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喜脈

第830章 喜脈

裴府要操辦喜事,不過沒有太聲張,安芷只請了嫂嫂和隔壁的餘姚過來幫忙。

冰露的嫁妝,她早就準備好了。

就是日子有點近,採買辦酒的食材,還有做賬等,都要多人來辦事。

忙活到十五這日時,事情也差不多做完,就等著明日順子來接親了。

當晚,安芷留下嫂嫂她們,請客吃飯。

冰露作為待嫁的姑娘,這會在屋子裏不見客,換了翠絲上來伺候。

翠絲剛過及笄的年紀,比以前十歲的時候大了不少,模樣也越發標誌。

安芷給嫂嫂敬酒,「這幾日多謝嫂嫂來幫忙,明兒順子來了,得讓他多給你們敬幾杯酒。」

惠平笑道,「酒肯定是要喝的。不過還是別喝太多了,順子都等那麼多年了,晚上還要做新郎呢,哈哈。」

在西北待了后,惠平說話是越來越放得開,一旁的餘姚也是大咧咧的性格,跟着一塊兒笑起來。

但是隔壁桌的張槐安和陶瑞明聽到有些不好意思。

安芷用眼神示意嫂嫂別笑了,她們這桌可是還有姑娘在的,惠平忙收住笑容,看向對面的張瓊,「瓊兒啊,聽說你母親為了你的婚事愁得不行,要不要嬸子幫你介紹幾個西北的大將軍,都是標準的西北漢子,保管疼媳婦。」

一般姑娘聽到這話早紅了臉,張瓊倒是大方接下,「多謝嬸子,不過這事您得和我母親說,我可不愁呢。」

惠平看向餘姚,「嫂子覺得怎麼樣?」

「你有合適的人選,當然好啊。」餘姚和惠平共處了幾日,兩人都是大大方方的人,很是處得來,「你快和我說說,都是什麼樣的小夥子?」

惠平馬上就舉出幾個青年,途中拿起酒杯一飲而盡,「這幾個都是很不錯的,其中……誒,嫂子你怎麼了?」

餘姚剛聞到惠平碗裏的魚腥味,胃裏就有些不舒服,乾嘔了一聲后說沒事,「可能是吃太飽了……嘔。」

「不對啊,你這樣子,不像是吃太撐。」惠平皺眉道。

安芷馬上讓人去請了府醫來。

「不用那麼麻煩,高興的日子,就不要請府醫了,待會回家休息一會就好了。」餘姚自個兒不覺得有什麼事,平日裏身體也不錯,自從恭叔給她看過之後,比之前還要舒坦一點,「想來是魚冷了有點腥,真沒什麼事。」

「還是請府醫過來看看。」安芷扶著餘姚到一邊,給她端來一盞茶,「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讓府醫看看也安心。」

聽次,餘姚也就不說什麼。

張槐安也過來,問了幾句后,餘姚聽得煩了,「你去和裴闕他們玩吧,我真沒什麼事。」

張槐安不肯走,「我和他們也沒啥好玩的,瓊兒,你帶幾個妹妹先去玩。」

張瓊擔憂地看了母親一眼,但知道父親是怕兩個妹妹還小,就先帶着妹妹們出去玩了。

府醫很快就來了,他給餘姚診脈時,餘姚自個兒是很輕鬆,因為她最近除了愛睡覺一點,其他什麼事都沒有。

過了會,府醫給張槐安先行了禮,「恭喜張大人,恭喜張夫人,這是喜脈啊。」

一聽是喜脈,餘姚第一反應不是喜,而是質問道,「大夫,你不會診錯了吧,我都這個年紀了,還能有喜?」

「沒有錯的,老夫也確認了好一會兒,的確是喜脈。」大夫解釋道,「早年間有婦人五十生子,夫人三十多歲有喜也是正常。而且夫人體格好,加上最近調理得不錯,所以才有喜了。」

餘姚是吃了恭叔給的葯,但早就放棄過的事,她也不敢再去期待,就當讓自個兒身體好一點。

張槐安也驚得張大了嘴,一時間,不知是該笑,還是先哭一會。

餘姚只有三個女兒,家中沒有其他妾室,夫婦二人都做好日後找贅婿的準備,誰也想不到餘姚會在這會再次有喜。

安芷先拍手叫好,「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余姐姐,你不是也想再有喜么,你應該高興啊。」

「我……我怎麼感覺像是在做夢呢?」一句話還沒說完,餘姚的眼淚先滾了下來,轉頭看着張槐安,想說話,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會哭了。

張槐安反應過來后,緊緊抱住餘姚,「不哭了,這是喜事。」

「我……我忍不住啊。」餘姚哭着道。

這時悄悄回來的張瓊,看到爹娘抱着痛苦,嚇到沒站住,踉蹌撞到牆,「父親母親,是不是母親生病了?」

「不是呢。」惠平看張槐安夫婦忙着哭,搶話道,「是高興的,你母親有喜了,你又要當姐姐了。」

「有喜?」張瓊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有喜是怎麼一回事,「可……可是母親不是……」

一時間,張瓊也說不出話來了。

餘姚哭了好一會兒,冷靜下來后,倒是不好意思起來,狠狠地掐了張槐安一把,

張槐安不懂怎麼了,但餘姚有喜,他只能耐心問,「你怎麼掐我呢?」

「還不是你害的,老蚌生珠,說出去要被人笑死了。」餘姚不好意思地嗔道。

其餘人都是頭一回看餘姚撒嬌,識趣地把張瓊帶了出去,把屋子就給餘姚兩個。

張槐安拉住餘姚的手,「有什麼好笑的,咱們能生是咱們的本事,有本事讓他們也生去。你平日裏那麼爽快的一個人,計較這個做什麼,咱們好不容易又有孩子,你可要好好修養,這些日子什麼宴會都別去了,在家養胎就好。」

餘姚也怕出門會有意外,之前不懂有喜,她還常出門,現在想起來都后怕,「我這次一定要爭氣一點,好好堵住那些長舌婦的嘴。往後誰還敢給你送女人,我就上門砍了他!」

過去忍了一肚子火,但餘姚又沒底氣去罵,只能不去聽,但是這一次,她可不想再忍了。

「哎,這事說起來,還得多謝謝安芷他們。」餘姚真心感謝道,「若不是他們讓恭叔幫我調理身體,也不可能再次有喜。你可要記得這份恩情,別當官把腦子都當傻了。既然來了京都,有要好的朋友還是很重要的,畢竟張家又沒有其他人撐著,只能靠你自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0章 喜脈

95.7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