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祝福

第855章 祝福

四目相對,劍拔弩張,但很快又歸於平靜。

這麼些年,裴闕沒往死里去壓裴鈺,一個是不想讓老爺子死得不安心,還一個是經歷了流放,裴闕的性子也更圓滑一些,沒有那麼多稜角。他也知道有很多人盯著他,裴鈺這個污點,得去得乾乾淨淨才行。

「裴鈺,我今兒見你,就是想和你說一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做的那些事,自個兒心裡有點數吧。」裴闕放下木窗,車夫架馬往前走。

裴鈺靜靜地看著裴闕的馬車遠離。

「爺,四爺會不會知道了什麼?」邊上的小廝問。

「他必然會知道,只不過,知道歸知道,現在多少人盯著他,光是知道又有什麼用呢,還是要拿出證據來才行。」裴鈺冷笑說完,啪地放下木窗,沒好氣地讓車夫回府。

其實裴鈺料得不錯,裴闕手中確實沒有確鑿的證據,今兒攔下裴鈺,主要也是為了敲山震虎,讓裴鈺心裡能有個疑慮,收斂一點。

不過裴鈺怎麼發家的,裴闕也能猜個十之八九。

裴鈺的母親李氏出身大家,有豐厚的嫁妝,當年分家時,裴老爺子也給大房不少資產。有這些錢當本錢,再加上賭場和私鹽的暴利,足夠裴鈺培養自己的勢力。

只不過,讓裴闕意外的是,裴鈺做了那麼多事,竟然沒讓他收到風聲,看來是真的夠小心。

回到裴府後,朔風立馬迎了過來,一邊走,一邊道,「今兒福生來消息了,說南邊的私鹽很亂,而且礦山附近也有不少人想打主意。如今朝政一日不定,怕是會有場大亂。福生的意思是,年底最多是非,想要低調到明年。」

「那就低調幾個月。」裴闕又想到了裴鈺,「裴鈺應該早就收手了,他不幹了,自然把屁股擦乾淨。但掙了那麼多錢,需要一個妥善的地方藏錢,你去查一查,看看裴鈺把錢藏哪裡了。」

沒了錢,裴鈺就等於斷了胳膊,現在跟著裴鈺乾的人,沒幾個是真能赴湯蹈火的。查到裴鈺在哪兒藏錢,才能有下一步的動作。

隔壁的裴鈺,馬上派人再去查一遍之前的事,不管裴闕是不是真的知道什麼,但還是小心為上。

在裴闕叔侄開始鬥法的時候,安芷的莊園也開始正式動工。

不過她這莊園里都是裴家的人,一個個嘴巴癢,從開始改布局,到快要結束,外邊都沒有消息。

在十一月底的時候,陶瑞明要回封地了,路過郊外時,過來和安芷道別。

安芷見到陶瑞明,還有陶瑞明的叔叔,請他們坐下喝了茶。不過陶家人急著趕路,並沒有多坐,說了兩句話便告辭。

安芷送完陶瑞明回來,正好遇見張瓊。

「他這是要回封地嗎?」張瓊問安芷。

「是啊,他是定南小世子,自然是要回定南去的。」安芷突然笑了下,「怎麼,上心了?」

「誰上心了?」張瓊氣道,「您別亂說,我不過是隨口問一句,他和我又沒關係,才不可能上心。」

「沒上心就好,你既拒了人家的婚事,就不要再想這個人了。」安芷柔聲教道,「不過陶小世子的婚事還真是不容易,明明家世、模樣都有,偏偏就是找不到一個稱心的人。好在他年紀還小,指不定過兩年就能有互相心悅的人。」

張瓊跟著祝福,「希望吧。」

「也希望你能找到心儀的人。」安芷笑道。

「您說什麼呢,我是不嫁人的。等你這書院蓋好,我就來當女夫子,我早就想好了。」張瓊確實是這麼想,現在說出來,想試下安芷的口風。

「你想來當女夫子,也得你爹娘同意,只要你爹娘不攔著,我拍手贊成。」安芷看張瓊在期待,猶豫了一會,又道,「不過瓊兒,有時候很多事情不是只能選擇一樣,你也不要太排斥成家,給自己留一個希望,說不定會給你帶來不一樣的人生。」

在十幾歲的時候,安芷也有非黑即白的想法,可隨著時間的成長,她發現了很多複雜的關係。

她的話,也不指望張瓊能聽進去。

在莊園正式結束時,已經是十二月初八,眼看著離除夕只有二十多日,安芷帶著張瓊等人往京都里走。

今年的雪很大,官道兩旁積了厚厚的白雪,安芷的馬車陷入一個坑中,她不得不下來,等車夫他們推馬車。

張瓊拿著手爐,站在安芷邊上,呼著寒氣,「今兒天可真冷啊,您和裴大人說了嗎?」

「沒呢。」安芷皺眉道,「我想著也不是什麼大事,沒必要讓裴闕特意出來接一趟,可沒想到官道上積雪會那麼厚。我方才已經派人先進京都了,等收到消息后,就會有人來接咱們,等……」

不等安芷說完,張瓊突然尖叫了一下。

安芷轉頭看去,發現官道兩旁的樹林里,突然衝出十幾個穿著破爛的人,男女老少都有。

裴家的侍衛馬上把人攔住,但那些人還是不管不顧地往前沖,直到侍衛把領頭的人按在地上,其他人才停住動作,面色發白地看著安芷他們。

人群里走出一個抱著孩子的老婦人,她走到最前面,突然跪下,「好心的夫人,求求您給我們一點吃的吧,我孫子才三歲,但他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安芷掃了眼人群,一個個面黃肌瘦,像是逃荒而來的。

這時陷進坑裡的馬車被推出來,安芷讓春蘭把帶來的乾糧都分給流民們吃,她問老婦人,「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我是寧州來的。」老婦人拿到饅頭后,自己咽著口水,卻先餵給孫子吃。

「寧州是產鹽的地方,快要過年了,為何要到這裡來呢?」安芷問。

老婦人給孫子餵了半個饅頭,自個才吃一口,哭著道,「鹽井塌了,我們家裡幹活的男人都死在鹽井裡,到了官府去,結果被人打出來。後來我們到州郡去告狀,可人家嫌我們沒有錢,不讓我們去告。可我們賣了家產,又用光了盤纏,回寧州去只會更慘,便想著到京都來。我們這些人,也不全是寧州的,一半是其他地方的人,但大家都是過不下去了,不得不上京都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5章 祝福

93.75%
目錄
共9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