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棘手

第796章 棘手

聽到雲興邦不會在今晚動手,裴闕的心裡稍微定下一點。

臨風又問侍衛從哪裡可以潛入西陵。

「這會怕是都不太可以。」侍衛害怕道,「雲大人帶了重兵來西陵,除非聲東擊西,不然不太可能進去西陵。」

聲東擊西是不能夠的,因為這個時候,如果鬧出什麼動靜,雲興邦會立馬加強警備。

可西陵外邊一圈,都被雲興邦的人給包圍住,雲興邦這是準備了許久啊。

裴闕思索著怎麼才能進入西陵時,西陵里突然著了火,有人在裡頭喊走水了。

動靜一出,外邊的侍衛們立馬戒備起來。

就在裴闕懊惱誰這個時候鬧出動靜了,就看到一些侍衛被調走。

少了侍衛的包圍,裴闕也就有了進入西陵的機會。

與此同時的西陵里,被點燃的不是別的地方,而是西陵最重要的大雄寶殿。

眼看著火勢越來越大,寺廟裡的和尚們都出來救火了。

在一處隱蔽的地方,惠平帶著成嫿,還有她們拚命地往假山叢里跑。

等進入假山後,丫鬟佩兒膽怯地問主子,「郡主,咱們燒了大雄寶殿,佛祖會不會怪罪我們啊?」她怕極了,要是佛祖怪他們,可是要下地獄的。

惠平嫌棄地催道,「你個小丫鬟怕什麼呢,是我讓你潑的油燈,又是我點燃的大雄寶殿,你有什麼好怕的。再說了,佛祖不能親自下來救我們,他也會為了救過我們而感到高興的。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佛祖也肯定不想看到我們死。」

原本惠平他們被關在統一的禪房裡,但她看到成嫿一直往外看,想到成嫿也是個颯爽的,與其在廟裡等著死,還不如自己先跑了。

而成嫿則是得了成夫人的囑託,說她年紀大了,肯定跑不掉,給成嫿畫了一份逃亡的路線,讓她先從西陵跑出去。

兩個人都想逃,視線一對上,就定好了主意。

成嫿裝肚子疼想上茅房,惠平帶著成嫿出來,跟來了兩個侍衛,但好歹他們沒跟著到茅房裡,就在外面守著。

這麼一來,就給了兩個人機會。

惠平跟著安旭學了點三腳貓功夫,成嫿嫁到金陵沒事做,也有練練太極拳。兩個人力氣不小,用了全身力氣偷襲,白跑了出來。

但是光這麼跑,肯定用不了多少時間就會被發現,惠平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放火把大雄寶殿給燒了。

大雄寶殿是皇家寺廟裡最重要的殿宇,若是大雄寶殿被燒毀,就是雲興邦也擔待不起。所以在大雄寶殿點火,必定會引起全寺廟的注意,惠平和成嫿也能趁此機會逃走。

在假山裡繞了一刻鐘之後,惠平有些急了,「成姐姐,你母親說的出口,你真的記得嗎?」

成嫿也有些心急,「母親在地上用水畫給我看的,說是進入假山後,遇到岔路口一直往左走,就能找到密道,從西陵離開。」

可是她已經按著母親說的做了,卻還是沒能找到密道口。

這會生死攸關,越是心急,越是有點想不起來母親還說了什麼。

這時,假山外傳來陣陣腳步聲,顯然是有人來了。

四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動作也慢了下來,生怕鬧出一點動靜。

外邊的人,倒不是來找他們的,不過是雲興邦為了以防萬一,怕有人在走水的時候渾水摸魚逃跑,就讓侍衛在寺廟裡戒嚴。

儘管不是來找成嫿他們,但被侍衛們發現,也會凶多吉少。

佩兒捂著嘴流淚,惠平倒是鎮定一些,心想著她母親還在京都,若是她有個三長兩短,母親肯定不會放過雲興邦。而且靖安長公主的名聲威震京都,雲興邦也不一定敢動她,

但是這個時候,最好還是不要被發現。

只不過,她們越往前走,雜草越多,踩到一些枯草的時候,難免會發出一些動靜。

外邊的侍衛們也慢慢湧入假山裡。

眼看著走到了假山的盡頭,還是沒能找到密道口,而身後的侍衛卻越來越近。

惠平拿出了匕首,邊上的成嫿,指甲扣進了岩壁,扣得手指疼。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不敢發出聲音。

從對方的眼神中,她們都知道,跑不掉了。

假山外沒有就是空蕩的花園和高聳的圍牆,她們根本出不去。

「這裡面可真暗。」有侍衛在附近道。

隨即有人符合,「可得看仔細一點,不然出了什麼事,咱們的腦袋都得掉了。」

話音剛落,惠平就看到了從拐角后出現一個人影,只要對方再往這邊一步,就能發現她們。

但就在這時,假山外突然傳來一聲號令,說看到了一個奇怪的人影。

侍衛走了,惠平和成嫿卻不敢掉以輕心。

「砰」,很輕的一聲。

她們跟前跳下一個人。

「別出聲,是我!」裴闕立馬道。

惠平一下就聽出裴闕的聲音,這才忍不住流下眼淚,但還是不敢出聲哭,只能憋著聲音。

成嫿則是沉沉地往身後的假山靠去,裴闕來了,至少解除暫時的危險。

裴闕剛進寺廟裡時,就發現假山裡有動靜,剛靠近一點,就發現是惠平和成嫿,但還沒等他打招呼,侍衛就來了,只能派臨風去引開侍衛的注意力。

確認安芷沒在一起后,裴闕低聲問,「嫂嫂,安芷呢?」

惠平擦了眼淚,等氣勻了點,才道,「安芷一開始就沒和我們在一起,她被太后單獨留了下來。事情發生得急,快要中午的時候,我們就被雲興邦的人給關了起來,但安芷還是沒有回來。我們也不知道安芷是還在太后那裡,還是被雲興邦帶到了其他地方。」

成嫿皺眉道,「就算是在太後手中,也不好啊。裴闕,你得快點派人找找,西陵那麼大,雲興邦本就憎恨你,他肯定會盯著安芷的。」

裴闕聽得心慌,若是安芷和那些命婦們在一起都還好,可偏偏不在一處。被單獨留了下來,總是有其他事才對。

裴闕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事情越發棘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6章 棘手

93.1%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