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舊案

第850章 舊案

進屋時,裴闕特意多打量了安芷幾眼。

「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安芷發現裴闕一直盯著自個看,笑著問。

裴闕把翠絲支了出去,屋子裡只剩下他和安芷,「近來我忙於公務,有些忽略夫人了。等過幾日我休沐的時候,咱們一塊兒去春風樓吃席吧?」

「你公務繁忙,沒什麼忽略不忽略的。去春風樓可以,正好悅兒想吃那裡的點心,不過就咱們自個兒去吧,不請其他人了。」安芷道。

裴闕正有此意,「聽聞春風樓最近新推出了幾道菜,屆時咱們都嘗嘗。」

春風樓現在還是京都最熱鬧的酒樓,但凡有點體面的人家,請客都會上春風樓請廚子。不過裴家這種大家族又不用,因為裴家的廚子不比春風樓的差,就是去春風樓吃個新鮮。

安芷手裡擺弄著針線,一邊道,「這次科考,二房和三房的哥兒都沒中舉,二嫂寫信來,意思是想讓你幫坤哥兒換去青山書院。」

「二哥死後,二嫂是瞬間沒了聲音,如今一心期盼著兒子們能有出息,倒是比以前收斂不少。」裴闕是家主,雖不喜二嫂的為人,可如今二房落魄了,他也得幫忙抬一下,「好在坤哥兒的學問還不錯,今年沒中,總有一日會中的。你明兒讓人去把坤哥兒喊家中來,我親自和他說。至於三房那裡,三哥是個有成算的,而且他家兒子還小,不用著急。」

安芷點頭說好,「二嫂會急,也是想著坤哥兒有個功名好說婚事,不然現在二哥不在,難免要把門第放低了找。說到底,二嫂還是個有心氣的。」

之前沒分家時,裴家四房同住這個大院。就算宅院大,可到底有四房人住著,低頭不見抬頭見,明裡暗裡的爭鬥有不少。

後來分家了,加上大房二房相繼沒了人,反而比以前關係更好一點。

「二嫂心裡肯定還是想揚眉吐氣的。」裴闕嘆了一句,定定地看著安芷,「夫人有沒有覺得,咱們府里太冷清了一點?」

「冷清嗎?」安芷覺得是有點,但也還好。

「我覺得家裡就悅兒一個孩子,府里都不熱鬧了。」說這話時,裴闕已經坐到安芷身邊,靠向安芷,「夫人,你好香啊。」

明明裴闕只是感嘆一句,安芷卻瞬間紅了臉。

這一晚,安芷不懂裴闕為何突然興緻大漲,拉著她來來回回好幾次。

等次日安芷醒來的時候,外頭天都大亮了,她坐著時,感覺骨頭都要散架。

春蘭遞了熱面巾來,「姑爺一早兒就出去了,奴婢也按您的吩咐,派人去給坤哥兒送口信。」

「坤哥兒是二房嫡長子,你讓廚房多準備幾道菜,別怠慢了人家。」安芷擦了擦臉,才有了點精神,不過還是困,心裡想著餘姚送的補藥可不敢給裴闕吃了,不然她真受不了。

春蘭說了是,扶著主子去梳妝,「今兒一早,奴婢收到福生送來的信,他說已經安定下來了。不過信紙上都夢見看到土灰,想來他要受苦了。」

「你是真記掛著他。」安芷笑道,「福生剛去礦山,還是一些沒什麼名氣的小礦山,自然會很艱難。春蘭啊,我這裡其實有翠絲幾個也夠,你要真記掛他,就去南方找福生吧,我是跟你說認真的。」

春蘭沒去過礦山,但被人牙子帶來京都的途中,曾聽人牙子說過,礦山裡的人命不值錢,幹了半輩子,一身的病,就是人牙子都不買。

說記掛肯定是真的,但特意從京都去一趟,有點太刻意了。

「還是不了,奴婢要真去了,有嘴也說不清了。」春蘭道,「人不去,但可以送東西去。」正好快要過年了,春蘭特意準備了好些東西。

「隨你,不過你哪天真想去了,記得和我說,我給你安排人。」說完,安芷也梳妝打扮好了。

又過了兩日,馬上就要到裴闕休沐時,從宮裡回來的馬車不小心翻了,裴闕當時喝了點酒,人雖沒什麼事,卻扭了腳,春風樓是去不了了,只能讓小廝去春風樓買回來吃。

在裴闕修養的兩日里,朝中發生了一件大事,一向正直剛正的成國公,被翻出一個陳年舊案,說是二十年前成國公門下的一個學子犯了案,卻被成國公給掩蓋了。

而翻出這箇舊案的,便是裴鈺。

眼下首輔之位空著,成國公便是朝中最有聲望的一個人,可突然爆出這個案子,讓許多人意外的同時,又不懂得如何站隊。

安芷聽說時,心裡也很著急,問裴闕,「真不用派人去成家探探口風嗎?」

裴闕搖頭,「二十年前的舊案被翻出來,不管事實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成家有人背叛了成國公。眼下成國公誰都可不信,咱們這會上門打探消息,反而不好。」

「那你說,這個案子,成國公真的有干預嗎?」安芷皺眉問。

「不管有沒有干預,當初成國公能砸下來,現在也可以。」裴闕分析道,「夫人可以安心,成國公不會有什麼事,但也要看他怎麼處理。」

讓裴闕比較在意的,是裴鈺怎麼能找到這個案子。

之前察覺府里有裴鈺的細作時,裴闕就把府里上下查了一遍,沒想到裴鈺的手伸到了成家去。

「裴鈺這幾年,想來積蓄了不少錢財和人脈。」安芷發愁道。

「他既然冒頭了,總能查到什麼人和他一塊兒。」裴闕道,「成家的事,咱們一旁看著就行。七王爺馬上要到京都了,這一次,不太一樣的,屆時需要夫人多費心一點。」

聽到李興要來京都,安芷就知道意味著什麼。

當今聖上年紀還小,手中沒有權,若是等皇上再大一點,李興想要奪權就不容易了。

「七王爺……他上位后,皇上怎麼辦?」安芷突然好奇。

「這就要看七王爺自個兒的想法了,不過最好是供著。」皇家的事,裴闕沒興趣參與,就是李興特意給他送了信,裴闕也只是客套回應。

但事情還沒定下來,也不能保證結局就是李興上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0章 舊案

98.61%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