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心思

第8章 心思

李氏一直都很喜歡安芷,她前一陣子已經在準備上門提親商定婚期,可沒想到自己兒子不爭氣,偏要上門鬧退婚,還是為了一個外室女。

安芷被李氏拉住手,有些不好意思。

她今天上門,其實有些目的不純,見到李氏那麼親切,忽然有些愧疚。

兩人到了裴家會客廳,李氏讓人去煮今年的雨前龍井,拉住安芷的手不肯放,「芷兒,嬸子得先給你道個歉,是嬸子沒養好兒子,才會讓他闖禍惹你生氣。是嬸子沒有福氣,娶不到你這麼好的兒媳婦。」

安芷從沒想過遷怒其他人,她和裴鈺還有安蓉的仇,那是他們三個人的事。不過心裏是這麼想的,再和李氏說話,肯定是沒有以前的熱切。

「嬸嬸言重了。」安芷接過丫鬟端來的茶,像以前一樣給李氏端上,「我和裴公子是緣分不夠多,所以才有了今天,但我和嬸嬸的情感是沒有變的,您還是我長輩。」

以前安芷都喚裴鈺為裴哥哥,今兒喊的卻是裴公子,李氏一聽這話便明白安芷的意思。

安芷和李氏寒暄了一會,李氏要留安芷吃飯,「我只有裴雪一個女兒,以後你也是我親閨女,等你出嫁時,我一定給你備上一份厚厚的嫁妝。」

「那我先謝謝嬸子了。」安芷知道李氏忙,便讓她先去干別的,自己在園子裏逛。

裴家是世家大族,家裏的這座府宅翻新了許多次,一次比一次大,家中的園子更是繁花似錦,讓人眼花繚亂。

春日多雨,安芷逛了一會就下了濛濛細雨,安芷躲進一個亭子,不曾想裴闕也在。

裴闕其實今天都在家裏,只不過早上被其他事情耽擱了,剛得空又下了雨。

「四叔好。」安芷行禮后,坐在裴闕對面,離裴闕最遠的位置。

裴闕微微頷首,「安妹妹見完大嫂了?」

安芷點頭,她覺得有必要提醒下裴闕,「四叔,你我差了一個輩分在,您喚我妹妹,我得占嬸嬸便宜了。」

裴闕眯眼看着安芷,他很不喜歡四叔這個稱呼,「你喚我四叔,本就是跟着裴鈺叫,如今你們婚事沒了,按年紀我也才大了你六歲,喊你一聲妹妹,不是正常嗎?」

「四叔此言差矣。」安芷微微側對裴闕,眼睛是看向別處,「我喊您四叔,不是因為裴公子,而是我母親與您大嫂是故交,我喊您大嫂一聲嬸子,到了您這,自然就是四叔了。」

裴闕:……小姑娘今日收起鋒芒,怎麼更難纏了。

這時雨停了,冰露站在一旁,小聲提醒。

安芷起身和裴闕告辭,他們孤男寡女在一起待久了,總歸不太好。

可裴闕似乎沒有這種意識。

「安妹妹是要去大嫂那吧,我跟你一起。」裴闕追上來。

腳下踩的土地是裴家,安芷沒有反客為主的道理,只好由著裴闕一起。

不過,安芷刻意和裴闕隔開一些距離,顯得兩人關係生疏。

到了李氏那,李氏早已備好午膳。

見到裴闕和安芷一塊來,李氏微不可見地閃過一絲詫異,「四弟今日沒有去府衙嗎?」

「去了,回來時遇到賣桂花糕的,想着裴雪愛吃,就帶了點回來。」裴闕說完,身後的小廝提上食盒。

裴家人丁本來還行,但這兩年裴家二房、三房都外放去了,家中只留下大房一家和行四的裴闕。雖說裴闕和大哥大嫂關係一般,但對侄女裴雪還不錯,時常會帶吃的玩的回來給裴雪。

李氏的飯桌已經擺好了,趕巧來了裴闕,便留他在這邊吃飯,聽丫鬟說丈夫還在衙門,就只有他們三人吃飯。

安芷全程無聲,吃這頓飯本就是為了向李氏表明,她沒有心存芥蒂,只是沒想到會多一個裴闕,讓她拘謹許多。

飯後安芷便要告辭離開,祠堂的人來說裴鈺暈過去,李氏只好拜託裴闕送下安芷。

外頭又開始下雨,裴闕走在外側,「安妹妹方才聽到裴鈺暈厥,不想去看看嗎?」

安芷搖頭,「他是他,我是我,已經不是一條船上的人,生死各有命,沒什麼好看的了。倒是四叔,你聽到侄兒暈倒,不該擔心嗎?」

「我擔心啊,但我這不是要送妹妹嗎?」裴闕一雙狐狸眼,看着安芷微微笑。

安芷被反將一軍,胸口堵住,不想再說話。

一直到大門,裴闕還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安芷只好先停下,「但這裏就可以了,謝謝您送我。」

裴闕看安芷想和他保持距離,心裏就越發痒痒,「不急,既是大嫂的吩咐,我總要送你上馬車才好。請吧安妹妹,馬車已經備好了呢。」

安芷拗不過裴闕,乾脆走快了些,幸好這時裴首輔讓小廝來傳話,讓裴闕趕緊去一趟,安芷才免了尷尬。

裴闕到了裴首輔那,裴首輔正一臉慍色。

「裴鈺剛才醒了,還在堅持要娶安家那個外室女。」裴首輔問,「依你看,該怎麼做?」

裴鈺雖說不是裴家的未來當家人,可也是裴家新一代拔尖的人物,裴首輔絕不允許安蓉進門,特別是在聽完裴闕說安蓉母親的作為後,但他又不想那麼容易就放棄裴鈺。

「再熬一熬。」裴闕淡定道,「用參湯吊住裴鈺,繼續關在祠堂里,什麼消息都別傳出去。安家那位肚子大了,總會心急按耐不住,這臟名得由她們先傳,咱們才能上場。」

裴首輔點點頭,表示同意,「論狡猾,這世上還真沒人能比得過你。」

「我就當父親誇我了。」裴闕笑,「若是沒其他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你和安家大小姐,怎麼回事?」裴首輔一雙眼睛閃著銳利的光芒,彷彿能看透這世間一切,「別想敷衍我,你打的什麼心思,我一看就知道。」

裴闕不笑了,「父親既然都知道,又問我做什麼?」

「砰!」

裴首輔砸碎手中的硯台。

「你個混小子,我看你早就在盤算了吧?」裴首輔走下來,他已經看了,看向裴闕時要仰頭望着,「難怪那天你非要給裴鈺退婚,感情是你自己看上了。我告訴你,趁早死了這門心思,你做夢都別想!」

裴闕皺眉,他要做的事,還沒有人能攔得住,「父親還是多操心裴鈺吧,我的事,您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打!」裴首輔是真的動氣了,握緊拳頭,見裴闕愣生生站着不動,又嘆氣收回拳頭,「闕兒,你這樣,是在打你大哥大嫂的臉面啊。」

裴闕黑眸轉動,眼神堅定,「那就當是我欠他們一次,日後我還他們一個翰林裴鈺就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心思

0.93%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