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找死

第846章 找死

馬車離裴府很近,若是這邊鬧出什麼動靜,裴府那兒的人也能聽到,所以安芷也不擔心裴鈺會做什麼事。

她推開木窗,斜眼看著木窗外站著的裴鈺,沉聲問,「你要做什麼?」

「侄兒想四嬸了,所以想和四嬸說會話。」裴鈺似笑非笑道。

「我與你之間,並沒有什麼好說的。」安芷沒好氣道,「裴鈺,我奉勸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貪心,不是你的,終究都不會是你的。你要老老實實過日子,裴闕看在老太爺的面子上,也會給你這個機會。但你要是不滿足,怕是要提前去見大哥大嫂了。」

「低聲下氣地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麼差別呢?」裴鈺冷笑道,「四嬸,你說這話時,可曾想過我的感受。如今四叔風光無限,你們都是人上人,而我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禍害。四嬸,你未免太狠心了一點。」

一聲聲四嬸,安芷聽得噁心。

「裴鈺,我與你早就沒有任何關係,還請你讓開。」安芷厲聲道。

「四嬸別急,我話還沒說完。」裴鈺清俊的五官,突然笑了下,「前些日子四叔外出,其實是因為朔風遇到襲擊,但四叔沒和你說這個事吧。朔風帶著你的解藥回來,四叔為了你,差點連自己的性命都丟了。」

說到這裡,裴鈺的笑容就有些意味深長了。

月色朦朧,街道上行人匆匆。

安芷的眉頭皺緊,壓著嗓子問,「裴鈺,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就是想和四嬸說一聲,人不可能一直得意的。你是不是以為我一定會輸給裴闕?」裴鈺仰頭看向馬車裡的安芷,月光灑在他的臉頰上,本是柔和的月色,在這一刻卻顯得有些陰冷,「我們要不要打個賭?」

「沒有這個必要。」安芷直接拒絕。

裴鈺卻好似沒聽到安芷的話,「就賭我和四叔誰會贏,若是我贏了四叔的那一日,還請四嬸準備好嫁衣,用你自個來當賭注就好了。」

「裴鈺,你是腦袋被門撞壞了嗎?當初我一心一意想嫁給你,你卻棄之不顧,如今我另嫁他人,反而騷擾上門。裴鈺,你真讓我看不起你!」安芷用力關了木窗,對外頭的車夫大聲道,「駕車回府,若是誰敢攔著,直接撞過去就是。」

一聲令下,馬車很快就動了起來。

下馬車時,安芷停下望了眼大房的方向,已經瞧不見裴鈺的身影,但想到方才裴鈺說的,安芷心頭就惴惴不安。

裴闕不願意和她說朔風的事,想來是不想她多操心。可裴鈺竟然能知道裴闕沒和她說,顯然是院子里有了裴鈺的細作。

這麼多日子以來,安芷竟然沒發現身邊有細作,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讓安芷不寒而慄。

匆匆回到院子,瞧見裴闕起身走來,不等裴闕開口說話,安芷把拉著裴闕往屋裡走,並屏退了伺候的人。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裴闕愣了下,馬上老實交代,「朔風被突襲來得太突然,你又身子不好,沒有定性的事,我也不好和你說。事後也解決了,想著也沒有和你說的必要。夫人不要生氣嘛,為夫真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安芷沒那麼小心眼,但還是佯裝有點生氣,輕輕地掐了下裴闕的臉頰,轉而嘆氣道,「辛苦你了。」

「不辛苦,這事本就是為夫的職責。」裴闕坐到安芷邊上,笑眯眯地摟住安芷,「不過這個事,夫人是從何處聽說呢?」

安芷偏頭看向裴闕,猶豫道,「是裴鈺說的。這次的事,是他做的吧?」

聽到裴鈺兩個字,裴闕的面色立馬放了下來,「八九不離十是他。他倒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攔下你的馬車。」深吸了一口氣,語氣也冷了下來,「裴鈺這是在找死啊。」

【作者有話說】

大家有票票的,可不可以投一下,謝謝大家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6章 找死

98.14%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