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 歸去

第848章 歸去

裴闕剛說完,就有徐家侍衛抓了帶著一個人出來,那人嘴裡綁了布條。

裴闕音量不大,「瞧瞧,這不就是被抓了。」

徐榮的死活,裴闕並不關係。本就是沒什麼交情的人,而且徐家在某一程度上來說,也是裴家的對立面。

從裴鈺身邊走過,裴闕隨著人群,往屋子裡去。

等他進屋時,沒有看到徐榮,人已經被抬到側屋去了。

徐家出了事,裴闕便讓隨從去隔壁喊安芷一塊兒回去。

安芷在女賓區,也聽到了隔壁的動靜,等裴府的人來傳了話之後,驚得忙帶著李思慧她們一塊兒離開。

幾人在徐府正門碰面,安芷壓著嗓子問,「怎麼回事啊?」

「回家說。」裴闕站在安芷身側,看向惠平和李思慧,叮囑道,「嫂嫂和王妃也快些回去吧,徐府出了大事,這段日子少出門為好。」

惠平連忙點頭,「我這就回安府,和父親她們也說一聲。」

裴闕和安芷上了馬車后,才說了是裴鈺做的,「裴鈺給徐榮下了毒,徐榮八成要死了。這個案子,裴鈺的死士雖然被抓,但他不會吐口的。」

「可一旦成了懸案,京都就會人心惶惶,屆時城門也會戒嚴。」安芷皺眉道,「馬上就要到年底,宗室們快要來京都上貢了,裴鈺打的是宗室的主意嗎?」

裴闕濃眉輕蹙,「別人都知道我與七王爺關係好,當今聖上就是小孩,若是七王爺上位,連帶著我也會陞官,裴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陞官。應該有這個可能。」

在裴闕和安芷剛到裴府,徐家是徹底崩潰了,因為徐榮死了。

徐榮一死,徐家三個兒子,沒一個有撐起家業的本事,一大家子心思各異,徐志傑聽了裴鈺的挑唆,私下偷偷藏了不少賬本起來。

不過徐家到底是世家大族,沒過多久,徐家族老便到了,推舉徐家大兒子管事。他們最主要的,就是先查清楚誰下的毒。

可宴會這日人來人往,被抓到的可疑人物,什麼刑罰都用了,硬是不肯吐露半個字,而府里也沒有人認識他。線索就斷在了這裡。

沒有其他線索,也就沒有查案的方向。

次日天還沒亮,徐家三個兒子跪在了宮門口。

來來往往的官員都能看到徐家三子披麻戴孝的模樣,等皇上知道后,他連朝都不上了,哭著從皇位上跑下來,要讓京兆尹和錦衣衛去徹查。

可連著查了兩日,誰也沒查到什麼。最後還是裴闕給了京兆尹一點線索,查到了裴鈺頭上,可京兆尹剛派人去查裴鈺,徐志傑之前私藏的賬本就被翻出來。

同時,還在徐志傑屋裡找到了同樣的毒藥。

這個消息一出,整個京都都震驚了。

誰都沒想到,會是徐志傑害了徐榮。

徐志傑被關押進天牢的這晚,裴闕回來得遲了點。

安芷接過裴闕的披風,一邊問,「不是說裴鈺做的么,怎麼查到了徐志傑頭上?」

「我們都被裴鈺擺了一道。」裴闕坐下后道,「裴鈺知道我會把矛頭引到他身上,早就準備好徐志傑這個替死鬼。也就徐志傑那個蠢貨,會信裴鈺說的話,還被裴鈺給害了。」

「那案子要結了嗎?」安芷不甘心問。

「要結了。」裴闕道,「徐家是皇親國戚,鬧出這樣的醜聞,若是再拖下去,皇上的臉上都沒光。而且京兆尹查不到裴鈺身上,所有線索都指向徐志傑,案子到這裡也該結束了。」

「裴鈺這麼做,為了什麼呢?」安芷想不太明白。

裴闕也還不知道。

不過等徐榮下葬后,裴鈺去戶部上任時,裴闕就明白了。

徐榮是戶部尚書,徐家大兒子也在戶部。如今徐榮死了,皇上沒了一個比較有力的依靠,而隨著新任戶部尚書的上任,戶部也騰出空缺,裴鈺正好能補進去。

裴家兩位宿敵同朝為官,眾人心裡都在等著看裴家的熱鬧。

安芷連著參加幾次宴會,都有人來打聽他們和裴鈺的事。

次數多了,安芷便推了其他宴會,她這段子,安心修養身體。

等安芷身上餘毒清除乾淨,也到了秋闈放榜的時候。

隔壁的張茂不出意外中舉,就是名次不太好,但有功名在,對張家來說,也是一件喜事。

借住在安府的陶瑞明沒有中舉,不過陶瑞明本就沒抱希望,不過是體驗一下科考的感覺。等年底陶家人來上貢的時候,他也要跟著回去。讓他比較頭疼的是,來京都大半年,婚事還沒說定。

讓安芷最意外的是,李思慧的哥哥有個不錯的名次,這倒是預料之外的。

李家大喜,不過前些日子才分家,安氏向來沉穩低調,也沒鋪張,就是請了京都的親人一塊兒吃了頓飯。

這頓飯後,李思慧就要跟著李紀回封地了。

裴闕和李紀喝了兩盞酒,在李府院子里,裴闕問李紀,「我原以為你還要待一年,怎麼這會就要回去?」

「沒那個心思,總在京都待著也不好。而且我不放權,七叔怎麼來京都。」李紀笑得不羈,「我看不上那皇位,誰愛要,就誰去坐。」

不想要皇位,李紀也就不想惹禍上身。他雖行事霸道一點,可理智還在,他七叔蟄伏了那麼久,也就這段時間了。

兩人對視笑了下,都識趣地不談這個話題。

次日安芷送李思慧出城,安芷的親人很少,一塊兒長大的除了哥哥安旭,就是李思慧這個表妹了。經此一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見,直到看不見王府的隊伍,安芷才依依不捨地上馬車。

裴闕和安芷一塊兒坐著,寬慰道,「表妹跟著李紀去封地是好事,封地里李紀能說了算,他們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留在京都成日的算計,誰也不能保證每日都平安度過,還不如在封地安穩過日。」

「我也明白這個道理,就是心裡不捨得。」安芷嘆息道,「一年又一年,身邊的人卻越來越少。」

「夫人有我呢,我永遠陪著夫人。」裴闕柔聲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8章 歸去

99.18%
目錄
共8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