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雛兒

第831章 雛兒

張家夫婦在說體己話時,惠平挽著安芷坐在長廊下,看着家中的幾個小孩在玩陀螺。

夏日的夜晚,涼風習習吹來,鬢角的細絲漂在臉頰上,痒痒的。

安芷側身時,看到嫂嫂目光放空,低聲問,「嫂嫂可是想念哥哥了?」

「是啊。」惠平算著日子,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過安旭了,「從你哥哥再次回西北,我們就沒見過了。你和裴闕日日纏綿,是不懂我這種苦的。」

安芷聽出嫂嫂的調侃,跳過道,「既然想念,就寫信給哥哥,讓他回來一趟。如今和北漠的戰事已停,西涼近期也不敢來侵犯,西北應該是沒什麼事的。」

「這種信我可不寫,我想我的,但我不能讓他沒事就回來。」惠平嘆了口氣,話雖這麼說,卻越發想念了。

「那我幫嫂嫂寫,我也想念哥哥了。」安芷道,「其實哥哥在西北不能長久的,舅舅和兩位表哥在,西北永遠是白家軍的天下。再過幾年,白家的外甥們長大,也就不用哥哥在西北忙活了。」

安旭的才能足夠鎮守一方,這樣厲害的將軍,若是一直在西北軍,就算白家信任,也少不了人會挑撥。而且為了避嫌,安旭也該在某個時刻去另打天下。

當初安旭去西北,為的也是打出功績后,能讓家中的妹妹可以硬氣起來。如今目的已經達到,再留在西北,不過是為了償還白家的培養之恩。

光是鎮守西北,有白家就夠了。

惠平沒想到這麼深,「他要待多久都可以,要是他實在回不來,我就去找他。京都里的樓台雖好,可有他的地方,才是最好。」

安芷抿唇笑了,「嫂嫂倒是真喜歡哥哥。」

「你別笑我,就你對裴闕,不也是一樣。」惠平不甘示弱道。

兩人一塊兒笑了。

因為餘姚有喜,張家人就不多留了,一家人先回去,惠平也帶着女兒回去。

休息前,安芷先去看了眼冰露。

明兒就是出嫁的日子,冰露望着燭台上的蠟燭一根接一根地燃盡。

安芷陪着冰露坐了會,才回屋子裏去。

次日天剛蒙蒙亮,院子裏就有喜娘來了。

安芷作為主母,嫁的是貼身丫鬟,婚事並不鋪張,卻也比得上一般人家嫁女。

給冰露蓋紅蓋頭的時候,瞧見冰露又要哭,安芷趕忙勸住,「我的好冰露,你以前可不是這般愛哭的人,今兒個可不敢再哭了,好不容易上好的妝,若是哭花了,順子可就看不到了。」

這話一出,後邊的幾個小丫鬟,都笑了起來。

冰露更加不好意思了,低聲道,「您就儘管打趣我吧。」

「哪裏是打趣,今兒你大喜,該開心點才是。」安芷笑道。

冰露是安芷母親親自挑在身邊的人,買來的時候,說了沒其他親人,在這京都里,能說話來往的,也都是安芷屋子裏的人。今兒個她出嫁,就是嫁了人的夏蘭,也大著肚子來送嫁,更不要說冬蘭他們了。

幾個一起長大的姊妹,如今各奔東西,在今兒重聚,一時間有許多的話想問,時間卻是那麼的吝嗇,不等她們多說幾句,新郎就來接新娘了。

順子等了那麼久的新郎官,從春蘭手中接過冰露的手時,掌心都濕了,要他說句吉祥話,也是磕磕絆絆,到最後就知道傻笑。

安芷不能喝酒,她就多喝了兩盞茶。要說完全捨得,那是假的。一塊兒長大的人,往後嫁人了,就不能日日在身邊。但又因為是打小就感情深厚的冰露,更要放手讓她去幸福。

安芷親自送嫁到裴府門口,直到花轎看不見,也捨不得調開目光。

裴闕在一旁輕聲勸慰,「咱們回去吧,冰露嫁得又不願,他們倆的婆家和娘家都是我們,日後肯定會常來往的。」

「哎,我就是有些捨不得。」安芷轉身跟裴闕一塊兒進屋。

裴府的宴席開始,安芷開始忙着招呼客人,很快忙碌的一天就過去了。

而另一邊,天黑乎乎時,順子被幾個人推進了喜房。

他踉踉蹌蹌地關了門,等上了門栓,把外邊的人都趕走後,步伐立馬穩健起來。

交杯酒早就喝過,現在只差掀蓋頭了。

順子小心翼翼地掀起蓋頭的一邊,但因為太緊張,好幾次都沒成功。

冰露兩手緊緊地攥在膝蓋上,「你可是吃酒醉了?」

「沒......沒醉,真沒醉。」話一說,手往上抬,蓋頭就順勢掀開,「你看看我的臉兒,只有一點點燙。軍里的幾個兄弟,可憐我這把歲數才做新郎,幫我把大部分酒都給擋了。」

冰露的臉頰紅得像春日濃艷的海棠,一半是胭脂塗的,還一半是不好意思,「蓋頭揭了,那我去把首飾拿下來。」

「我來幫你吧。」順子看冰露頭上戴得多首飾,伸了伸手,想要幫忙。

「可別,你手笨,哪裏做得來這種事。」發現順子一直盯着自個兒瞧,冰露微微低下頭,兩人不像別人成婚才見面,以前就很熟悉,這會是不好意思,但也沒太拘謹,「你要實在沒事做,就去幫我端盆水來吧,今兒胭脂塗得厚,得溫水才能洗乾淨。」

「溫水啊,早已準備好了。」順子進屋前,就讓人準備好一切,不要再進來打擾他洞房花燭夜。

冰露撇頭看到盆里的熱水,才開始摘首飾。

一旁的順子看冰露慢慢的,心裏着急,又不敢催,只能繞着梳妝台走,想着什麼時候能幫一把手。

外邊還沒走遠的幾個賓客看得也着急,屋子裏的燈一直不滅,他們都擔心起順子是不是沒做過新郎,所以不懂怎麼辦了。

好在冰露總算摘完所有首飾,也洗完了臉,她坐到床沿,瞧順子一點點挪了過來,撇了眼屋裏的蠟燭,「你先把蠟燭吹了吧。」

聽到這話,順子馬上跑去吹滅蠟燭,深吸了一口氣,「我這就來。」

紅羅輕帳,搖曳至天明,都是初嘗情事的雛兒,到時辰后,誰都沒能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1章 雛兒

97.19%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