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壯壯

第862章 壯壯

安芷在城外沒多逗留,雖說流民退了大半,但到底不安全。

回到裴府後,安芷便去哄悅兒玩了。

一直到第二天,裴闕下值回來時,身邊還帶了一個髒兮兮的小孩,安芷認真一看,不就是昨兒老婦人的孫子么,忙把裴闕拉到一旁問怎麼了。

裴闕面色不太好看,「昨兒城外發生一起搶劫,壯壯一行都被搶了錢,據說壯壯祖母不肯給錢,一行人起了爭執,全被殺了。今早府衙找我過去,說發現你的錢袋,等我過去一看,果然是你的錢袋。那一行人里,只有壯壯被幾個大人護著,活了下來。」

安芷驚恐的獃滯住。

「我......我昨兒聽壯壯祖母說,寧州的案子已經判了,還和他們說回去后可以過好日子,怎麼一夜之間,人就死了。」說著,安芷愧疚了,「可是因為我給他們錢,所以被人眼紅?」

城外流民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如果真是這樣,安芷真的要難受一輩子。

裴闕搖頭說,「朔風檢查過死者的傷口,並不是隨意打殺的傷口,而是練家子的刀法。寧州的案子雖說結束了,可保不齊還有沒查到的事情。我到府衙的時候,仵作說對方下手雖然隱蔽,卻是招招致命。這麼想讓他們死,肯定不是因為一點錢的事。」

安芷越想越后怕,餘光瞥見壯壯時,瞧見壯壯目光獃滯,全沒了昨日的活潑,心裡就難受得想哭。

裴闕嘆氣道,「這段日子,壯壯就先寄養在我們府上。等案子結束后,再聯繫他在寧州的家人。」

安芷卻道,「還能有什麼家人呢?一個五十幾歲的祖母,本來自己來京都就前路未知,卻還要帶著孫子,這不就是明白了家中沒其他人了么。」

壯壯看著和悅兒差不多大,但是更瘦,也更黑。

小孩兒被帶到陌生環境,卻不哭不鬧,只是定定地望著安芷。

安芷被壯壯看得難受,查案的事有裴闕去忙,她先帶著壯壯去洗澡。

等脫了衣服后,壯壯就更瘦了,肋骨分明,看得就讓人心酸。

安芷發現壯壯更願意讓她碰,便親自替壯壯洗了澡,小孩兒底子就黑,但眼睛明亮,「壯壯今年多大了呀?」

壯壯不說話,低下了頭。

良久,才用手指比了一個六。

「夫......夫人。」壯壯低著頭,但是眼淚一直在掉,抽泣聲越來越大,哽咽到打嗝。

明明只是個六歲的小孩,卻要遭此大變。

安芷摟住壯壯,「今兒什麼都不說了,我帶你去休息。」

裴闕把壯壯帶回裴府,就是怕外邊不安全,夜裡讓臨風和壯壯睡同一屋子,以防萬一。

京都城外出了命案,一次還死了十幾個人。雖說都是流民,裴闕還是在次日上朝時刻意提出來。

有人覺得要立馬派人去查,也有人覺得該把這個案子壓住,不然會引起京都里不必要的恐慌。

不過有裴闕在,這個案子就壓不下去。

京兆尹帶著衙門的人在查案的同時,護城軍也開始在城外排查。

一時之間,百姓們到了夜裡都閉戶不出。

那麼大的事,連宮裡的人都在傳,自然也就傳到了皇上的耳中。

傍晚,薛夢瑤來探望時,皇上就問到了這個事。

「貴太妃娘娘,朕聽聞城外死了的十幾個人,死相都很可怕,你說等朕死的時候,會不會也很嚇人?」皇上躺在床上,背下放了一個軟枕,他的臉雖白,卻不像外邊說的那麼可怕。

薛夢瑤接過太監端來的粥,用手背試了試溫度,覺得有些燙,又放邊上,「皇上還年輕,成日里把死字掛在嘴邊,若是讓那些朝臣們聽到了,可是要哭的。」

「他們才不會哭呢,他們都巴望著朕死。」皇上自覺不是個很聰明的人,不管是讀書,還是騎射,從來都不拔尖,他也試著努力學過,但總需要太傅反覆多說,才能明白其中奧義。

這個皇位,皇上只有最開始興奮過,那會還有期待,覺得好運降臨。可真的坐久了,才明白不容易。

偌大的皇宮裡,如今連一個巴掌的主子都沒有。皇上的日子苦悶,以前很怕太后,但他不怕貴太妃。貴太妃對他和善,私下裡還會帶他逛園子,皇上覺得,若是他親母后在,應該就是貴太妃這個模樣。

「胡說。」薛夢瑤語調很輕,雖是斥責的話,但是說出口的時候,她自己都覺得不對,「他們是臣,您是君,天底下沒人敢咒您死。皇上啊,咱們都是這宮裡的困鳥,出不去了,就得學會開解自個,您明白嗎?」

「朕明白的,所以朕聽你的話,吃了中藥生病,好把皇位讓出來。」很多東西,皇上理解得不夠深,但基本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讓出皇位,朕就輕鬆了。」

「是啊,輕鬆了。」薛夢瑤重新端起粥碗,喂皇上吃。

從仁政殿出來時,外頭的月牙高高掛起。

薛夢瑤挺在院子里,並沒有馬上回去。

皇上的事,她其實不該管。明哲保身的時候,就算不幫著李興,也不能在這會幫皇上。

可她在宮裡太寂寞了,無數個夜晚里,她想要有個說貼心話的夫君,也想要個乖巧的孩子。但這些都是奢望。

皇上登基前,是宮裡難得純粹的孩子。他不機敏,被人耍了也要好一會兒才能想明白。但就是因為他不夠聰明,所以才會接受薛夢瑤的示好。

往後還有不知道多少個日夜,若是皇上能活下來,薛夢瑤覺得她也不至於太孤單。

「想來,裴闕應該懂的吧。」薛夢瑤對著月牙喃喃一句,又搖頭嘆氣。結局如何,不是她能定的了。

事實上,裴闕確實猜到皇上是裝病,這個事,他不曾和其他大臣們說過。

裴闕最近忙成了陀螺,既要追查寧州和京郊殺人的案子,還要派人留意李興。

連續地忙碌后,直到五日後,京郊的殺人案才有了一點線索。兇手中似乎有人受傷,到京都的一個小藥鋪買過止血藥。

裴闕親自帶人去抓,等他到的時候,儘管任務樓空,但對方跑得急,落了個重要東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2章 壯壯

94.52%
目錄
共91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