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日子

第794章 日子

薛夢瑤的寢殿里,她正焦慮地在內殿中來回走動。

「怎麼還沒回來?」她低聲喃喃道。

碧荷已經出去許久了,隨著時間一點點地推移,薛夢瑤的心都快跳出來。

在她焦急的時候,聽到了側殿里的門開了又關,立即轉身看去。

看到來的是碧荷,她長長地送了一口氣,能看到碧荷平安回來,她心裡懸著的大石頭也落了下來。

「怎麼樣?都安排好了嗎?」薛夢瑤焦急問。

碧荷點了下頭,但表情沉重,「娘娘,裴夫人問奴婢,雲大人的事,您有沒有參與。」

一聽這話,薛夢瑤的臉色刷地就白了。

「我早就知道的,她那麼聰明,怎麼可能瞞得住她。」薛夢瑤低聲說完,又抬頭看碧荷,「你怎麼說的?」

「奴婢不敢多言,只能再三保證,他們在山洞絕對安全。」碧荷道。

「你沒否認,安芷就能猜到結果了。」薛夢瑤轉身坐在軟榻上,這件事她本就沒想隱瞞多久,但沒想到會那麼快。

她在西陵的日子,宛如度日如年。

太后不僅剋扣用度,還非打即罵,把所有的苦楚都發泄在了她身上。

日子看不到盼頭,薛夢瑤才會求救到安芷身上。

但真的太難了,她感恩安芷的支援,可她也不想再熬了。

薛夢瑤用了安芷給的葯之後,太后就開始嗜睡起來。西陵的太醫忙活了許久,都沒能發現原因,讓薛夢瑤忐忑的心漸漸大了起來。

後來一碗一碗的葯送進太后的寢殿,人說是葯三分毒,太后喝了中藥還是嗜睡,就越發吃得多,薛夢瑤便趁機給中藥里下點相衝的葯。

但是她運氣不好,被雲興邦的人發現了。

雲興邦要挾她繼續下藥,不然就連帶著她一起把薛家給滅門了。

薛家會怎麼樣,說實話,薛夢瑤已經不在意了。隨著宮裡一日日地消磨,她對母家的那點情分也漸漸沒了。

不過,她自己不想死。

讓她非常意外的是,雲興邦竟然也想要太后死。

所以她配合雲興邦一起給太後繼續安排相衝的藥材。

隨著太后喝的葯越多,她的身體卻越來越差了。

太后一病倒,薛夢瑤作為西陵的第二尊貴的主子,加上安芷給她的錢,迅速收買人心,慢慢地掌控了西陵的一部分。

到現在,太后可能只知道雲興邦狼子野心,卻不知道是她薛夢瑤最開始對太後下手。

做了這一切,薛夢瑤並不後悔。

她的前半生,為了家族犧牲太多,換來的只有屈辱的日子。

害死太后,就算是在萬千佛像前,薛夢瑤都能理直氣壯。

只不過,讓她比較為難的是,當她得知雲興邦弄死太后的真實目的后,就有些怕了。

太后病重,牽扯進的命婦實在太多,薛夢瑤可以毫不留情地殺太后,但她做不到看那麼多人死。所以她又在太後面前,暗示了雲興邦對太后的不滿,挑撥他們姐弟之間的關係,期冀太后能反撲雲興邦,最好鬥個兩敗俱傷。但很可惜,太后輸了。

「娘娘,您別走神了,裴夫人不會有事的。」碧荷安撫道,「那處山洞,整個皇陵都沒人知道,咱們只要熬過今日,等明兒救援到,就好了。」

「哎。」薛夢瑤覺得事情已經在超出她的掌控,「我是給京都送了密信,可京都里的人,誰會信我呢。我不過是個不惹人注意的貴太妃,要是他們無視了我的信,那什麼都沒了。」

「不至於的。」碧荷道。

話音剛落,他們就聽到門口的雲興邦問,「不至於什麼?」

雲興邦的突然出現,讓碧荷和薛夢瑤都嚇了一大跳,碧荷直接抖了下,薛夢瑤面色也不好看。

「貴太妃娘娘怎麼見到我,那麼害怕?」雲興邦看薛夢瑤像受驚的小鹿一樣,倒是笑了。

薛夢瑤看了碧荷一眼,讓碧荷去倒茶,「本宮的生死都捏在你的手中,看到你,自然害怕。」

聽薛夢瑤說得如此直接,雲興邦反而很滿意,「娘娘多慮了,我說過,等太后一死,你就能回到宮裡。咱們是一條船上的人,皇上還小,宮裡得有個掌管宮務的人,到時候,咱們一內一外,正好能互相幫忙。」

說話時,雲興邦已經走到了薛夢瑤的跟前。

「雲大人請自重。」薛夢瑤很反感雲興邦的靠近,但她前面說得也沒錯,她的生死確實拿捏在雲興邦的手中,「本宮當初會動手,也是迫不得已,並沒有太大的野心。雲大人還是直接說吧,你過來有什麼事?」

外邊正是最亂的時候,雲興邦不可能有時間過來閑聊。

「沒什麼大事,就是路過此處,所以進來和娘娘說一聲。咱們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別想著能獨善其身,也別做些其他小動作。這兩日就老老實實地待在寢殿中,日後會有你享不盡的榮華富貴。」雲興邦抬眉道。

薛夢瑤心裡可不這麼認為,現在的雲興邦,就像瘋了的野狗到處亂撞,不見得會有好結果。從最開始到現在,薛夢瑤就沒想過雲興邦會一人之下權力滔天。

但眼下還是雲興邦得勢,薛夢瑤還不敢惹雲興邦生氣。

「雲大人,你要殺光那些命婦和大臣嗎?」薛夢瑤提醒道,「為了本宮往後能安生度日,提醒你一句,物極必反,京都里的世家,你也是知道的,沒有一個世家是省油的燈。不要把所有人都惹怒了,不然眾人推牆,再堅固的牆也是會倒的。」

「這話不用你說,我可沒想著所有人死,不然這會就已經血染西陵了。」雲興邦還是有分寸在。

薛夢瑤聽到這話,就知道雲興邦還沒動手殺人,所以那些命婦還是安全的,心裡也鬆了一口氣,只希望京都的救援能早點到,不然雲興邦的耐心可不多。

等雲興邦走後,薛夢瑤坐在軟榻上深呼吸好一會兒,方才她就一直提心弔膽。

眼下殿外都是雲興邦的人,不過好在,她在西陵的時間更久,並不是在門口安排幾個人,就能看住她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4章 日子

92.11%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