,她笑道,「不讓姐姐嫁人,難不成留姐姐一輩子么。我聽裴大人說,陶家來的是嫡長孫,模樣好,讀書也好,且有膽識。今兒救了姐姐的永寧王,也很不錯,難道英雄救美,姐姐一點心動都沒有嗎?」

李紀五官立體,常年帶兵把皮膚晒成小麥色,手筆孔武有力,確實看著很不錯。

張瓊回想了下李紀的模樣,英俊不說,還年少有為,說不心動是假的,但僅一面之緣,她又覺得自個這麼輕易動心,來得太過隨意了。

很矛盾,一方面張瓊的本性不是輕易能被打動的人,但另一方面她又確實覺得李紀是個很不錯的人。

張瑜看姐姐低著頭不回答,便知道姐姐的心思,俏皮打趣道,「既然姐姐也有點意思,不妨以後多接觸下,指不定就找到一個如意夫婿呢。」

「你一邊去,小小年紀怎麼就說這樣的話,也不害臊!」張瓊推開妹妹,腦海中卻開始浮現李紀朝她奔來的畫面,小女兒的羞澀湧上面頰,染紅了好一片。

另一邊,裴闕和張槐安本來打算今兒把人接回去的,但因為張瓊被蛇咬了,便推遲一日。

到了次日,一行人下山後,餘姚派人去李紀的莊子送了謝禮,順便邀請李紀上門做客。

兩家人分開乘馬車,悅兒沒過多久就睡著了。

等馬車動了起來后,安芷低聲道,「看來余姐姐對李紀很是滿意。」

「陶家和李家都有爵位,但陶家人口多,就算家風嚴謹,也難免有各種是非。但李紀不一樣,他就只有一個人,沒有爹娘,也沒有兄弟姐妹,嫁給李紀后,只要顧好李紀就行。」裴闕笑著道,「張嫂嫂是深知女兒的個性,就不適合在大宅院里過日子,所以面對家世簡單的李紀,自然心動不已。不過啊,我看李紀根本就沒這個意思。」

「怎麼說?」安芷好奇問。

裴闕神秘一笑,握住安芷的手,「就是作為男人的直覺,以我對李紀的了解,他不喜歡張瓊這個類型的姑娘。咱們就等著看吧,若是李紀願意和張家聯姻,自然會答應張家的邀請。」

安芷點點頭說是,若是有意,便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事實上,李紀真的婉拒了餘姚的邀請,並讓下人傳話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不是什麼大事,張家的謝禮收下了,但為了張家姑娘的名節,這事以後就不要提了。

明眼人都聽得出來李紀沒有想法,餘姚收到回信后,連著嘆了好幾日的氣。

安芷聽到消息時,還特意去問裴闕怎麼猜得到,但裴闕還是「直覺」兩個字,不肯多說。

裴闕整頓完鎮撫司后,沒人上裴家送禮了,安芷的日子也就清閑了一些。

但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西陵就傳來消息,說太后病重,急招重臣命婦去西陵祈福。

安芷想到之前薛貴太妃的提醒,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便特意帶了朔風去西陵。

等到了西陵后,安芷看到病床上的太后,卻發現太后是真的面色極差,而不是裝出來的病重。

跪在一群命婦的後邊,聽到永祿公公讓她們去大雄寶殿祈福,安芷才緩緩起身。

到了大雄寶殿,薛貴太妃帶著幾位太妃已經在了,這會誰都好奇太后怎麼突然病了,但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問。

命婦們按照誥命品級依次跪下,安芷跪在成夫人後面,她剛準備祈福,就感受道右後方有道注視的目光,等側目看去,發現竟然是許久不見的成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8章 如意

92.16%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