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拖延

第842章 拖延

一直以來,安芷都知道張瓊和京都里的貴女不太一樣,不僅僅是餘姚出身部落,還有張瓊打小時候起受到的教養。

但安芷也沒想到,張瓊敢扮成男子混進書院。

本來這事,只是餘姚知道,最多關起來罵幾日。可張瓊運氣不好,偏偏會被張家幾個老頑固給遇到。

安芷匆匆往祠堂方向敢,剛看到祠堂,就聽到裡頭傳來哭聲。

「當初就不該讓你這樣的女人進門,小部落出身的人,一點尊卑規矩都沒有。老夫活了大半輩子,還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姑娘,當眾和男子拉扯,也就只有你才能教養出來這樣的女兒!」

「你還好意思攔著,這個事你也沒完!」

「得讓槐安休妻!十幾年只會生女兒的沒用貨色,還不許相公納妾,既然生不了兒子,又教養不好女兒,就早早地滾出張家!」

……

張家兩個族老,一人一句,像拿了刀在扎餘姚的心一樣。

張瓊死死咬住嘴唇,瞪著那兩位族老,要不是母親攔著,她一定把這兩個老東西打出去!

安芷進祠堂時,臉色很不好看,她和張家的兩個族老打過照面,對方看到她露出一抹驚訝后,問她怎麼來了。

安芷聽到方才張家兩個族老的話,現在心裡很看不上他們兩個,但畢竟是張家長輩,也只能微微行禮,「聽聞兩位伯伯要瓊兒性命,我這個做嬸嬸的,自然是要過來問問是怎麼一回事。」

一邊說,安芷一邊去扶餘姚,「你現在還有身孕,正是要最小心的時候,可別跪著了。」

餘姚抓住安芷的手,繃緊的心弦慢慢鬆開,哽咽地喚了句「安妹妹」。

安芷和餘姚輕點下頭,示意餘姚不用多說,「你坐著休息,有我呢。」

年紀較大的張明北突然呵斥,「裴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一個外人,摻和我們張家的事,不太好吧?」

於張家而言,安芷確實沒有血緣關係。可她和張家一直要好,再加上看不慣張明北兩人的行為,這事她還真就管了。

「張家大伯,您是有了兒孫的人,這會子喊打喊殺,可是要折了福氣的。」安芷扶起餘姚后,看了跪著的張瓊一眼,又道,「您方才說,不應該讓張大人娶余姐姐,但您應該不知道吧,余姐姐的父親是郡守見了都要互相問安的人。而余姐姐嫁給張大人時,張大人有什麼呢?」

一個窮得連衣衫都是補丁的縣令,就算有功名在,但也是餘姚配得上的。

安芷語氣輕柔,卻不經意間揭露出張家人的短。

張槐安沒有中舉之前,張家不過是農戶人家,後來是張槐安中了舉,張家才有了讀書的地方。

若不是當初張槐安讀書時,受到過族裡的接濟,如今也不會幫扶這些窮親戚。

張明北臉頰漲紅,沒好氣道,「裴夫人,老夫再說一次,這是我們張家的事,用不著你來多言。」

一旁的張明南脾氣更沖,低聲道了句,「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聲音不大,但足夠祠堂里的人能聽到。

春蘭聞言上前一步,但被安芷給攔住,「兩位伯伯,您們說我狗拿耗子,那就當我愛管閑事吧。瓊兒是官家小姐,是張大人的嫡長女,就算她犯了錯,也該由張大人來罰。你們兩個這般鬧事,若是等張大人回來了,發現你們這般欺負他的妻女,你們可要想想家中子弟的未來。若不是張大人每年出錢給張家族裡請夫子,想來你們這些人是花不起這個錢的吧?」

「這真是太囂張了!」張明南指著安芷道,「你真以為你是什麼人?我們張家上下供張槐安出來讀書,張槐安自然要報恩。你用我們族裡人來威脅,真當他張槐安是天王老子,能一手遮天啊!」

張家出了一個二品大臣,其餘人看著眼熱,誰都希望自家能有一個讀書人。可紙墨筆硯樣樣都不便宜,更不是尋常人家能買得起的。若是張槐安真停了張家書院的供奉,那張家其他人也養不起書院。

安芷聽了張明南的話,一點也沒生氣。

她和張明北兄弟是兩個世界的人,從進這個門起,安芷就沒想過說服對方。畢竟話不投機半句多,更何況是理念不同的人,又何必去說服他們。

兜兜轉轉說那麼一大段,不過是想為餘姚出一口氣,還一個是拖延時間。就像張明北說的一樣,這個事,她到底不太好管。

「張大人為官清廉,自然是不能一手遮天,可這麼多年,他該做的都做了,你們要是這麼不識趣,那也是你們自己的事。」安芷走到餘姚身邊,看了餘姚肚子一眼,用只有兩個人的音量道,「待會你記得暈一下。」

餘姚還沒懂安芷的暗示,就聽到外面下人說大人回來了。

一聽這話,餘姚的眼淚立馬滾了下來,鬆了口氣的同時,又害怕。

張槐安回來的路上,就聽了說怎麼回事,面色實在是不好看。

餘姚一看到張槐安進來時板著臉,她的心裡就有個不好的預感,但邊上的安芷突然掐了她一下,馬上心領神會地捂著肚子喊疼。

張槐安剛進門,還不等他詢問,就聽到自家夫人臉色蒼白地喊肚子疼,想到餘姚肚子里的孩子,張槐安什麼都顧不上了,忙過去問怎麼了。

餘姚的面色是之前被張明北兄弟罵的,要不是她身體好,方才確實會出事,她不太會裝,等張槐安走進后,說了句肚子好疼,便假裝暈了過去。

「快來人,去喊大夫!」張槐安抱起餘姚,看了眼祠堂里的其他人,目光最後落在張瓊身上,「你先給我跪著,等你母親沒事後,我再找你算賬!」

張槐安抱著餘姚走了,安芷和張瓊道,「瓊兒,我陪你在這裡。」

「多謝裴嬸嬸。」張瓊這會嗓子啞了,說話也沒什麼力氣,但有裴嬸嬸在,莫名地感到安心。

而張明北兄弟,面上有些掛不住了,他們自詡是張家的族老,應該受到張家所有人的尊敬。但方才張槐安一聽餘姚喊疼,就不管不顧地衝過去,一句話都沒和他們說。拖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2章 拖延

98.48%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