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遣送

第89章 遣送

惠平郡主,這可是京都里數一數二的貴女,也是脾氣說得上暴躁的一位。

她母親是靖安長公主,當今皇上的胞妹,十六年前皇上為了穩定朝堂,讓靖安長公主下嫁給剛打了勝仗的元將軍,婚後第三年元將軍戰死沙場,靖安長公主一直沒改嫁。

如今的靖安長公主,備受皇上的寵愛,連帶著惠平郡主在京都里也是能橫著走的一位。

而安芯得罪了惠平郡主,這耳刮子怕是要挨得不少。

李思慧一聽這話,兩瓣細眉立馬顫了下,「她做什麼了?」

丫鬟回道:「好像是拿著酒杯,硬要和惠平郡主說話,最後把酒灑到惠平郡主的衣裳上。」

「那還真是活該。」李思慧呸了一聲,轉頭看向安芷,擔憂問,「表姐,她好歹是你帶來的人,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惠平郡主眼下打的安芯,可等大家知道安芯是安芷帶來的后,背地裡就會說安芷沒水準才會帶這樣的人進來。

「再等等。」安芷不疾不徐地道,「等她再被多打兩下,這巴掌不多挨幾下,她還真不會知錯。」

李思慧這會才恍然大悟,「表姐你是故意的呀!你可真行,借著別人來給自己處理掉麻煩。表姐,我母親常說若是我能有你一半的心智,那她就不用替我發愁了。」

安芷笑了笑,她會這般謀算,也是因為她沒有了母親,若是她母親還在,她又何必這般謀划算計,直接把安芯拒之門外就行。

她算了算時間,在安芯臉被打爛前,和李思慧走了出去。

亭子里傳來安芯的嗷嗷叫,一聲聲清脆的啪啪聲,讓整個庭院都安靜下來

她望見庭院里的惠平郡主,劍眉英氣,正一臉怒氣地瞪著被按住打的安芯。

她深呼吸一次,才急急走進亭子里,給惠平郡主行禮,「臣女見過惠平郡主,求郡主高抬貴手,別和我這鄉下來的親戚計較,您是金枝玉葉,她不配惹您生氣。」

惠平郡主哼了一聲,她本就不喜歡這樣的宴會,是她母親非要讓她出來應酬,說是能認識更多的貴女小姐,有利於她的婚事。可她才剛到,就被一個魯莽丫頭強攔著說話。

「堂姐,嗚嗚……你救救我,我好疼。」安芯撲到安芷身上,哭著求救。

安芷見惠平郡主不做聲,嫌棄地瞥了眼安芯,「哭哭啼啼做什麼,衝撞了郡主只是打你幾個耳刮子,這都是便宜你的,還不快點求郡主息怒!」

安芯被安芷一吼,脖子立刻縮了回去,她臉彷彿要破開一樣,這會是真的怕了,她從來沒被人當眾按著打過!

她抬頭看了下惠平郡主,害怕地道:「郡主,我錯了,求您放了我吧。」

「大聲點!」安芷在一旁道。

庭院里的人都在看這邊,安芷心裡是真佩服安芯有膽量拉著惠平郡主說話,這樣的人,她和李思慧都是怕多說惹怒的。

安芯又大聲求了一遍。

惠平郡主這才開口說了句罷了。

「郡主,怎麼能就這麼罷了呢?」一旁的林書瑤走了過來,「這個村野鴨頭是安芷帶來的,既然管不住帶來的人,那她是不是也該受到懲罰?」

安芷聽此,看著地板的眼珠子轉了轉,得嘞,她就知道會有死對頭來找她麻煩。

這時李婉也走了進來,今兒畢竟是她母親舉辦的宴會,若是再鬧被前頭的太太們知道了,指不定要怎麼笑話,打圓場道:「出事時表姑並沒有在邊上,眼下安芯也被打了,她這臉沒有半個月好不了,李小姐就當賣我個人情,這事就了了吧。郡主您看行嗎?」

惠平郡主本就沒了什麼氣,她嗯了一聲,便起身出了亭子。

李婉忙追過去。

安芷這時才抬頭,望向林書瑤,見她還不大甘心的樣子,想到剛才林書瑤一副掐媚想害她的樣子,朝她笑了下,「林姐姐,我聽說你定了親事,我真是為你高興。不過聽說姐夫不是京都里的官員,日後我要想你了,那可怎麼辦?」

從二皇子出事後,林家的門庭一落千丈,本來炙手可熱的林書瑤,一時間門庭冷得快和安芷差不多了。不得已之下,林書瑤的母親只好幫她定了一門藩王家嫡幼子的婚事。

這門婚事聽著還不錯,好歹是藩王嫡子,可藩王無事不得進京,且幼子不能繼承爵位,且王爺家的孩子少有用功讀書的,日後頂多捐個小官做做,前途連個富庶人家的舉人公子都不如,只是名聲好聽一點兒子。

安芷是故意拿出這話來嗆林書瑤,往日里林書瑤高傲得非達官貴族不嫁,如今是嫁給貴族,可大家心裡都明鏡似的,空有虛名罷了。

林書瑤被安芷這話噎住了,她本想罵安芷總比她什麼婚事都沒有,可這麼一來,就連帶著把她自己也罵進去。

安芷見林書瑤說不出話來,對地上的安芯冷冷說了句,「起來吧,你要想讓大家一直看著你哭,那我也沒話說。」

安芯怨恨地抬頭看了一眼安芷,她覺得安芷是故意不幫她說話,就是想看她熱鬧,她歪著身子站了起來,見安芷已經走出亭子,四周人都在盯著她看,頓時恨不得鑽進地縫裡。

出了安芯這事,安芷是待不下去了。

她讓去找了安氏,恰好安氏這時身邊沒人,她便說了安芯的。

「蠢出天的二貨。」安氏聽完安芷說的,臉色立馬變了,「那惠平郡主平日里連我們這些長輩都不怎麼說話,更別提她一個鄉下來的野丫頭。這京都里多少人想登靖安長公主的門,可又有誰成功了,真是不知死活!你明兒就讓孟潔親自去長公主府給惠平郡主道歉,算了,還是你去。」

安芷嗯了一聲,道歉是沒什麼,因為像靖安長公主那樣的人物,多半不會見她,她就是去走個過場而已。

「還有,回去和你父親說,這樣丟人的貨色,以後別帶出來了,今兒這事我丟臉,但他更丟臉。」安氏想到安芯大膽到衝撞惠平郡主,氣就不打一處來,「不是別帶出來,我現在就給你父親寫信,你帶回去給他,讓他立刻把安芯送回淮州老家。沒毛的山雞也想變鳳凰,也不看看她有幾斤幾兩!」

安氏打小也在淮州老家長過一段時間,骨子裡曾帶了一些野性,後來安成鄴中了秀才后,安家才搬到京都,她才開始過大宅院里的生活。她這會是真的氣急了,所以罵起人來一套一套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89章 遣送

10.31%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