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木橋

第818章 木橋

臨山在京都以北,京都的柳絮綠芽新抽,但靠近臨山的地帶,只見青草微綠,樹枝還是光禿禿的一片。

裴闕快到臨山時,就遇到了李興派來接應的人。

給裴闕帶路的叫王三泰,是李興的部下。

「過了前面的木橋,穿過這片山谷,就到臨山了。」王三泰指著前方的一處木橋道。

木橋建在斷谷上,橋下是湍急的溪流,深不見底。

裴闕看著木橋皺眉,「這座木橋如此窄,並排只能通過兩人,我們還騎著馬,如何能過去?」

「得勞煩裴大人下馬了。」王三泰陪笑道。

下馬也不見得能過去。裴闕看了眼王三泰奉承的笑臉,抬頭看了眼天色,改主意道,「今兒就先在這裡安營紮寨,明兒再過橋。反正就要到臨山了,不急一時半會。」

「可是我們王爺,還等著您呢。只要趕趕路,還是能趕到臨山的。」王三泰有些著急,「而且您瞧,太陽還沒落下,還是可以過橋的。」

裴闕卻是搖頭,堅定道,「一路到這裡,我的人都累了,還是先休息吧。王中尉也辛苦了,還請你派人去和王爺說一聲,王爺會體諒我們的。」看王三泰還要說話,打斷道,「王中尉不用再說了,還是快點派人去找王爺吧。」

話畢,裴闕就轉身找臨風。

臨風得了主子的眼色,過來催王三泰派人去對面。

沒辦法,王三泰只能找了兩個下屬過橋,這時臨風又說為了表明主子的歉意,他要跟著一起去。說到這裡時,王三泰的瞳孔微不可見地猙了下,隨即轉開頭,語氣淡淡道,「那就麻煩你走一趟了。」

臨風跟著王三泰的兩個下屬過橋,他水性極好,功夫也好,所以主子讓他來探探王三泰是不是有詐。

木橋有些年代,走在上面,能聽到木板隨著踩踏而發出悶悶的斷裂聲。

臨風走在最後面,跟著兩個人一起過橋。

橋邊上的王三泰看三人都過了橋,才走到裴闕邊上,「裴大人趕路辛苦了,這附近常有野獸出沒,夜裡若是有什麼動靜,您也不必太擔心,留幾個人站崗就行。」

裴闕說了聲多謝,邀請王三泰一起坐下喝酒,「王中尉是一開始就跟著王爺的嗎?」

王三泰搖頭說不是,「屬下是王爺到了臨山後,因為熟悉臨山附近的地形,所以被選來跟王爺。」

「那你運氣可真不錯。」裴闕給王三泰拿了塊碗,很快就有人給王三泰倒酒,「能跟著王爺做事,日後一定會有作為。我聽說進出臨山並不只有一條路,除了正門的那條路,還有其他的小路,不知道王中尉可知道?」

這話一出,王三泰的面色就僵住了。

「裴大人肯定聽錯了,臨山除了正門一條路,後山就是萬丈懸崖,若是從懸崖往上爬,不用山上的人砸石頭,自個兒都會掉下去。若不是有天險在,臨山也不至於那麼久攻不下來。」

臨山確實有天險,但也不是真的如此難攻。

一開始是有裴闕的助力在,即使到如今,許耀才也進步不大。畢竟臨山就那麼點大地方,又不可能從別處拉來太多人,光靠許耀才的那點人守山,人只會越來越少。

裴闕會來臨山,更多的是想要一個安心,並沒有特別擔心李興拿不下臨山,不然他今兒也不會停下了。

而王三泰的話里,處處都透著不對勁,就看天黑后,臨風什麼時候回來了。

與此同時的臨風,已經殺了一個王三泰的下屬。

在他們過橋后,那兩人就帶著他往密林里走,等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其中一個就對他發起突襲。

幸好臨風早有準備,一擊絕殺了對方,並重傷另一個。

現在,臨風就在追殺另一個的途中。

對方受了重傷,不可能跑太遠,根據地上的血跡,臨風很快就發現了對方。

「我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說清楚你們的用意,我就可以......你做什麼?」不等臨風說完,對方就拔劍自縊了。

沒辦法,臨風只能先回去。

這會天已經黑了,臨風一路狂跑回去。

夜色下要過木橋,就是一件很顯眼的事。但過了橋就能見到主子,臨風打算一鼓作氣過橋。

但就在他剛踏上木橋的一瞬間,從密林中就飛射出一支箭,若不是臨風身手好,當場就會斃命。不過因為躲閃箭,臨風翻身到了木橋的邊緣,單手撐著欄杆,翻回木橋上。

木橋上鬧出了動靜,裴闕那邊自然能聽到。

他剛要從馬車裡起身,一柄劍就穿過馬車的木板,沖他而來。

翻身跳出馬車后,裴闕看到拿劍的王三泰,果然不出所料。

「你是許耀才的人?」

「你不用管我是誰,今晚你是跑不掉的!」王三泰邊說,就一邊朝裴闕沖了過來。

與此同時,樹林中也竄出一群人,數量是裴闕侍衛的兩倍。

不過裴闕並沒著急,到了這會,心急也沒用,一對二而已,算不了什麼。而且王三泰可撐不了多久。

裴闕和王三泰才過三招,對面的王三泰就有點體力不支。

「你是不是覺得胸悶氣短,一時間呼吸不上上,只要大口喘氣就會心悸?」裴闕往後退了一大步,看著捂住胸口的王三泰問。

王三泰確實不太舒服,聽到裴闕的話,震驚抬頭,「你什麼時候給我下的葯?」

「這個你就不必知道了,我勸你現在不要多動,不然你會疼得更厲害。」在裴闕說話的時候,臨風也順利過橋回來了。

而裴闕的其他侍衛,也解決了王三泰的人。

「一群三腳貓功夫的人,也不知道許耀才派你們來做什麼。」裴闕走到了王三泰跟前,臨風奪走了王三泰手中的箭,「說說吧,許耀才的目的是什麼?」

「你做夢,我不可能說的!」王三泰想要求死,卻沒了力氣,他的喘息越發急促,艱難地坐在地上,兩隻手撐著地面,額頂的汗珠大顆大顆往下落。

裴闕呵呵道,「你不說,我也能猜道。許耀才故意放出假消息,為的就是能把我引到臨山。他知道臨山馬上守不住了,所以想要殺了我報仇,可惜你這個下屬太沒用了,才半天的功夫,就被我識破。就憑許耀才的本事,怎麼可能找出我的細作。不過許耀才馬上就要死了,你不說也沒關係。我最後問你一件事,許文娟是不是被抓到臨山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8章 木橋

94.9%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