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事了

第98章 事了

裴鈺嘆了口氣,搖頭道:「她還是放不下。」

裴首輔對這個結果並沒有意外,「她放不下是正常,你誤了她一輩子,這就是你永遠欠她的,也是裴家欠她的。」

他給裴鈺倒了一杯茶,「但男人大丈夫,志在天下,你對安芷有約定,可也要看在什麼時候。我實話告訴你,這次太子薨了,皇上很快就會開始整頓裴家了,就算有我和你四叔撐著,也抵擋不過一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聽此,裴鈺瞳孔驟大,「爺爺何出此言?皇上不是最信賴您和四叔嗎?」

裴首輔笑了笑,「你看,連你也覺得皇上信任裴家,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皇上真的信賴裴家,又為什麼會是最後一個傳召我和你四叔?你啊你,還是太年輕了,有些事,得往深處想。」

裴首輔年過花甲,經歷過三朝了,什麼樣的風浪他都見過。在他七歲時,就曾見過那時候搖搖欲墜的裴家,後來也有無數次裴家差點滅亡,可裴家都一一撐了下來。

他對自己的子孫有信心,可也知道前路危機四伏,「當初我和你四叔同意讓你離開裴家,一來是為了磨磨你的性子,二來是要你脫離裴家創建自己的勢力。因為現在裴家是明面上的,所以我要你去凝聚另一股力量。」

裴鈺到這會,才懂他爺爺和四叔的深謀遠慮是他完全比不上的。

他桌下的拳心微微擰緊。

「那爺爺,這次你要我去哪?」他問。

「去西北,找白騁。」裴首輔道,「不用那麼驚訝,你在京都里的事,大家都知道,想要繼續走文路肯定是不可以,所以你要另闢蹊徑。白騁正直義氣,他欠我一個人情,必定會留下你,也必定會刁難你。但你要忍著,受著,還要在西北混出名堂,我和你四叔,等著你回來撐腰。」

裴鈺:「再兩天,我再等兩天。」他不想就這麼走了,讓安芷再恨他一次。

「就一天。」裴首輔舉起一根手指,不容置否地說,「明晚我會派人在這裡等你,若是你不來,那我們裴家,也不要你了。」

說完,裴首輔對他擺擺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裴鈺走出院子時,腳下如灌了千斤鐵水,屹立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

聽完他爺爺的一番話,他好似通透了一些,有好像更看不清了。

他確實欠了安芷一份情,年少輕狂時看不透人心,這是他應該遭受的惡果。

「哎。」他嘆息一聲,目光漸漸堅定了起來,回去的背影也挺直不少。

~

安芷得知裴鈺走的時候,已是次日清晨,福生拿著裴鈺的書信過來。

她看都沒看,直接給扔了。

一旁的冰露跟福生兩人,大氣不敢出,誰也不敢移動分毫。

安芷袖中的拳心攥得生疼,過了好一會兒,才出聲道,「把他睡過的床褥,用過的東西,都給我扔了,還有這封信也丟了。走就走了,還搞什麼情深義重,我不差他這份人情!」

冰露應了一聲是,這才蹲下身把裴鈺的信給撿了起來,「小姐您消消氣,裴鈺已然走了,咱們犯不上和他生氣,以後就當沒有這個人吧。」

安芷也想消氣,可道理懂,做起來又是另一個樣。

她揮揮手,「罷了,你們都出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在屋子裡只剩下安芷一人時,她無聲地慢慢滑下,躺在軟榻上,一直過了許久,等冰露來敲門說該用午飯了,她才起來。

之後的日子,安芷的心情漸漸恢復了,對於裴鈺的不告而別,她只是氣,後來想想,裴鈺不值得,也就不氣了。

太子的喪禮繁瑣複雜,連著熬了大半個月才下葬,安成鄴在結束那天回家時,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他把家裡的妻妾兒女都叫到一起,身上的官服還沒換下,「國喪期間,大家能不出門就盡量別出,自己院子里的下人自己管好,若是多嘴出了什麼事,最後連累了全家,那就別怪我無情。」

說著,他又看向安芷,「芷兒,太太如今懷了孕,身體需要休息,父親相信你管家的能力,你就幫著再管一段時間。就是你的婚事得拖一拖了,等三個月後,你舅舅和哥哥也該回來了,到時候咱們再談。」

安芷樂得拖婚事,只是管家這事,她還得看太太的意思。

孟潔見安芷移來詢問的目光,她點頭說好,「本來我也想這麼說的,只是老爺比我先說一步。我如今懷著孕,精神確實差了許多,以後就要多麻煩芷兒了。」

安芷淺淺地笑下,「太太客氣了,那我就暫時幫著太太管理一段時間,等太太順利生產後,還是需要太太繼續為安家操勞。」

管家這事,麻煩且瑣碎。安芷從不指望靠管家撈油水,所以這事她還真不願意去干。只不過如今孟潔懷孕也有五個月了,她身體也確實不太好,眼下又是最關鍵的時候,若是不注意出了什麼岔子,那全家就要跟著倒霉。

「行,那大家就各自回去休息吧。」安成鄴自己累了,先起身走了。

安芷等孟潔走後,她才跟兩位姨娘一起離開。

張姨娘由丫鬟扶著,跟安芷並排走著,她幽幽地嘆了口氣,「眼下這種日子,真是讓人難心安啊。」

一向膽小的成姨娘,這會也忍不住跟著說了一聲是,「小姐,咱們家從來謹慎,老爺又不是要職,應該不會有事吧?」問這話,她就是想從安芷那求個心安。

安芷不敢保證:「有沒有事咱們誰也說不好,只是咱們注意些,總歸能減少一些風險。姨娘不用太過焦慮,比咱們頭疼的人家,還有許多呢。」

正如安芷所說的一樣,裴闕和李達從皇陵回來后,二人便去了李達的別院。

「你說皇后要扶持十二皇子當太子?」裴闕對此沒什麼驚訝,以皇后的私心來說,讓她自己的兒子當太子當然最好,他會這麼問,是因為李達還說了另一個事,「她竟然想在這個時候為十二皇子定下我侄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登雀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登雀枝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事了

11.3%
目錄
共8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