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木葉村中有內鬼!(求訂閱求月票)

第127章 木葉村中有內鬼!(求訂閱求月票)

綱手在拍完這一下之後,方才緩過來,在她掌握的資料裏面,青羽屬於身體孱弱的類型。

但是現在卻體現得非常強壯。

「嗯……不錯!」

綱手看着青羽點了點頭,越看越是滿意,心中頓時變得更加有着落了,這個弟子的出現,瞬間填補了她因為傷痛而空缺下來的內心。

「我們換個地方聊聊吧。」

綱手在和青羽確定了師徒關係之後,心情大好,她能看得出來,這個弟子心中藏着不少的秘密,打算深入了解一下。

「我的工作還沒有做完,我得跟伊頓隊長請個假。」青羽一絲不苟的說道。

「這個讓我來吧。」

綱手點點頭,隨後直接向著拷問部的小隔間走去,也沒打招呼,直接推開了小隔間的門。

啪!啪!啪!啪!啪!

小隔間的門剛剛打開,那並不算很好的隔音瞬間蕩然無存,能夠清晰的聽到裏面不停響起的激烈的碰撞聲。

此時此刻。

森乃伊頓正在全情投入的揮動着手上的鞭子,盡情的揮灑在那個出言不遜的小飛賊身上。

小飛賊疼得哇哇大叫。

腦子的思維都快要停滯了。

直到綱手進來。

那狂風驟雨般的鞭子方才停了下來。

「綱手大人!」

森乃伊頓恭敬的看着綱手,臉上立即擠出一抹笑容,解釋說道:「我看青羽還沒審訊完,就幫幫他……」

「青羽已經答應做我的弟子了,我要帶他進行特訓,找你給他請假一段時間。」綱手凜聲說道,語氣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堅定,儼然透著女強人的風範。

「這是小事!沒問題!一點問題都沒有!准假!多久都行!不回來都行!」森乃伊頓連連點頭,他太清楚三忍之一的弟子那是什麼樣的身份和地位了,別說是這這個小小的拷問部隊長了,就是木葉村的高層都得給點面子。

「嗯,我先帶他走了。」綱手說完之後,轉身離開了小隔間。

「呼……」

森乃伊頓看着綱手離開之後,輕輕舒了口氣,他現在還覺得非常的奇妙,簡直就像是在做夢。

「青羽那麼一個不起眼的存在,居然真的成為了綱手大人的弟子,這不是草雞變鳳凰嘛!」

森乃伊頓非常清楚,三忍收徒這種機遇,落在任何一個人的身上,若是說出拒絕的話,就算不是傻子也是有點毛病。

青羽接受這種事在他看來根本沒有懸念。

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的問題。

他只是感慨。

人與人之間的境遇就是這麼的奇妙。

早上的時候還向著自己鞠躬行禮的小部下,以後自己跟人家說話就要看着點臉色了,不能太過肆無忌憚了。

森乃伊頓並不是簡單的拷問部隊長,他不僅精通拷問手段,還深諳人情世故。

否則也不會擁有跟團藏以及宇智波耀的暗哨聯絡方式。

作為拷問部的隊長。

他知道很多內幕和情報。

但是他很清楚什麼樣的內幕是絕對不能說出去的!

他是想要往上爬的人,目標是脫離這個拷問部,爬上暗部更高的位置,進而能夠進入木葉高層,站在陽光照得到的地方。

正是因為這個目的。

他知道什麼樣的人該巴結,什麼樣的人萬萬不能得罪。

綱手就是他心中絕對不能得罪的名單中前幾的存在。

初代火影的孫女!

三代火影的弟子!

木葉傳說三忍之一!

忍者世界頂尖的醫療忍者!

這一個個響亮的頭銜註定了誰如果得罪了綱手就沒什麼好果子吃。

當然。

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

誰如果被綱手看好,那個人的地位在木葉村將迅速攀升。

森乃伊頓的腦子很活絡,他現在很清楚,已經不能再把青羽當做是拷問部平凡的小部下了,那可是綱手的弟子了,屬於火影的嫡系一脈了。

「我怎麼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呢!」

森乃伊頓無奈的自言自語,臉上流露着些許的懊惱,他沒有對青羽有任何不滿的意思,但是當人們見證了這種幸運時刻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的產生羨慕嫉妒的情緒。

「你……你……你能問了嗎?」

這個時候。

小飛賊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

他感覺自己快要被鞭子給抽死了。

好傢夥。

這兩個人誰都不問。

一個乾脆上班的時候直接摸魚,一個更是上來就是一頓發泄式的抽打。

「你還有力氣說話呢?」

森乃伊頓使勁瞪了這個小飛賊一眼,攥着鞭子的右手瞬間更加用力了,骨節間更是隱隱的泛起了白色,再次揮動了起來。

啪!啪!啪!啪!啪!

綱手帶着青羽向著拷問部外走的時候,都能清晰的聽到走廊上產出來的抽打聲。

這聲音是那麼的響亮……

足以體現出抽打者手上的力量。

……

綱手帶着青羽來到了她的住所,剛進門就能嗅到一股酒氣,裏面是肉眼可見的凌亂,亂扔的衣物和食品包裝袋,看起來似乎有半年沒有收拾過了。

青羽見到這樣的一幕。

忽然想到了以前看到過的一句話。

有些女生表面上看起來光鮮亮麗,實際上家裏是另外一副模樣。

青羽的視線掃過綱手的卧室,看起來似乎還是收拾過的樣子。

老亂室佳人了!

「青羽,你找個地方坐吧,我去拿點酒!」綱手向著廚房的方向走過去,她記得柜子裏還有酒儲存着,在這個值得慶賀的日子裏,必須要跟自己的小弟子好好的喝點。

「那個……綱手老師……我還小……」青羽嘴角微微一抽,根據忍者的規定,沒成年是不能飲酒的。

真不愧是綱手啊!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居然還敢喝酒!

這就是他自我約束的能力足夠高……

若是換個人。

比如同為三忍的自來也。

怕是不知道肋骨要斷多少根,不用去遊歷忍界了,直接可以去木葉醫院包月了。

「小什麼小,我看你挺大的,你在一樂拉麵都喝過酒了,怎麼跟我這個老師就不行了?」

綱手使勁白了青羽一眼,隨後在柜子裏拿出兩瓶酒來。

她將兩瓶酒放在地上。

自己這邊一瓶。

放在青羽那邊一瓶。

「來!」

「陪你老師我喝一瓶!」

「很久沒人陪我喝點了!」

「哈哈哈哈哈!」

綱手單手暴力的直接將酒瓶口掰斷,猛地向著嘴裏倒了一大口,笑聲聽起來不是很開心,更像是傷感的笑,似乎想到了什麼傷心的事情。

「好吧。」

青羽看了一眼綱手的樣子,突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共鳴感。

面前的綱手自從失去了繩樹和斷之後,便是孤家寡人一個了。

唯有一個預定的准弟子靜音,還在忍者學校念一年級,新學期開始之後是二年級,現在還只是個孩子,根本不懂綱手的煩憂。

自來也又去遊歷世界尋找大蛤蟆仙人所說的預言之子。

放眼偌大的木葉村。

似乎一個朋友都沒有。

連喝酒聊天都找不到個說真心話的人,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夜飲獨酌。

青羽在這方面的感受上,比綱手還要更深一切,他將他的內心藏在謹慎的軀殼之下,幾乎沒有對這裏的任何人吐露過心生。

當然。

他現在也不準備跟綱手說太多。

有些秘密。

必須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

不過。

從和平的現代世界來到這混亂的忍者世界,每一次讀取記憶,看到別人經歷的事情。

他都會有一種『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感覺。

青羽拿起酒瓶,沒有綱手那麼暴力,輕輕一擰,將酒瓶的瓶蓋擰開,端起酒瓶直接喝了一大口。

霎時間。

一股熱辣的感覺順着嗓子眼沿着喉嚨流淌到胃裏,彷彿喝了一團火一樣。

僅僅是這麼一大口。

青羽就有點暈乎乎的感覺了。

他完全可以通過仙人體的調節機制讓自己恢復正常。

但是他沒有這麼做!

在綱手的家裏。

他還是可以短暫放棄秉持已久的謹慎。

讓自己稍微顯得輕鬆一些。

緊接着。

青羽再次拿起酒瓶,又向著嘴裏灌了一大口。

對於他來說。

這也是難得的放鬆時刻。

就算是在一樂拉麵的麵館裏面,跟着手打也只是小酌一杯,時刻保持着謹慎和戒備。

一時之間。

綱手連着喝了幾口,青羽也連着喝了幾口,兩人悶悶的喝,誰都沒有說話。

「青羽。」

綱手放下酒瓶,臉色已然變得紅潤起來,上沒上頭不知道,倒是有點上臉了。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在小樹林的時候,你經歷了什麼?」

綱手看似很隨意的詢問。

但是。

她在說完這句話之後。

眼神變得認真了起來。

僅僅是這個眼神,就能夠看得出來,她根本沒有放過這件事情的意思……

「綱手老師,我沒看清楚。」

青羽壓低聲音說道,他沒有跟綱手說實話,原因非常簡單。

他跟綱手剛剛認識不久。

滿打滿算也就一兩個小時。

綱手願意收他為弟子,讓他心中很感動,並且願意漸漸敞開心扉。

但這是有程度限制的!

青羽可以向綱手坦誠自己的身體沒有問題,可以進行鍛煉,能夠學習醫療忍術……

但是。

有些秘密。

暫時不適合說!

那天死的人可是根部老大團藏的左膀右臂油女龍馬。

牽扯的事情太多了。

青羽願意相信綱手不會害他,但這些事情若是現在讓綱手知道了,他不確定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綱手要找團藏復仇嗎?

誰會輸誰會贏?

毫無疑問三代現在是會站在團藏那邊的!

難道要讓綱手成為木葉村的叛忍嗎?

青羽知道綱手的實力很強,可絕對還沒強到以一己之力對抗木葉村的程度。

至於說證據……

那只是一面之詞罷了!

那天真正襲擊綱手的人,可統統都是雨隱村的忍者啊!

青羽僅僅在一瞬間就權衡了利弊,他覺得團藏所做的事情太多了,現在讓綱手知道這個事情,遠遠不如讓綱手不知道這個事情。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青羽會在合適的時機告訴綱手真相,並願意幫助綱手完成復仇,親手殺死團藏為繩樹和斷祭天……

但絕對絕對不是現在!

「你沒看清楚?」

綱手愣了一下,褐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疑惑,她隱隱覺得青羽有所隱瞞,可她也不確定,畢竟那天她沒有具體的檢查過戰場,第二天再回去的時候,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是的,綱手老師,那天我在小樹林里鍛煉身體,剛剛聽到聲響,就被一個突然鑽出來的黑影撞擊了一下,我還沒看清楚那個人是誰,他就匆匆跑開了。」青羽開始發揮起自己編故事的能力,一本正經臉不紅心不跳的編起來說道:「當時我便推測是有人在追他,然後我聽到了樹林那邊的聲響,遠遠看到綱手老師你渾身染血的跑了過來,我怕你誤以為是我,黑乎乎的解釋不清楚,就趕緊跑開了。」

「原來是這樣……」

綱手在耐心聽完青羽的解釋之後,心裏隱隱覺得哪裏不太對勁,但她又說不出哪裏不對勁。

畢竟她與那些忍者交手過。

每個人都是上忍。

逼得她把陰封印都解開了。

沒有一個是實力弱的忍者。

在她看來,就算青羽有隱藏實力,但是面對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絕對不會是對手。

根本就沒有往青羽能把對手轟得練渣滓都沒剩下的地步。

仔細想想。

雖然有些怪。

但還算合情合理。

「綱手老師,那些都是什麼人啊?」青羽不給綱手更多的思考時間,立即主動詢問起來。

「他們是雨隱村的忍者,我們在第二次忍界大戰的時候交手過,我對他們的戰鬥方式非常熟悉,只是……」

綱手說到這裏,美眸中閃爍著凌厲的氣息,渾身的氣勢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他們知道我患有恐血症!」

「這不是雨之國的忍者該知道的情報!」

「我懷疑木葉村有人將我的情報泄露給了山椒魚半藏!」

「這才引得雨隱村的忍者冒着闖入木葉的風險也要置我於死地!」

綱手冷冷的說道,她不是傻子,當時戰鬥的時候情況突然,沒那麼多時間思考,緩過神來便已經猜測出木葉村有內鬼了。

只是……

她還不知道。

那個內鬼是誰!

但是這個內鬼絕對存在!

「綱手老師,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調查吧,我人在拷問部,每天都接觸各種情報,總有一天,我會把那個人挖出來的!」青羽拍著胸脯保證道。

「哈哈哈哈哈,那就交給你了!」綱手板著的臉突然就融化掉了,重新露出笑容,配合上紅潤的臉頰,整個人看起來頗為溫柔。

這變臉的過程。

給青羽看得一愣一愣的。

難怪都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7章 木葉村中有內鬼!(求訂閱求月票)

16.08%
目錄
共79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