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酒桌

第84章 酒桌

裴闕立馬換上新鞋,站起來試著走了幾步,腳底軟軟的,不知道安芷墊了什麼,但怪舒服的。

就是可惜,只有一雙。

開始得了一點甜頭,裴闕就想要更多了。

順子在一旁瞧著自家主子面色桃紅,從沒有過的欣喜,便猜到了是誰送的鞋子,想到剛才說的娘們唧唧,你會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幸好主子這會心情好不更他計較,不然放往常,他得被抽,「安小姐的手藝還真好,這鞋做得精細,一看就是下了苦功夫的。」

順子這話,讓裴闕開心不少。

他想到兩年半前,那會安芷剛沒了母親不久,因為一心指望著裴鈺,常會過來做客。有一次他打劫回來,胳膊受了點輕傷,他並沒有在意,路過園子時正好遇到安芷,許是被他胳膊的傷嚇到,手裡的帕子掉在地上,慌慌亂亂撿了起來,一雙眼睛像小鹿一樣。那時裴闕的心就像被撓痒痒一樣,說不出來的變扭,就覺得一個人的眼睛怎麼能那麼勾人。

只不過那時安芷還是裴鈺的未婚妻,雖說裴闕沒有多克己復禮地長大,可也不至於對侄兒的未婚妻動心思。

「順子,你去東城找虎哥幫我辦件事。」裴闕腳上的鞋越穿越舒坦,想到安芷拜託他的事,心裡又更樂呵了,「讓虎哥幫著把找安芷麻煩的人解決了,背景也查下,別留下禍根。」

「好的爺。」順子拱手退了出去。

而裴闕看了一眼外頭的天色,已經能看到微微月影,今兒他在春風樓有局,李達和威遠侯府的婚事吹了,請他喝酒。

作為好朋友,他又正好得了安芷的新鞋,裴闕不介意過去刺刺李達。

吩咐了一聲后,裴闕便出門去春風樓。

夜裡的春風樓,比起白日會多一些脂粉香。

只要是有點錢的,請客吃飯時,都會叫上一些官妓或者名伶來作陪。

裴闕到天字型大小雅間時,李達衣襟半開,已經喝上了,懷裡還揉著一位美艷姑娘。

等他進去后,便有其他姑娘想坐到他身邊,但裴闕抬了抬手,拒絕了。

「你還是這幅死樣子,外頭的人都說你怎麼風流,可到了屋子裡,就是個木頭哦。」李達笑著給他推了一杯酒,「來吧,今兒咱們不醉不歸。」

裴闕看李達興緻不錯,拿起酒杯仰頭喝下,夾起一枚炒花生,放進嘴裡嘎巴嘎巴地咬,「你多喝點,畢竟沒了老婆的,不是我。」

「呵呵,裴闕,你一個萬年光棍,有什麼資格笑我?」李達呵了一聲,推開懷裡的姑娘,姑娘識趣帶著雅間里的其他人都走了,給他們留下說話的空間。

裴闕沒回答,他抬起腳,踩在凳子上,「我有新鞋,你有嗎?」

這可是安芷做給他的呢。

李達瞧見裴闕一臉嘚瑟,心想不就是一雙新鞋時,就看到鞋尖上綉著的花蝴蝶,哈哈大笑,「裴闕啊裴闕,你這鞋也忒花里胡哨了,大老爺們穿這種鞋子,有什麼好炫耀的呢?」

說到這裡,李達見裴闕沖他挑下眉,便知道鞋子是安芷送給裴闕的,氣得舉起酒杯,就要朝裴闕砸過去,但到底還是忍住了,「裴闕,你誠心來找我不痛快的吧?」

「沒有呢。」裴闕放下筷子,花生米吃多了有點口渴,他給自己剝橘子,「我就是想和你分享下嘛,畢竟殿下每回說親時,都會和我說呢。」

「你!」李達說不過裴闕,指著裴闕,又嘆了口氣,「行了行了,你別藉機嘲諷我了,威遠侯府的這門婚事是我自己弄黃了的,你也用不著笑我。我今兒找你來,就是想聽聽,這偌大的京都,誰家的女兒適合做我王妃?」

李達沒有顯赫的母家,還是在皇後宮里長大的皇子,在皇后那,他就是一枚棋子,皇后可不會真心為他選妃。而李達自己的野心又不甘於做棋子,所以他的這門婚事既要讓皇后滿意,但實際上卻是他自己滿意地。

而在李達身邊,對朝中局勢最了解,也是他最能信任的人,就是裴闕。

裴闕一早猜到李達的目的,替他分析道,「太子是撐不了幾日的,皇后沒了太子,還有一個八歲的十二皇子,她按她最近給皇上的調養,是把希望全寄托在十二皇子身上,如此一來,勢必會讓殿下在皇後母家選一位正妃。」

為了把李達控制在掌心,皇后肯定不會讓李達和別人成婚,之前皇後會默許李達和李婉說親,那是因為皇后與李婉母親都來自雲家,雖說是雲家外戚,可那也和雲家有拖不了的關係。

而眼下,李達又得倚仗皇后活著,若是沒了皇后的庇佑,他定會被其他幾位皇子夾擊,熬不到明年的春天。

李達仰頭喝了一杯酒,「我攪黃和李家的婚事,皇后已經不大高興,說她會幫我相看,等有她中意的再讓我看。明明我母妃還在,她卻還要這般占著。」

裴闕清楚李達對皇後有怨恨,但有些事他還是要提醒李達,「不管怎麼說,皇后都養育過殿下,日後即使你勢大壓她時,該給她的面子還是要給。」

這謀朝篡位,最怕的就是被人說名不正言不順,沒有良心。

裴闕給李達倒酒,「皇后既然要為殿下挑選雲家女孩,那殿下從了她就是,畢竟眼下雲家旁支錯結,只要殿下願意委屈不介意門第,那偌大的上千口人的雲家,總能找到一位合適的。」

「這麼說,你是有人選了?」李達放下酒杯,來了興趣,他就知道裴闕不會讓他失望。

「我手下有個叫雲成的,他老實本分,靠著雲家幫扶做到了四品官,家裡只有三個女兒,一個兒子都沒有。這樣的人做不起妖,殿下容易拿捏住。當然,皇后也會覺得容易拿捏,所以皇后必定也樂意選這樣的人。」裴闕一早就在替李達留意,只是今兒才得了機會說。

李達聽到雲成沒有兒子,這就好辦了,因為沒有兒子的人,他就不需要幫扶妻子的娘家太多,錢財上的問題都不是事,這樣他日後也能快速和雲家擺脫關係。

「還是你聰明,就我家裡養的那些人,都讓我去娶雲家旁支的,可皇后經過威遠侯府的事,已經不願意讓我插手了,他們卻看不出這點。」李達笑著給裴闕敬酒。

裴闕端起酒杯,陪著李達喝了幾杯。

話說完了,他便不再留了,這裡胭脂水粉太俗,他聞的不習慣。

不由得,裴闕想到了安芷。

他有偷偷嗅過安芷身上的味道,她好像沒用什麼脂粉,是一種淡淡的清香,說不出來具體是什麼香味,但每回都讓他想沉浸其中。

走出春風樓時,有風吹來,裴闕喝了酒頭有些疼。

「爺,夜裡涼了,咱們快些回府吧。」順子在一旁說到。

或許是酒勁上頭,裴闕突然很想聞聞安芷身上的味道,抬手搖頭道,「不回府,去安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章 酒桌

9.74%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