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曖昧

第860章 曖昧

裴闕夫婦一通說完,就轉身回去了。

裴鈺的面色不太好看,可他還是強撐著。本來是想讓安芷和裴闕為難一下,到頭來丟臉的卻是自己。

人群中不知誰罵了句「臉皮厚」,緊接著,就有接二連三的數落出現。

「真是擺不清自己的位置,裴家讓他活了那麼久,不老實低調過日子,還成日里出來作死,真不懂腦袋想什麼?」

「就是,八成想死得快一點。」

「我猜他也是不想活了,反正家中只剩下他一個,活著還不如死了。」

......

一人一句,字字珠璣。

裴鈺站在風口中,刺骨的寒風也比不上這會鑽心的話語。

這下倒好了,他成了不要臉的那個。

不過這又怎樣呢?

裴家歷經百年,也該到了氣數盡的時候,總得給新人讓讓路吧。

裴鈺往人群走去,百姓們自覺給他讓路,裴鈺回到自個的府上,另尋他法。

與此同時的安芷和裴闕,也回到了宗祠。

裴家人多,一番祭奠后,已然到了下午。

安芷帶著女眷往內院走,孟氏跟她並排走,「今兒裴鈺可是又來找麻煩了?」

「是啊,他賊心不死。」安芷不客氣道。

孟氏回頭看了眼,丫鬟們識趣走慢了點,給她和安芷騰出說話的空間,「要我說啊,咱們就不該養虎為患。老爺子想得太好了,裴鈺心中有恨,怎麼可能就此善罷甘休。他和大哥一樣,都覺得裴家是他們的。」

三房一直都站裴闕,若是裴鈺上位,對三房沒有好處。

孟氏嘆了口氣,繼續道,「不是我狠心,是斬草要除根。之前裴鈺出來走動的時候,我和你們三哥就動了點門路,卻沒起到作用,還是讓他進了戶部。若是讓他在戶部扎穩腳跟,咱們往後可就要麻煩了。這種事,還是要提前解決了比較好。」

安芷明白孟氏的意思,說實話,她也有些後悔當初不夠狠心。現在想動手,卻沒那麼容易。畢竟裴鈺已經是朝廷命官。

「我明白三嫂說的。」安芷微微歪頭,「裴鈺的事,我已經和裴闕商量過了,裴鈺的野心大,這兩年收買了不少人,就算是酒肉朋友,咱們也得拿出確鑿證據,不然別人也不會背叛裴鈺。不過啊,還是要大家一塊努力,畢竟不是四房一家的事。」

孟氏點頭說對,「咱們是綁在一起的。」

都死一個家族裡的人,若是主家都倒了,其餘的偏支不可能好。孟氏心思轉了轉,打算等回府後,和相公好好探討一下,若是能解決裴鈺,往後裴闕和安芷就欠他們三房一個人情。

到了內院后,安芷帶著人一塊品茶喝點心。

安芷是裴家主母,如今裴闕勢頭正好,家族裡的人只有討好的勁,故而這一日倒是再沒遇到糟心事。

送走所有賓客時,天已經黑了。

安芷一身疲倦,回屋洗了臉就躺下。

等裴闕回來時,安芷氣息均勻,顯然是睡熟了。

裴闕小聲和春蘭道,「今兒冰露過來了?」

「來了,和順子哥一起來的。」春蘭道。

「冰露可有和夫人私下說什麼嗎?」裴闕又問。

「沒有誒,可是有什麼事嗎?」春蘭好奇。

裴闕搖搖頭,今兒福生見他時,說起七王府也給他們送了帖子,讓冰露很是為難。不過冰露沒主動和安芷提,裴闕就不多言。

輕手輕腳地躺下后,裴闕緩緩摟住安芷,身上疲乏,睡得也快。

次日安芷醒來,感覺腰上箍了一條東西,摸了摸,才發現是裴闕的胳膊。

裴闕在安芷發稍蹭了蹭,淡淡的桂花香飄來,「再躺躺。」

「外頭天都大亮了,今兒是初二,也是客人多的時候,若是起來遲了,要被人笑話的。」安芷拍了拍裴闕的手,但裴闕肌肉太硬,根本沒有用。

裴闕哼哼不肯撒手,「遲就遲一點,過去我要早朝,從沒有這樣愜意的時候,誰要是敢笑話,我就親自去堵住他的嘴。夫人就疼疼我,咱們就這樣再躺一刻鐘。」

安芷鬧不過裴闕,只能軟聲同意了,「那就一刻鐘,可不能再多了。」

「好,就一刻鐘。」裴闕滿意道。

初二晴陽回暖,主子們沒起來,丫鬟們便坐在廊下曬太陽。

春蘭手裡捏著兩顆紅棗,遞給了翠絲一顆,「前日除夕時,我瞧見一個小廝給你送了珠花,小小年紀就想嫁人了嗎?」

翠絲的面頰瞬間紅了,「哪裡有,你別亂說,是他要送,我才沒收下。」

「不收下才好,外院的跑腿小廝,一輩子也就那麼點出息,眼界可別那麼低。」春蘭自個沒嫁人,但活得明白,「咱們夫人是個好心的,若是你沒有心儀的人,日後讓夫人幫忙相看一個,出府去過日子,你的孩兒也能脫了賤籍。成了良民,孩子才可能有出息。」

翠絲雖比春蘭小几歲,可她也過了及笄,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紀。

「春蘭姐姐,你說的這些,我都懂。」翠絲臉紅道。

「懂就行,別眼光太高,也別太低。咱們院子里陪嫁過來的,就剩你一個沒嫁人了。」春蘭突然感嘆道。

「不是還有你嗎?」翠絲問。

「我是要一輩子陪著夫人的,外邊都是臭男人,我可不稀罕。」春蘭態度堅決,就沒想過出府的事。

翠絲卻笑了,往邊上挪動了點,小聲道,「春蘭姐姐,你這樣說,福生哥可要傷透心了。」

「什麼?」春蘭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翠絲的意思,等明白翠絲在打趣她時,翠絲已經起身跑了,「你個臭丫頭,連我都笑話,看我不擰歪你的嘴!」

院子里春蘭兩人打鬧,屋子裡的安芷算著時間要起來,卻又被裴闕抱緊。

「你耍賴啊,一刻鐘到了。」安芷佯裝生氣道。

「我就是耍賴。」裴闕粘著安芷不放,不願起來,「若是有事,春蘭他們會來敲門的,夫人就陪我多躺一會嘛。」

安芷抓住裴闕手臂,用了點力咬了一口,可裴闕不僅沒喊疼,還笑了。

「夫人好牙口,不過為夫皮糙肉厚,不怕疼。」說著,裴闕翻身起來,把安芷箍在身下,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揚,氣氛漸漸曖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0章 曖昧

94.3%
目錄
共9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