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結案

第837章 結案

裴闕知道徐榮在暗指李興,但疑心病這個事,不用徐榮提醒,裴闕早就知道了。

「多謝徐大人特意上門一趟,梁晨這事,我信徐家。」裴闕道。

徐榮得到這個答案,滿意地鬆了一口氣,他就怕裴闕會急了對徐家出手。既然裴闕說相信徐家,徐榮便起身告辭了。

在要往外走的時候,徐榮突然轉身,布滿溝壑的眼眸意味深長地看向裴闕,「自古以來,篡位者在史書里都難有個好名聲,而過河拆橋的事數不勝數。裴闕,老夫在官場幾十年,見過的人太多,勸告你一句,不要玩火自焚。如今的裴家已經在往鼎盛走,可別再坑一次裴家了。」

這話有點過頭,但徐榮來了裴家那麼久,沒見裴闕表過任何態度,他不信裴闕會不懂他上門的另外一層含義,便直接道。就像大兒子說的一樣,如今的徐家已經不是以前,一兩句警告的話,還是能說說的。

裴闕目送徐榮離開,並沒有把徐榮的話放在心上。

今兒徐榮過來,說明徐榮還是有點腦子,但徐榮到底資質平庸,徐家三個兒子也沒出色的,這樣的徐家不足為懼。

從廳里出來后,裴闕出門去找京兆尹了。梁晨死了,這個事可不小,得先去打聲招呼。

與此同時的安芷,在和裴闕說完裴鈺的事後,就到了花園。

花園圍牆的另一邊,就是裴鈺的宅子。

當初分家的時候,這堵牆才壘起來,後來大房被驅逐出裴家,又加高了一丈。

如今對著圍牆,只能看到對面的樹頂,連假山都看不到了。

春蘭拿了一盤蜜餞過來,「夫人,奴婢出去打聽了,隔壁府上的下人,大部分都被遣散了,如今剩下的幾個人都是大公子身邊的親隨,半點消息都沒露出來。」

「他會如此謹慎,倒是不意外。」安芷拿了一塊蜜餞,含在嘴裡,酸酸甜甜,咽下后,繼續道,「之前是我疏忽了,忘記還有裴鈺這麼個不安分的人存在,算起來,他身上的孝期也快結束,想來是有重新入朝為官的想法了。當初老爺子怕我和裴闕把裴鈺逼得太死,臨死前把那份奴籍給收拿去了。人老了會感性一點,這個我理解,可已然是死敵,又如何能化解。」

就像這段日子,安芷和裴闕因為其他事而忽略了裴鈺的存在,可裴鈺不也沒有老老實實待著么。

安芷剛說完,隔壁的圍牆後邊,就飄過來一隻鴛鴦紙鳶。

春蘭剛咦了一聲,就有婆子撿起了紙鳶,過來說就是普通的紙鳶。

但就在這時,圍牆上突然出現一個人影,安芷認真瞧了一眼,才認出是裴鈺。

仔細算起來,他們有許久沒見過,但安芷並不想要任何方式的見面。

「把紙鳶丟過去吧。」安芷起身道。

「四嬸!」裴鈺突然喊了一句。

安芷回頭時,看到裴鈺已經坐在圍牆上,曾經的清俊公子,如今穿戴隨意,下顎有青色胡茬,看著就像是許久不曾打理自個兒一樣。

她沒有開口,而是在等裴鈺說話。

「許久不見,四嬸瘦了。」裴鈺隔了一會,才冒出這一句話。

安芷聽到不是什麼重要的事,轉身往遠處走了。

等她走後,良久,裴鈺才從牆頭下去。

安芷回到屋子后,春蘭就低聲罵道,「什麼人啊,以前對別人情深意重,完全不在意夫人您的感受,如今說什麼瘦不瘦,他是成心想要噁心人吧。」

安芷抿了口茶,瞥了春蘭一眼,示意不要多說了,「他說什麼是他的事,既然他不安分,那就不要過安生日子好了。」

這一次裴鈺冒了頭,裴闕必定會開始查裴鈺。

春蘭知道不好多說隔壁的大公子,轉而說到了徐家的拜帖,「夫人,梁晨一死,您還要去徐家的荷花宴嗎?」

「自然是去不成了,現在就是我想去,徐家也不敢頂著風聲辦宴席了。」安芷道。

事實上,正如安芷說的一樣,徐家被梁晨的死,弄得焦頭爛額,只能把荷花宴給取消了。

梁晨死在徐榮的書房裡,儘管仵作也說是自刎,可朝中的人才不會相信。若是徐家真和梁晨沒有來往,那徐榮為何會見梁晨,梁晨又幹嘛要在徐榮書房自刎。

大家都是渾水裡摸過魚的人,到了這種時候,誰也不相信事情是簡單的陷害,更多是覺得徐榮暗中害了不少人。

不過徐家到底是新皇的母家,這件事又沒有其他證據,到最後還是以梁晨自刎結案。

梁晨一死,順子的事也就輕鬆解決了。

順子被放出來的那日,身上的傷雖然結痂,但一動還是疼得厲害。裴闕親自帶人把順子抬回去。

冰露看到被抬回來的順子,嚇得掉了手中的帕子,過了會才哭出聲來,一邊跟著抬順子的人進屋,一邊哭著問,「你傷到哪兒了?快讓我看看。」

在其他人面前,順子不太好意思脫衣,拽著褲頭,「我沒事,真沒什麼事了,在永寧王那養了幾日,什麼事都沒有。夫人你快別哭了,我看你哭也難受。」

「真沒事嗎?」冰露坐在床沿,看著順子蒼白的臉色,不太相信。

「真沒什麼事了,我在家裡養幾日就好,你出去送送大人吧,這段日子辛苦他了。」

冰露再三確認順子沒什麼大事後,才從裡屋走出來,看到裴闕,習慣性地喊了句姑爺后,又忙改口,「這幾日勞煩您了,您坐,我去給您倒茶。」

「不必麻煩了。」裴闕沒走,是還有話要叮囑,「這一次的事,是我帶累順子了。你們往後開府獨住,萬事小心一點,不要給了人機會。最近會不太平,就讓順子在家中好好修養,外邊的事,讓他不要多操心。」

冰露聽得眉頭緊皺,但他們不在裴家,確實還是小心為好。

裴闕從順子這裡離開后,本想回去,卻看到了許久不見的岳丈。雖說他和安成鄴沒什麼感情,但畢竟是親岳丈,而且看安成鄴往裴家的方向走,便停下馬車,主動打了招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7章 結案

96.54%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