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7章 反間

第817章 反間

「我的烏紗帽沒了,你就能好過嗎?」李睿氣昏頭了,「一筆寫不出兩個李字,若是我被罷官,日後你兒子也別想再科舉,還有你女兒也別想嫁人。一榮俱榮,一辱俱辱,這個道理不用我與母親說吧!」

「是啊,所以我讓你趁早和離。」安氏不願再和李睿多言,確實一筆寫不出兩個李字,要是能撇清關係,安氏早就離開李家,又何必在這裡受折磨。

李睿脫力蹲下,抱頭痛哭,「我們二十幾載的夫妻啊,怎麼能說和離就和離呢。老天爺啊,到底為什麼要讓我受到如此折磨!」

安氏餓女兒對視了一眼,她實在是不喜歡這個繼子,以前不喜歡,現在更不喜歡。該說的話她都說了,若是李睿再不清醒過來,李家日後也就要徹底敗了。

一時間,安氏突然慶幸能有李紀這門婚事。就是不知道,若是李紀知道了雲氏的事,會不會反悔不同意。

李思慧沒和母親說大嫂的事和李紀有關,她見母親對李紀印象很好,不想母親為她日後擔憂。

再看坐到地上哭泣的大哥,哪裡有一家之主的氣魄,當初若不是大哥胡亂站隊,也不會被剝了爵位。現如今會有今日的結果,李思慧一點都不可憐他。

「大哥,我母親雖然不是你親生母親,但你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從一開始,我們一脈可曾搶過你什麼東西了嗎?若是論起來,我哥哥也是嫡子,但他什麼都沒和你爭,大部分家產也都在你和大嫂手中,可你們還是不知足。」李思慧嘆氣道,「方才母親的話並沒錯,京兆尹來的時候,已經打過招呼了,說這件事不是他在辦,而是朝中都知道了。若是你執意要和大嫂共生死,那就隨你吧。」

李睿一聽鬧到朝中去了,頓時慌了,「怎麼就鬧到朝中去了?不至於吧?死的兩個人,也不是你大嫂的人打死,他們凍死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李思慧無話可說,扶著母親道,「我們走吧,大哥不聽我們的,那就算了。」

被留下的李睿,一時半會,一個主意都沒了。

當初為了攀龍附鳳,想要從龍之功,才會被反噬沒了爵位。後來一直在朝中努力,可他再怎麼拚命巴結別人,都沒人願意拉他一把。

做慣了富貴侯爺,現在成了一個六品小官,李睿事事都不順心。

怎麼辦呢?

真要和雲氏一起去蹲大牢,李睿肯定做不到,他還正值壯年,日後還有機會東山再起的。

這麼一想,李睿也就定了主意,讓人去拿紙墨筆硯來。

另一邊,安氏和女兒走遠后,感嘆道,「我原以為你大哥大嫂都是勢利眼到骨子裡的人,沒想到你大哥還會有深情的一面。他若是真能一直護你大嫂,我真要和他說聲佩服。」

「但他不會的。」李思慧篤定道,「大哥不過是一時情起,要說感情肯定有,可危及自個兒的性命,大哥不會猶豫的。母親且看著,指不定大哥已經在寫和離書了。」

事實上,正如李思慧說的一樣,李睿的和離書寫完,馬上就讓人派去送給雲氏。

至於牢里的雲氏,收到和離書後,一口老血噴了滿地,暈死過去了。

李家這裡鬧出動靜,安芷和裴闕自然都知道了。

從京兆尹口中得知是李紀的意思,安芷便明白李紀為什麼了。

夜燈下,裴闕換了青色長袍,地爐燒得暖和,他衣襟半開,緊實的胸肌若隱若現,手裡拿著一本書,桃花眼半挑地看著安芷,「李紀這個人,比我以前的行事還要囂張,名聲也更不好。」

「雲氏私底下做了不少齷齪事,會有今日報應,也是她應得的結局。不過出自李紀的手筆,就讓人有些難以預料。到這會,我還是對他求娶思慧的事懵懵的。」安芷單手撐著腦袋,手裡拿了一塊蜜餞,猶豫要不要吃。

「我也沒想到他會娶李思慧。」裴闕道,「不過他行事乖張,常人無法判斷。既然他收拾了雲氏,日後你也不用擔心了,姑母一家可以安生過日子了。」

安芷點頭說是,「沒了雲氏從中挑撥,李睿得忙著朝中的事,后宅里的人也會見風使舵。姑母派人送了口信來,說和李紀的婚事,思慧應下了,讓我不必擔心。」

裴闕感覺胸口一陣涼,攏了攏衣襟,坐直了一點,「李紀這個人,雖然做事和常人不一樣,但還是靠譜的。既然他說了會照顧好表妹,肯定會做到。」

這一點,安芷也懂。

夜深了,到了該歇下的時辰。安芷和裴闕一塊兒起身往床走去。

裴闕牽著安芷的手,「今兒朔風來信了,說我們收到信的時候,他們應該剛出晉朝的邊界。」

李思慧的婚事算是定下了,現在就是安芷身上的毒讓裴闕最擔心。

為了安全期間,裴闕讓朔風親自帶隊去北漠。

安芷也記掛著朔風幾人的行程,不過她知道裴闕最近一直憂心這件事,她也就不敢多談論。一句帶過後,安芷問到了去臨山接人的許文娟,「算起日子來,也過去好些日子了,許文娟可曾接到她侄兒?」

裴闕搖頭說還沒有,「不過應該快了,按正常時間來算,許文娟到臨山附近了,想來這兩日就會有消息傳回來。」

他們說到許文娟,次日真的有臨山的消息傳來。不過是李興的求救信,臨山裡的許耀才不知為何發現了裴家細作,現在臨山全面戒嚴,李興的士兵根本靠近不了臨山。

裴闕沒有收到細作們死了的消息,卻從李興那收到了互相矛盾的話。

裴闕相信裴家的細作不會叛變,也知道李興沒有要騙他的理由,第一直覺,裴闕覺得是許耀才的反間計。

臨山不解決,遲早要留禍患,為了能早點結束,裴闕打算親自去臨山一趟。

安芷留在京都,送裴闕出城那日,她心裡總有些惴惴不安,反覆交代裴闕,「臨山地勢複雜,不然許耀才也不會一直盤踞在臨山,你到了臨山,凡事要小心,切記家中還有妻女,可不要衝動行事。等見到許文娟,替我告訴她一聲,快些回九夷吧,時間久了,難免會被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7章 反間

94.2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