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午睡

第96章 午睡

安芷看到裴闕,先是驚了下,隨後又有一點點欣喜。至於喜從何來,她這會也說不清。

聽到他的那聲對不起,她心中似乎有什麼提了起來,讓她柔軟許多。

「我理解的,太子的事來得緊急,誰也想不到會是在昨日。」安芷難得地對著裴闕柔聲柔氣,她見裴闕眼底浮著青絲,身上有淡淡的龍涎香飄來,想來是剛從宮中出來,「我瞧你有些疲乏,有什麼事,等改日再說吧,今兒先回去休息。」

她這會,也忍不住張了張嘴巴。

裴闕瞧她打哈切的樣子可愛,身體雖累,卻不太願意走,低聲道:「再有一個時辰,我就要進宮,若是再回府休息,怕是歇不了多久,我瞧你也要歇下,能不能讓我在外頭軟榻待一會?就一會,我睡覺輕,有人來了我就走。」

他說話時一直看著安芷,見她眉心微蹙,又先開了口,「罷了,見到你無事就好,我還是先回去吧。」

說完,揉了揉眉心,再慢慢轉身。

「就一會。」安芷看裴闕要走,突然脫口而出,說完就後悔自己的衝動了,可是轉念想到她光明磊落,沒什麼好怕的。

而這時,她並沒有看到裴闕偷抿唇在笑,因為等他轉回頭時,是一臉的歉意,「那就多謝你了,安芷,你真好。」

說罷,生怕安芷反悔,他便走到外邊的軟榻上。

這個位置一般都是安芷坐,所以躺下後會有安芷身上淡淡的蘭花幽香,裴闕一閉眼,就能嗅到安芷身上的味道,讓他很快進入夢鄉。

安芷這會卻沒了睡意。

她坐在床沿,微微咬著下嘴唇,懊惱地錘了下自己的大腿。

這一個時辰,她十分煎熬地度過了。

可這時,裴闕還沒醒來,她只好過去叫人。

叫人時得湊近了,安芷都能看到裴闕眉心細微的溝壑,這人肯定時常皺眉,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紋路。

她拍了拍裴闕的胳膊,輕聲喊了一句裴四爺。

裴闕是真的睡覺輕,安芷剛走過來時,他就醒了,聽到安芷這身又輕又柔的裴四爺,他整個人都酥了。

「奇怪,不是說睡得輕的嗎?」安芷自言自語到。

裴闕睜開眼睛,「不好意思,還讓你叫我。」他唇角彎起好看的弧度,「今兒謝謝你收留我,如今太子薨了,宮中正是最亂的時候,千萬別和那些皇子牽連上。皇上皇后眼下正是最傷心憤恨的時候,若是誰不注意撞到刀口上,就是有冤屈也沒地兒說。」

他說得很認真,看著安芷精緻的臉,繼續道:「鎮撫司那我可以替伯父看著,可宮中人多口雜,我也難碰到他,還請你多多叮囑才是。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會很忙,你若是有事,我無法及時趕到,但你可以找順子,他必定能幫你找到我。」

他說了這麼多,就是想在這個時候賣個好,讓安芷覺得他也是個會貼心的人。

見安芷面頰有些泛紅了,他便知道有作用了。

打從第一次告白起,裴闕就知道他這個未來媳婦麵皮薄,心事藏的深,他需要溫水煮青蛙,急不得。

「行了,我這就走了。」裴闕依依不捨地看了眼安芷,期待她能跟他說一句保重。

安芷聽裴闕要走,這才抬頭看他,四目相對,她又快速移開,「你說的我都懂,你也保重。」

她這話是真心實意的,不管她這會對裴闕有沒有意思,她都希望裴闕能好好的。

而裴闕被安芷這話一擊即中,心臟砰砰砰直跳,可面上卻還要裝得很淡定地說了一聲好。

等裴闕走後,安芷才打開門透氣。

她覺得屋子裡太憋了,有些熱氣。

這時冰露走了過來,她端來準備好的面巾,「小姐,您擦擦臉吧,出汗了。」她有些奇怪,眼下都是入秋了,主子睡個午覺怎麼還會出汗。

安芷拿了帕子,擦了擦,呼吸了好幾口外頭的空氣,才覺得精神了一點。

「我們出去走走吧,躺久了身上有些疲。」實際上是因為沒睡覺,而犯困,但這話安芷不好跟冰露說。

安芷到了院子里,正好遇到出來散步的張姨娘。

兩人便一起到亭子里坐坐。

安芷看著張姨娘鼓起的肚子,感嘆道:「這婦人懷孕還真是不容易,十月懷胎,辛苦得很。」

「確實辛苦,可也值得。」張姨娘懷孕快八個月了,她這會有些發福,整個人看著特別慈祥,「想到日後我能看著孩子一點點長大,這人生就充滿了希望。小姐這會可能不理解我們做母親的心,等你來日成了婚,也有孩子,就知道了。」

安芷哎了一聲,笑道:「我確實是不知,但等姨娘孩兒落地,我看著也能體會到一點。」

張姨娘說是,過了會,她想到一件事,面上又露出一絲憂色,她身邊沒有個商量的人,成姨娘又是個沒有主見的,之前就想著要不要來找安芷,這會正好遇見了,猶豫了一會,還是忍不住開口,「小姐,我有一事想求求你的意見。」

「姨娘且說。」安芷看張姨娘一臉擔憂,大概能猜到是為了她腹中孩兒的事。

「這按一般的規矩來說,庶子出生得送到太太跟前撫養,除非太太不願意養,才會由姨娘撫養。」張姨娘深知她和太太屬於表面和氣,若是她的孩子在太太那樣,定是不會被好好教養,「我想說,若我生個女兒,能不能求太太給個恩典,讓女兒放在我膝下撫養?」

至於兒子,張姨娘就不敢去求了。

安芷就知道是這個事,她慢慢道:「這事姨娘求不得,也不能去求。太太願意讓你自己養孩子,那是太太自己的恩典,但如果你去求,就會讓太太覺得你不信她。太太出身將門,多少有一些傲氣,姨娘若是去求這個恩典,你和太太的疙瘩就此結下了。」

她頓了下,又笑了笑,「不過姨娘不必擔心,如今太太自己都有了身孕,等你生產時,她正是最辛苦的時候。這又是她第一個孩子,肯定極其看中,到時候肯定不會抱走你的孩子。」

張姨娘之前也是這樣想的,但就怕那麼個萬一,這會聽安芷都這麼說,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呢,你可以主動去求太太撫養你的孩子,並讓孩子記在太太名下。你先別急,且聽我說來。」安芷抬手讓張姨娘別急,「前面我說了,太太不會撫養你的孩子,即使你主動去說,她也不會要,但她會覺得你看重她。這麼一來,太太不僅會對你有個好印象,說不定還真會答應讓你孩子記在她名下。」

張姨娘的孩子是庶出,加上安成鄴官職一般,以後婚事必定不會太好,可如果記下孟潔名下,那就不一樣了。雖說不是真正的嫡出,但總比尋常庶出孩子要好一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午睡

11.14%
目錄
共86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