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結束

第91章 結束

孟潔攥著信的手,因為生氣,在微微顫抖。

她見安芷已經走遠,杏眼一轉,這會見安芯還在哭哭啼啼,便連敷衍都不想做了。

「喜兒。」她沉聲道,「讓人把安芯送回屋子裡吧,順便收拾一下她的行李,等老爺回來后,就派人把她送回淮州老家。」

「不要啊!」安芯不敢置信地看著孟潔,安芷竟然沒被懲罰,她還要被送回老家!

在來京都之前,安芯可是信誓旦旦地和淮州的那些姐妹說她日後定能嫁入高門的,而且在她眼中,她容貌比姐姐要好,肯定可以嫁得比姐姐還要好。就算是親姐妹,在心裡也會做比較。

可是這會若是被送回淮州,她還有什麼臉面出門見人?

安芯掙扎著不肯走,一口血唾沫噴在地上,孟潔瞧見直犯嘔,不耐煩地擺手道,「快點拖走,真是晦氣!」

喜兒聽此,加入兩個婆子的陣營,一起把安芯給拖走了,很快就有其他丫鬟來收拾地面。

孟潔不想再看被安芯吐了的地板,轉身進了裡屋。

可是沒過多久,安倩就一臉憂色地跑來,她又只好出去應付。

安倩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嬸嬸,我妹妹她年紀還小,她只是無心之失,加上沒有人提點,所以才會衝撞郡主。還請嬸嬸再給她一次機會吧,別把她送回淮州。」

「怎麼,淮州老家是龍潭虎穴嗎?自己的家都不想回,只一心想攀龍附鳳的人,我家可不敢收!」孟潔本來就生氣,結果安倩剛來就暗指安芷在宴會拋下安芯不管,在她們姐妹沒到安府之前,她可從沒有這些麻煩,這會連帶著安倩,她都想解決了,「你也別厚著臉皮說安芯還小,都十四的人了,明年就及笄,這個年紀若是還小,那你父母可真沒教養!」

越說,孟潔就越想把安倩也一起給送走。

而安倩聽到孟潔這話,整個人都呆住了,腦袋裡頭嗡嗡的。

「在出門前,我和安芷都千叮萬囑讓安芯別魯莽,她卻不自量力非要去拉惠平郡主說話。那惠平郡主是什麼人你知道嗎?那是這滿京都最尊貴的世家小姐!是咱們整個安府都得罪不起的人!」孟潔想到她要因為安芯這個蠢貨,而成為笑柄,胸口就發悶。

「那我去給郡主道歉,我去給她磕頭。」安倩急忙說到。

「你去道歉?」孟潔呵呵一聲,不想再多說,「別說是你,就是我們去靖安長公主府遞拜帖,都很可能見不到惠平郡主。起來吧,你也別哭了,這事姑太太都發話了,沒有轉圜的餘地,若是你也想一道被送回去,那你就跪在這裡繼續哭。」

話畢,孟潔就起身走了。

安倩聽到孟潔也想把她送回淮州,呆了一會,慌了。

不行,她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明明是安芷害的她們姐妹,她一定要找堂叔說清楚。

裡屋的孟潔,聽到安倩走後,吩咐喜兒,「派人盯著她,若是她不死心,膽敢去老爺跟前搬弄是非,那我也留不得她了。」

孟潔在安府生活的幾個月,沒有麻煩的嬸嬸,更沒有爭寵的姨娘,家裡完全由她當家做主,只是安芷院子里的事情不歸她管,可這樣的日子已經是非常好的了。但自從安倩姐妹進了府之後,這才幾天時間,就哭哭鬧鬧了好幾回,她是真的煩了。

與此同時,安芷正靠在軟榻上,和冰露一起綉帕子。

翠絲急急跑進院子,在進屋前特意聽著喘了幾口氣,才進門行禮憤憤道,「小姐,安倩小姐真的去找了太太,她是哭著出來的,現在正在甬道里等老爺,估計是想告您的狀呢!」

安芷早就料到了安倩會去找孟潔,只是她原以為安倩會比安芯聰明點,沒想到也是個不機靈的。

「小姐,您就不著急嗎?」翠絲都急了,「要是她去告狀,那老爺又要說您了。」

「你就放心吧。」冰露比翠絲大六歲,跟在安芷身邊學了許多,今兒這事她已經看到結果了,「她既然找過太太,那太太肯定就警告過她,可她卻不知好歹去找老爺告狀,這不是在打太太的臉面嗎。所以這事啊,用不到咱們小姐出手,太太就會解決了她們。」

安芷給冰露一個讚賞的眼神,轉頭時見冰露還在皺眉,她笑道:「要是不懂就多想一會,現在正好你來,跟著我們一起學女紅吧。」

一聽這話,翠絲立馬搖頭,可看到主子在瞅她,只好一點點挪到冰露身邊。她是最怕做女紅這種細緻活了。

而事實上,真的就和冰露說的一樣。

等夜裡安芷洗漱完后,才收到消息,說安成鄴回家后和孟潔吵了一架,最後是安成鄴認輸,不僅同意把安芯送回淮州,還會在安家附近租賃一套宅子,讓安倩和他哥哥住過去。

這話還是翠絲來傳的,傳話時她笑得眼睛只剩下一條縫,「小姐,您和冰露姐姐真是料事如神!」

冰露笑道:「你但凡跟著我們時用心點,也不會什麼都想不透。」

翠絲並不在意,「我有你和主子就好了,幹嘛要我費這心思。」

等翠絲出去后,冰露直搖頭嘆氣,「小姐,我看翠絲這性子是改不了了。」

「等年紀大了,總會漸漸沉穩些的。」安芷笑,「若過幾年還真沒變,大不了我養著她就是。」

「您就寵著她吧。」冰露笑道。

主僕兩笑談了幾句后,便各自歇下了。

臨睡時,安芷想到了晌午給靖安長公主府送去的拜帖。

她覺得,惠平郡主是不會想見她的,畢竟從身份上,還是親屬關係,她都和惠平郡主不沾邊,所以心裡並不是很在意明天去靖安長公主府的事。

可讓她萬萬想不到的是,等她次日醒來,在用早飯時,靖安長公主府的人來傳話了,說惠平郡主願意見安芷,讓她準備下就能去長公主府。

當時安芷在喝粥,猛地嗆了一口。

「你沒聽錯?」安芷問來傳話的福生。

福生肯定地搖頭,「長公主府的人是這麼說的,小的沒聽錯。」

安芷懵了,惠平郡主見她是為了什麼呢?

因為昨天的事拿她出氣?

不太像,因為惠平郡主雖冷傲,卻不是這種斤斤計較愛記仇的人,不然昨兒她就不會在侯府湊上去說話。

可若是其他原因,安芷就想不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 結束

10.54%
目錄
共86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