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秋闈

第844章 秋闈

張明北兄弟和張槐安僵持了兩日,最後還是秋闈到了,張茂私底下和張明北兩人說了一些話,他們才就此罷了。

而張瓊跪了一晚上祠堂后,便開始閉門思過。

安芷聽說后,知道這是最好的結果,但心裡頭難免有些堵。

秋闈一開始,京都也熱鬧起來,裴家也有人要去科考,不過都是偏支子弟,不用安芷去忙活。

近來能讓安芷比較記掛的,就是快要回來的朔風。

信上說,朔風再有五日左右便會到京都,而且拿到了葯。想到這個事,安芷稍微安心了一點,不過朔風還沒到家,難免還會有點記掛。

其餘的,就是三房裴萱和錢瑾瑜的婚事了。

本來三房想留裴萱再過一個年,可錢家人說兩個孩子年歲都算大的,想在年底前就迎娶。三房聽錢家這麼說,也不好多留,便把婚期定在了十一月底。

裴萱是安芷侄女,還是嫡出,這門婚事還和錢家聯姻,從孟氏開始準備婚宴時,安芷時常就會過去幫忙。

這一日是秋闈結束,陶瑞明本著體驗的想法也去參加了考試。安芷提前從三房回來,給陶瑞明和裴家幾個參加秋闈的學子準備了宴席。

晚上來的都是學子外男,安芷便沒有出去面客,而是帶著春蘭在自個兒的院子里用飯。

「夫人,今兒表小姐送信來了,說年底下雪前,就要跟著永寧王去封地了。在她走之前,想請您去吃頓飯。」春蘭一邊收拾碗筷,一邊道。

「定了哪天的日子嗎?」安芷問

「說是後日宴請,只有自家人,沒請其他人。」春蘭道。

「我知道了。」安芷想到李思慧嫁給李紀,也不懂是好還是不好,「李紀是個守信用的人,罷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兩全的。有得必有失,思慧那麼開明的一個人,應該是想得開的。」

春蘭在一旁點頭說是。

屋裡的碗筷剛收拾好,裴闕就回來了,不過剛和安芷說上話,臨風又把人給叫走了。

書房裡,裴闕面色不好地看著朔風送回來的密信,手指攥緊,「朔風去北漠的事,並沒多少人知道,怎麼會突然遇到襲擊?」

臨風也想不通,「這個事屬下已經派人去查了。按照朔風送回來的密信,對方明顯是準備許久,就為了劫持他們手中的解藥。眼下查實是一回事,最重要的,還是要派人去接朔風回來。沒有解藥,夫人的身體受不了啊。」

裴闕面色陰沉,眸光盡數是殺氣。

當初安芷中毒的事,裴闕瞞得嚴實,但也是有些人知道。現在去查,一時半會肯定沒有結果。而且對方是沖著解藥來,就說明知道安芷中毒。如果解藥被對方搶走,再想去一趟北漠談何容易。

「你去找上府里功夫最好的幾個,我親自帶人去接。」裴闕不放心道。

朔風一行人被襲擊,如今困在京都以北的一個山谷中,對方派了眾多的殺手,目的性很強。

臨風不敢耽擱,馬上去找人。

在臨風去召集下屬的時候,裴闕去找了安芷一趟,不過他沒說朔風的事,只說是城北的軍營布防有些急事,他需要出門幾日。

安芷對於裴闕的這種突然任務,早已習慣,讓春蘭給準備了厚衣衫,叮囑了幾句后,便送裴闕出去了。

裴闕一路向北,在到城門的時候,又突然停下,找來一個下屬,低聲吩咐道,「你去找永寧王一趟,就說......」

秋日的京郊,早已是遍地黃葉。

裴闕連夜趕了兩天路,才到朔風說的山谷。

臨風指著山裡捲起的一陣炊煙,猜測道,「爺,那裡應該就是對方的據點。」

「不要大意,記得路上我和你說過的話。」裴闕眉頭緊皺,「我們一路從京都而來,若是對方盯上了朔風,必定也盯著我們,這會子就看誰的本事更厲害了。先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在明處,就先安營紮寨吧,等夜裡再去探查。」

裴闕相信朔風的本事,不可能那麼快就被對方找到。暗衛最厲害的就是隱藏的本事,朔風又是其中翹楚,更會讓對方輕易得手。

天色慢慢黑了后,裴闕自個沒動,而是讓手下的人去找。

他現在就像是一個靶子,指不定對方躲在什麼暗處盯著他。

不過月初的月光微弱,在火堆被熄滅后,四周暗得只能看見幾個輪廓,等到這會,裴闕才悄悄地往山谷移動。

四周光線很弱,裴闕幾人走得很慢。

現在首要的目的不是解決追殺朔風的人,而是先找到朔風,把人接應出來才是。

隨著距離的接近,裴闕繞過了對方紮營的地方,越是靠近這些人,越不可能找到朔風。

朔風會留下特意準備的香料,只有裴家圈養的獵犬才能根據線索找到。

臨風比裴闕提前一個時辰動身,裴闕還沒聽到四周有動靜,說明對方還沒發現臨風。

不過,對方好像發現他了。

在經過一條溪流時,四周的密林里,突然射出幾支火箭,要不是裴闕幾人反應快,這會有人得成篩子。

火箭帶來的微弱火光,不足夠照亮密林,但能暴露裴闕他們的位置。

「往前跑!」裴闕下令道。

「咻!」接連好幾聲,伴隨著響聲,密林中再次射出火箭。

一個舉著火把,帶著面具的高大男人,從密林里走了出來。

「裴四爺,您好啊。」面具男開口道。

緊接著,密林四周「刷刷」竄出上百人,所有人都帶著面具,就像是在等著裴闕一樣。

「你特意在等我?」裴闕問。

面具男說是,「裴四爺聰明,這麼快就能猜道我們的目標是您,不過已經來不及了。到了這兒,全是我們的人,您還是讓手下放棄抵抗,待會也能死得痛快一點。」

裴闕冷笑,「你沒有馬上動手,說明對我有所企圖。讓我猜猜,你是誰的人呢?」

「徐家?不對,徐家現在自顧不暇,沒有空來追殺我,而且徐家也沒那個本事知道朔風去北漠的事。」

裴闕不動聲色地握緊手中的劍柄,「也不可能是林家或者其他世家。我覺得......你是裴鈺的人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4章 秋闈

97.91%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