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燈暖

第823章 燈暖

裴闕沒能接到許文娟手中的信件,因為許文娟沒那麼多的力氣支撐。

這些信,在她快到臨山的時候就寫好了。

心裡想說的話,全寫在了信上。

裴闕疾跑過來,許家的兩個親信已經被解決,許耀才也死得透透的,只剩下許文娟還剩下最後一口氣,「你別動,我找人幫你看下。」

「不用,真的不用了。裴闕,你也經歷過家破人亡,這種感覺日日煎熬,我也......算是解脫了。」許文娟躺在雨中,視線漸漸模糊,「我這一生,活到今天也不錯了。等你回京都后,麻煩和安芷說聲對不起,我食言了,沒能回去。」

「我已經交代賀荀,以後會給侄兒換個身份,不許他出九夷。」

「裴闕,臨終前見的是你,倒是意外。你要好好......好好對安芷。」

交代完最後一句,許文娟就咽氣了。

她的後半生活得太累了,彷彿有好幾座大山同時壓在她身上。

父親曾寫信罵她冷血,怪她胳膊肘往外拐。是,她對許家而言,有還不完的養育之情。

臨到了,許文娟還是提到侄兒,那是許家唯一的血脈。裴闕這人有仇必報,和他講情面,不是一般人能說動的。許文娟知道裴闕答應了就會做,但裴闕有血海深仇在,她還是不安心,就算是她小人之心一次。

若有來生,不求富貴,只要風雨家燈暖。

...

許文娟死了,裴闕確認過了。

這時山門處傳來一聲巨響,臨風從遠處跑來,說李興已經攻破山門,不能再拖時間了。

裴闕看著地上已經沒了聲息的許文娟,收好地上的信件,找了兩個人抬許文娟的屍身下山,「你們下山後,不用等我,繞開京都,直接去九夷。用最快的速度把人送去九夷,對了,這是許文娟給賀荀的信,你們一塊帶去。我要和賀荀說的,之後會送上。」

頓了下,裴闕深吸了一口氣,「請他節哀。」

賀荀和許文娟的婚事,一開始雖不是很情願,可日久見人心,所以賀荀才會在許家逃亡的時候,寫了好幾封書信給裴闕,讓裴闕幫忙保下許文娟。

隨從帶走許文娟后,裴闕整理了一會情緒。他沒想到許文娟會走得那麼果決,這不是一瞬間做的決定,而是思慮過無數次才會拔劍如此地乾脆。

遠處的廝殺聲越來越近,裴闕帶著人往正門處趕。

等他看到人群時,邊上的隨從舉起許耀才的人頭,沖人群大喊,「你們都放下武器吧,許耀才已經死了,臨山已經沒了領頭人,現在放下武器,還能饒你們不死。」

接連著喊了好幾聲,許家的人才開始停下看過來。

夜色下,衝天的火光映得許耀才慘白的臉格外冰冷。

有人丟下了武器,也有人殺得更瘋了。

李興的人,趁著部分人錯愕的時候,帶兵猛擊,一舉殲滅了所有的臨山守衛。

直到清晨天蒙蒙亮的時候,戰事才算結束。

外邊的人在清掃戰場,李興已經放話下去,一個喘氣的都不能放過。

裴闕只是過來幫襯一下,沒有去插手李興要如何收尾的事。

一盞茶過後,李興和裴闕道謝,「若不是裴大人親自繞到後山,本王也不會那麼輕易就拿下許耀才,能有今日功勞,裴大人也要佔一半。」

「王爺抬舉微臣了,微臣所做,不過是王爺安排下的事,這份功勞誰也不算,都是王爺您的。」說起恭維的話,裴闕也是一套一套的,「臨山的事已經解決,王爺日後必定前程無量。」

臨山的許家,是朝中許多人的一塊心病。如今許家已滅,少了一個後顧之憂,李興的這份功績,是能夠寫進史書的。

裴闕並不貪這份功勞,和誰搶功績,也不能搶未來皇上的。

和李興客套了兩句后,裴闕打算告辭。

李興卻還有一些疑問,「本王的人,在臨山搜颳了一邊,找了幾個燒得不成人形的孩童,也不知道是不是許耀才的孩子。裴大人你說,許耀才會不會早早安排了另外的出路?」

「許耀才那麼貪生怕死的一個人,若是有其他出路,自個幹嘛不也金蟬脫殼逃走。」裴闕冷哼道,「王爺守了臨山數月,您應該最懂臨山的情況,若是有其他發現,得儘早斬草除根才好。」

「是,你說得沒錯。」李興圍攻臨山的幾個月里,就沒見過許耀才上前線打過一次,都是躲在最後,生怕被人突擊。他也找人刺殺過許耀才,可每次派去的人,都說許耀才小心得跟什麼一樣,每晚外頭守夜的人都要換,而且是他親自換,可見有多怕死。

裴闕和李興行禮,「微臣從京都匆匆趕來,如今大局已定,臨山沒有微臣可操心的事,微臣就先告退了。等您到京都時,微臣再給你擺酒接風。」

「不必太過鋪張,還是低調點的好。」李興笑著道,「這幾日辛苦你了,快些回去吧。」

李興親自送裴闕到山寨門口,看著裴闕騎馬遠去后,才轉身和身邊的人道,「這人啊,還是要經過大風大浪,才會有所轉變。」以前的裴闕,智謀有,卻不似今日的圓滑。

同一時間,裴闕也覺得李興有變化了。以前太后還在的時候,李興就有了上位的心思,可那會到底有太后和惠帝壓著,李興再怎麼樣,也不會擺起架子,還是低調得很。現如今,是越靠近那個位子,就越控制不住情緒了。

快馬加鞭往京都趕,在快到京都時,裴闕找了家驛站,打算清洗一番再回去。但他剛洗完,還沒等穿上衣裳,房門就被猛地推開,隨即又被關上。

裴闕下意識地拔劍,隨便拿了件外衣套著,從屏風后沖了出來。

屋子裡站了一個中年男子,身後還護著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孩,男子手中沒有武器,但身型一看就是練家子。

不等裴闕開口,對方先懇求道,「這位大哥,拜託您行個方便,若是您借我躲一會,日後七王府必定有重謝!」

「你方才,說什麼?」裴闕皺眉問。七王府不就是李興的府上們,李興這會還在臨山收尾,京都附近怎麼會出現兩個用李興名義的人呢?

裴闕沒有信對方,而是繼續保持警惕。

【作者有話說】

謝謝大家的一路支持,祝你們永遠幸福平安。

許文娟這個人物我真的很喜歡,她的故事到這裡就暫時結束了,她是一個轉變很大的人,但她的性格真的很好。

下次再見到她,應該是番外,或者新書里她兒子的部分了。

再說一次謝謝你們的支持,咱們明天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3章 燈暖

96.26%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