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蜜語

第85章 蜜語

入秋天氣轉涼后,到了夜裡,安芷便喜歡在軟榻上蓋著毯子看會書再睡覺,這種時候,她都不喜歡別人伺候。

今兒她拿了一本遊記在看,漸漸困了后,便起身打算喝口茶再睡覺。

「砰。」

不輕不重的一聲。

安芷立馬緊張起來。

她瞧見屏風后多出一道高大的身影,很是熟悉,看到裴闕的泛紅的臉時,才鬆了一口氣。

卻又聞到裴闕身上的酒氣,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裴闕捕捉到安芷細微的動作,他意識很清醒,為了防止身上的就是熏到安芷,便不再往前,而是伸出一隻腳,「你看。」

「啊?」安芷反應慢了點,等看到裴闕穿得是她做得鞋子時,臉頰慢慢熱了起來,小聲問,「可還合腳?」

「合,特別合。」裴闕笑盈盈地看著安芷,他感覺安芷的屋子特別好聞,就像安芷身上的清香一樣,待多久都不會膩,「你可不可以再幫我做一雙,若是只有一雙,我不夠換洗。」

他知道安芷大概率會拒絕,不等安芷先開口,便瞪大了眼睛,歪在軟榻上,借著酒勁放大膽子,「若是你不答應,我今晚就誰你這了。」

說著,他甚至閉眼假裝打了呼嚕。

安芷還是頭一回見裴闕醉酒,實在是太無賴了。

她還沒見過,有男子大半夜撒酒瘋要人做鞋子。

可她偏偏還只能應下,「行行行,我答應你,四爺你醉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我沒醉。」裴闕聽安芷答應了,立馬睜開眼睛,笑著看安芷,「我就是想你了,所以想來和你說說話。」

安芷看著裴闕熾熱的眼神,感覺氣氛有點不太對勁,她微微側過身子,「我已經打算歇下了,四爺若是無事,就請先走吧,真的很遲了。」

裴闕聽安芷尾音微顫。

這是在怕他?

可他什麼都沒做,有什麼好怕的?

裴闕有點點不開心。

他這會還在頭有些暈乎乎的,從軟榻上站了起來,目光緊盯著安芷,直接道,「你在怕我?為什麼?」

還需要為什麼嗎?

深更半夜,閨房裡闖進一個醉酒男人,憑誰不會怕。

「因為你喝醉了。」安芷乾脆也直接回答。

「哈哈。」聽安芷說得認真,裴闕忍不住笑了,「我是喝酒了,可意識清醒得很。你是怕我魯莽做什麼的話,大可不必,我裴闕今生還沒醉酒過,更別說醉酒發瘋了。」

裴闕說得信誓旦旦。

但他不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他就會啪啪打臉今天的話,還是在安芷面前。不過那都是后話了。

安芷聽裴闕說得篤定,「不管你有沒有喝醉,實在是夜深了。就算我們之間有約定,可我也是尋常女子,在意禮義廉恥的。四爺若是真想找我說話,等白日送口信,約我到春風樓不就好了。」

安芷說得有些急,她怕裴闕會生氣。

「那行。」裴闕聽安芷急了,他不想惹安芷苦,便不再留了,「白日陪我聊天,這可是你說的。今晚我就不再呆了。」

安芷聽裴闕總算要走,心裡鬆了一口氣,看著裴闕走到屋子後面的窗戶便。

在裴闕打開窗子時,安芷有點小緊張,生怕裴闕會反悔。

裴闕坐上窗戶,一條長腿邁了出去,突然轉頭對她笑了下,「剛才我忘記說了,謝謝你給我做的鞋子,今晚的你真美。」

放下這句話后,裴闕就跳下窗戶,走了。

而安芷彷彿心裡被什麼東西擊中一樣,突然感覺麻麻的,一直在想裴闕最後那句,她真好看。

愣了好一會兒,安芷回神后,拍了下腦袋,警告自己,「不能輕信啊,男人的甜言蜜語,不可信不可信。」

這一晚,安芷翻來覆去許久才睡著。

她今兒個難得地做了夢,夢見她穿上紅嫁衣,準備嫁人,卻不知道新郎是誰,知道花轎停下,紅蓋頭被風吹走後,她看到了碩大的裴府兩個字,立馬嚇醒了。

安芷拍了拍自己的臉。

怎麼回事,都這個時候了,她還做嫁給裴鈺的夢,夢還真是夠假。

這時外頭已經微微亮了。

安芷從床上起來時,正好冰露端著一盆熱水進來。

一番洗漱后,安芷吃過早飯,準備去園子里釣魚時,威遠侯府送來了拜帖,是安氏讓她明兒過去參加宴會。

她知道安氏還在替她相看夫家,沒辦法,她只好過去應付應付,不然等安氏直接找上她父親,那可就完了。

安成鄴那人,是半點都不靠譜。

就在這時,正院那來了傳話丫鬟,說老爺讓安芷過去一趟。

安芷應了一聲好,便帶著冰露一起去。

「小姐,您說老爺見你會有什麼事啊?」冰露又忍不住操心了。

「這我也不知道,但等咱們到了正院就知道了。」安芷沒太在意,安成鄴是突然叫人,所以不會和她親事有關,那她就沒什麼好在意的。

主僕兩人神色各異地到了正院,屋子裡頭,除了孟潔和安成鄴,還坐了安倩姐妹。

當安芷瞧見孟潔一旁案几上也放了安氏的拜帖后,又瞧著安倩姐妹臉上欣喜期待的表情,便什麼都知道了。

她前面吐槽得不夠全,安成鄴這人不僅不靠譜,還是個麻煩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 蜜語

9.86%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