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筆跡

第789章 筆跡

成嫿和安芷眨了下眼睛,示意待會再說。

為討厭的人祈福,是一件枯燥且乏味的事情。

安芷的祈福很不誠心,時而偷看兩眼佛像,時而動動麻了的小腿。太后的這場病來的急且奇怪,安芷沒料到太後會在這個時候病倒,而且聽太醫說,還是比較嚴重的發熱。

安芷的心思轉了又轉,雖說太後年紀漸長,可身體向來康健,這次的病實在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安芷到現在都沒想到有什麼可能。

一番祈福過後,就是途中有偷懶的安芷,也腿麻了,她慢慢站了起來,成嫿很快走到她跟前扶住她,「我們出去說。」

出了大雄寶殿,夫人們一個個面色都不太好看,各自回禪房休息。

成嫿和她母親說了一聲,跟着去了安芷的禪房。

兩個人剛坐下,丫鬟們就送來熱面巾擦手。

「成姐姐,你怎麼在這裏?」以成嫿夫君的地位,成嫿應該沒資格在這兒。

「是宮裏的意思,說我既然要回家探親,就正好一起來西陵給太后祈福,說太后以前誇過我率真。」成嫿摟着膝蓋,漆黑的眼珠往窗外瞥了下,繼續道,「我來京都探親,只給家中母親寫了信,並沒有太多人知道。宮裏卻知道我要回京都,不是成家,就是金陵有了雲家的細作。這事太過蹊蹺,所以我聽說你也來了,就想找你說話,直到這會才有機會。」

「我也覺得奇怪,本來太后的病就來得突然,又點名要你來,就更讓人不安了。而且我發現了,不僅僅是成夫人帶了你來,好些夫人都帶了女兒或者二媳來。」安芷說完這些,刻意壓低了音量,「之前有人提醒我,說太後會用裝病召集命婦,但方才我瞧著太后的臉色,是真的病了,並不像是裝病。」

「太後面色蒼白,唇色發紫,我也偷偷瞄了好幾眼,確實不像裝出來的樣子。」成嫿皺眉道。

既然都說不是裝的,就有可能是真病了。

若是太后真的病了,安芷就想早點見到薛貴太妃,打聽下是什麼情況。

成嫿看安芷發獃,輕聲叫了下安芷,問,「你是想到什麼了嗎?」

「就是一些懷疑,我總覺得太后的病來得古怪。」安芷看了眼成嫿,叮囑道,「西陵是太后的地盤,姐姐得多多小心才是,時候不早了,咱們改日再說話吧,不然別人該注意到我們了。」

外頭天色微暗,快要天黑了。

成嫿嗯了一聲,先回去了。

等成嫿一走,冰露就帶着丫鬟們進來,一番梳洗用飯後,天也完全黑了。

天一黑,就讓人更不安。

冰露看出主子的焦慮,安撫道,「朔風帶着暗衛就在附近,若是有什麼事,有朔風她們在,也能護您周全的。」

「朔風在,能確保性命無憂,但我心裏總記掛着這件事,不知道具體的事,心裏難免不安。」安芷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她不喜歡這樣,會讓自己手足無措,壓力倍增。

冰露哎了一聲,給吹滅了兩根蠟燭,正準備要休息時,禪房後邊的禪房,突然發出輕微的聲音。

兩個人的心都猛地條了一下。

安芷和冰露躡手躡腳地走到床沿,看到窗邊留了一張紙條。

冰露打開后,看到是陌生的筆跡,小聲讀出來,「夫人,紙條上寫着,太后快死了,讓我們別去查。」

在這種時候收到這樣的紙條,一陣涼意湧上后脊,安芷打了個寒顫。

她把紙條放在蠟燭上燒了。

「夫人,你說會是誰給您傳的紙條,薛貴太妃?還是其他人?」

安芷搖搖頭,「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薛貴太妃,但又感覺,以薛貴太妃的本事,不太可能半夜給我們送紙條。」

之前薛貴太妃派碧荷和安芷求救,安芷指點了一番,並給了銀錢。現在並沒有過去太久,半夜避開巡邏和耳目,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如果不是薛貴太妃,安芷想了想,覺得好些人都有可能,但不知道是誰了。

燒完紙條后,安芷開始思索紙條上的內容,若紙條寫的是真的,太后快死了,卻召集了這麼多的命婦到西陵,對她有什麼好處呢?

如今的朝政,大部分把握在成國公的手中,之前空缺出來的官職,大多由新起來的世家頂上。但最重要的幾個官職還空着,而雲興邦不上不下,即使恢復官職后,也一直被其他官員針對,手裏並沒有實權。

難道太后是要為雲家鋪路?

倒是有這個可能。

太后沒了兒子,雲家是她唯一的親人,確實有可能是為了雲家。

但安芷轉念又想到,太后連自己的兒子都是爭權奪利的工具,又豈會那麼注重親情。

而且有人會告訴安芷,說太后快死了,這麼說來,太后的病肯定不簡單。

直覺告訴安芷,紙條上的內容是真的。

可對方為何不想讓她查呢?

安芷已經躺床上了,閉上眼睛后,一直在反覆問自己,為什麼不讓她去查呢?

一夜沒怎麼睡好,安芷帶着疑問起來的時候,外邊天還沒亮。

冰露拿來手爐,塞進主子的手中,「外頭天冷,風跟帶了刺的刀子似的,您先捂熱手,奴婢幾個幫你梳洗打扮后,就要去請安了。」

在西陵的日子,比不得家中。安芷揉了揉眼皮,還是很困。

但冰露幾個手腳很快,等打扮完后,安芷走出禪房的時候,正好看到成嫿從對面走來,兩人一起往太后的院子去。

等她們到的時候,已經到了不少人,永祿在長廊下掃了她們一眼,就到了安芷跟前。

「裴夫人,太後娘娘昨兒睡下前特意交代了,讓您先進去請安,其餘的人可以先去祈福了,不必在這裏候着。」永祿說完,邊上的夫人們紛紛看了過來。

這會子被太后單獨留下,可不是什麼好事。

成嫿拉住安芷的手,剛要開口,就被永祿瞪了一眼。

永祿沒好氣道,「其他人就不用逗留了,裴夫人,您跟咱家進來吧,太後娘娘已經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9章 筆跡

91.21%
目錄
共86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