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井蛙

第82章 井蛙

「強租?」安芷重複了一遍,「天子腳下,竟然有人想強租,誰啊?」

太平盛世,竟然有人敢在天子腳下那麼大膽,她頗為好奇。

「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從南邊來的一個商人,昨兒就派人在倉庫門口守了一晚,今兒一早咱們夥計起來的時候,就看到門板上被人潑了泔水。」冰露越說越氣,「小姐,他們這也太欺負人了,咱們可不能輕易放過他們。」

「是挺囂張的。」安芷聽了也有點氣,「你去把這事告訴裴四爺,他不是說保管我們在京都開店鋪絕對沒有問題嗎,既然誇了這個大話,又拿了錢,那就應該干點事。」

處理惡霸並不是安芷的強項,而且這事她也不好出面,裴闕既然拿了錢,也確實應該出點力。

「對了,傳口信的時候,記得讓裴四爺查一查對方是什麼底細,查的越清楚越好。他有一句話說的挺對,是非招的多了,總有一天是會被人查到真面目。」安芷最不想的就是被人知道她就是開水雲間的安公子,披著一層身份,做什麼事情都可以方便些,就相當於是她的保護色,所以扒出對家后,就要往死里整才行。

「奴婢明白,只是傳這消息,讓誰去說比較好呢?」冰露肯定是不可以的,她是主子的貼身丫鬟,許多人都認識她,若是她親自去送消息會被很多人認出來,那樣會影響小姐的名聲。

「讓福生去吧。」安芷起身,朝屋外走去,「他年紀小,還是生面孔,雖說不怎麼愛說話,但辦事都還挺機靈的。」

只要是院子里的人,安芷都有觀察過。

等冰露去找福生后,安芷便坐在廊下發獃,院子里的蘭花少了一盆,她總感覺少了一些東西。

就在她這麼感嘆的時候,院門口走進兩個她不想看到的身影,眉頭不由蹙了起來。

看到安倩姐妹,安芷第一個想法是,孟潔沒有把她的話傳給她們嗎?

「安芷妹妹,昨兒實在抱歉,回去后我立馬讓人去了花卉市場,但很可惜沒能找到被打翻了蘭花。」安倩臉上一副歉意,杏眼微轉,看著倒是真誠得很。

但實際上,安倩找到了安芷的蘭花,只是沒想到一盆蘭花要上百兩銀子,而她的全部家當也不過二百兩銀子,這才推脫說沒找到。

安倩看安芷坐著沒動,面色有點掛不住,特別是她邊上的安芯,在偷偷地點她的背,「安芷妹妹,我特意做了一些淮州的點心,你肯定沒有吃過。我是專門來給你道歉的,還請你不要介意,咱們畢竟是一家人嘛。」

安芷在心裡冷笑,現在說是一家人,可昨晚安倩姐妹在回去路上說的話,她都通過別人知道了,比起魯莽的安芯,他更討厭表裡不一的安倩。

只不過人家想要道歉,那她就讓她們道歉好了,反正她不吃虧。

「翠絲。」安芷喊了一聲,等翠絲走到跟前,才吩咐道,「堂姐做了一些點心來,你去接過來吧。」

由始至終安芷都只站在廊下,並沒有走出去迎接,因為她知道,就算現在表面做得再和氣,安倩姐妹都不會真的信她。

翠絲今日學乖了,走到安倩跟前時,特意作揖行李,「奴婢給兩位小姐請安,食盒給奴婢就行。」

安倩不是太情願地把食盒遞了出去,安芷這麼做明顯就是在打他的臉,明明他都已經伏小到這種程度,安芷還高高在上擺著姿態,讓她心裡很不舒服。

「行啦,吃的我收下了,道歉我也接受了,我這院子小,東西不經砸,就不請你們進來了。」安芷微微點頭,說完邊轉身進了屋。

翠絲拿著食盒,轉身跟著主子的進了屋裡,院子里只剩下安倩姐妹,兩人對視一下,咬牙走了。

等出了安芷的院子后,安芯終於忍不住,「姐,我就說沒必要來吧,你看她剛才那副高傲的樣子,脾氣那麼差,難怪會被人退婚。」

安倩今天也不想幫安芷說什麼,因為她也被安子的舉動給氣到了,「她確實是模樣長得好一點,可母親說了,女人樣貌好只是加分,咱們要嫁的都是官爺,樣貌那麼好,也沒有用。」

「就是,一副狐狸精模樣。」安芯有些嫉妒的說道,「我都打聽到了,自從被退婚後,便沒什麼人來上門提親,能提親的也是一些歪瓜裂棗,別看她今天這麼得瑟,以後總有她哭的,別到時候嫁給老男人做填房去。」

安倩見遠處有人走來,忙噓了一聲,怕被人聽到妹妹的話,可她不知道翠絲已經站在了她們的身後。

「兩位小姐請留步。」翠絲是得了主子吩咐特意過來傳話的,剛才聽到安倩她們的話時,她恨不得衝上去啪啪打她們兩巴掌,可經過昨天的事,她學聰明了,面上雖然笑不出來,但還是按規矩給她們行了禮。

安倩聽到炊事的話,心裡猛的被嚇了一下,回頭時緊張地問,「怎麼了?」

「也沒什麼,就是我家小姐讓奴婢跟你們說一聲,你們現在待的是安府,而安府里的每個人,都是小姐的眼線,不管你們做什麼、說什麼,小姐都會知道。就像你們剛才說的,還有昨天罵我家小姐的話,她都能知道。小姐說了,念在你們初犯就不計較了,但如果還有下次,那就別怪我家小姐不客氣了。」翠絲看安倩的臉色瞬間僵硬了,心裡爽快,「還請兩位小姐,以後在府中謹言慎行吧,誰都想過安生日子,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說完,翠絲瀟洒轉身走了。

「姐,她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安芯腦子還沒轉過來。

安倩卻全明白了,她這會兒手腳全涼了,感覺有無數雙眼睛在暗地裡瞧著她,她抓住安芯的手,微微顫抖,「她的意思是,我們往後的日子,任何一舉一動她都能知道。」

「這是在監視我嗎?」安芯明白了,「可她憑什麼監視我們?我們可是安家的客人,她這麼做就不怕我們告訴堂叔嗎?」

「噓,你別這麼大聲,有話還是先回自己的院子里說吧。」安倩是真的怕了,剛才是她太大意,忘記這裡不是淮州老家,眼睛看不見,不代表身邊沒有人。

她拉著安心,急急地往回走,這事她得和哥哥說一聲,免得哥哥被安芷抓到把柄就不好了。

來之前安倩還想著能靠她的本事在安府圓滑交際,甚至是到京都的圈子去讓人看看她的本事,可經過這點時間在安家的生活,她才感覺到是她把自己想得太高了。

以前的她,就是井底之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章 井蛙

9.5%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