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我懷疑這件事情是雲隱村在自導自演!(求訂閱求月票)

第151章 我懷疑這件事情是雲隱村在自導自演!(求訂閱求月票)

山行健感受著眾人注視過來的目光,臉色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

作為本次驗屍的醫療忍者。

這次事情的誇張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認知。

讓他的內心處於一種震撼當中。

「根據我對這個人屍體的檢查,他的心臟在被洞穿的瞬間迅速喪失生命機能,不像是尋常的武器,更像是被查克拉切斷了生命線……」

山行健開始解釋起來。

「這種情況往往只有在移植手術上出現過,若是沒能用查克拉連接生命線,則是會出現這種立即暴斃的情況。」

「換句話說……」

「這個人在被切斷心臟生命線的瞬間就死亡了。」

「整個過程不會超過5秒鐘。」

「根據這個人死亡的時間再結合大腦被毀掉的狀況。」

「我腦袋裡面冒出一個非常大膽的猜測……」

山行健深吸一口氣,隨後眼神變得非常凝重,說出了一句讓在場每個人都非常震驚的話。

「我懷疑這件事情是雲隱村在自導自演!」

此話一出。

宇智波耀愣住了。

宇智波富岳也愣住了。

宇智波建良都跟著愣住了。

在場的宇智波一族眾人全都傻眼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這……可能嗎?」

宇智波耀嘴角狠狠一抽,心中泛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來。

這些人都是什麼毛病?

根據前段日子裡面,志村團藏的說辭,做出人口失蹤案的人是奈良家的奈良哲。

可是……

根據他這段時間來的暗中調查。

奈良哲確實是舊時代的殘黨。

但並非什麼事情都是奈良哲做的。

後續被他們調查的那幾具屍體,全都是跟奈良哲有千絲萬縷關係的人。

他曾經猜測過這些人的死是為了幫助奈良哲去嫁禍團藏。

但是他並不是很確定。

這種自殘式的嫁禍行為真的存在嗎?

然而……

人口失蹤案和河流漂屍案剛剛結束沒有多久。

現在又來了一個雲隱村自導自演案?

這尼瑪……

全都是在以自殺的形式嫁禍嗎?

要不要更離譜一點!

宇智波耀的內心不斷的吐槽著,對於這類的行為,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其實,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在最開始我也說了,這只是我一個非常大膽的猜想……」山行健苦笑著搖搖頭。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猜想呢?」宇智波富岳插嘴道:「您做出這樣的猜想,肯定是有判斷的依據,不妨將依據說出來,或許我們可以做出其他的猜想。」

「富岳說得沒錯,大人將依據說出來聽聽吧。」宇智波耀對著宇智波富岳點點頭,眼眸中閃爍著讚賞,他對宇智波富岳的反應能力非常的認可。

這樣的一幕落入到宇智波建良的眼中,令得後者的呼吸起伏變得更大了,眼眸中閃爍著嫉妒的眸光。

「依據啊……」

山行健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無奈了,緩緩的開口解釋起來。

「說出來可能你們也會覺得很古怪。」

「這個人從被攻擊到死亡,絕對不會超過5秒鐘的時間。」

「並且必須要在距離很近的位置精準攻擊。」

「再加上這個人是個實力不弱於你們的修鍊忍體術的上忍。」

「你們覺得用什麼方法可以在面對一個掌握忍體術的上忍時可以近身快速精準的在5秒內殺死?」

山行健說出了自己的判斷依據之後,在場的宇智波一族眾人沉默了下來。

每個人的臉上都泛起了沉思的表情。

做不到。

誰都做不到。

堂堂上忍若是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迅速被秒殺。

那麼兇手得是什麼樣的實力啊?

「看到你們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們的想法跟我一樣了。」

山行健笑著說道。

「哪怕算上偷襲的情況,想要5秒內殺死一個掌握忍體術的雲隱村上忍,就算是三代火影大人也不行。」

「我的意思不是火影大人打不過,而是不會這麼輕易的完成擊殺。」

「這個人的身上沒有任何中毒等被削弱的痕迹。」

「既然木葉村沒有這樣的人,那麼有沒有可能是……」

「雲隱村自導自演的呢?」

山行健再次說出了他的猜想,只是他對於醫療忍者的事情隻字不提。

因為……

對於他這個老醫療忍者來說。

僅僅只是有那麼一抹奇怪的念頭閃過。

根本就沒有當做可行性來認真的去思考。

怎麼可能有人會將查克拉手術刀和掌仙術運用成那個樣子呢?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正是因為山行健這極其主觀的認知,他根本沒有跟宇智波耀他們說起任何一點點可能會跟醫療忍者有關的事情。

「可是……」

山行健繼續說著他的分析。

「如果不是雲隱村的人們自導自演,又會是什麼樣強大的存在,能夠做到這樣瞬間秒殺掉雲隱村的上忍呢?」

「這顯然是不合理的啊!」

「木葉村沒有這麼強大的存在!」

「這一點想必耀大人你很清楚吧!」

山行健雙眼盯著宇智波耀,根本不需要他將話說得太明白。

宇智波耀可是木葉警備部的隊長。

對於木葉村人口信息了如指掌。

能夠做到這樣的人。

根本不存在!

「嚯……」

隨著山行健解釋的話,全場宇智波的族人均是深吸一口氣。

「自導自演……」

宇智波耀眉頭緊蹙,經過山行健的解釋之後,他忽然覺得,還是有這樣的可能性。

「只是……」

「這代價是不是太大了點?」

「直接犧牲一個上忍。」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

宇智波耀輕聲嘀咕道,他很清楚,付出的代價越大,就說明目的越大。

這一次。

怕是要戰爭了吧。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如果僅僅是為了自導自演來嫁禍木葉村的話,那麼犧牲上忍的代價太大了,可惜這個人的腦袋已經壞掉了,根本無法讀取記憶,不然還能根據他生前發生的事情進行合理的推斷。」山行健沉聲說道。

「越是這樣越是奇怪。」宇智波耀點頭說道:「如果不是有陰謀的話,大可不必毀掉這個人的大腦,這裡處處透露著疑點,我要將這件事情彙報給三代火影大人,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

「確實應該彙報給三代火影大人,如果真的是我猜測的那樣,那麼後面將會有大事情等著木葉村呢!」山行健點頭說道。

「我現在就去!」

宇智波耀立即嗅到了危險的氣息,心裡湧現出一股山雨欲來的感覺。

「多謝山行健大人!」

宇智波耀對著山行健深深鞠了一躬,隨後向著身邊的宇智波富岳和宇智波建良看過去,對著兩人點了點頭。

兩人立即明白了宇智波耀的意思。

緊接著。

木葉警備部的人紛紛離開木葉醫院。

「耀大人,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想要再問一下山行健大人,將情況了解得更具體一些。」宇智波建良剛剛走出去,便眼珠一轉,對著宇智波耀說道。

「你去吧,多了解點情況,不是什麼壞事。」宇智波耀點點頭,隨手對著旁邊的宇智波富岳說道:「富岳,你跟我一起去見三代火影大人。」

「是!」宇智波富岳立即點頭應聲。

隨即。

宇智波耀帶著宇智波富岳向著火影辦公室的方向走過去。

宇智波建良默默的看著這兩個人離開的背影,雙手緊緊攥成拳頭。

「可惡!」

「富岳這個傢伙。」

「處處出風頭!」

宇智波建良的眼神變得冰冷起來,在他看來宇智波富岳完全搶走了他的所有光芒,讓他逐漸失去了對木葉警備部隊長的競爭力。

「必須要找給機會把富岳幹下去!」

宇智波建良的心中已經產生了非常強烈的憤怒感。

隨即。

他轉身向著木葉醫院走進去。

重新找到了準備離開回家的山行健。

「山行健大人!」

宇智波建良一個箭步追上,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容,看起來就不像是有什麼好事。

「還有什麼事情嗎?」山行健疑惑的問道。

「有的有的,我想問一下,如果這件事情是雲隱村的陰謀,那麼殺死這個上忍需要多久?」宇智波建良問道。

「不到一分鐘吧。」山行健思考了一下,說道:「如果嚴格來說,洞穿心臟不足5秒鐘,碾碎大腦也不過就是瞬間的時間,當然這不可能是完全只計算這裡面的時間,所以我覺得如果事先安排好的,差不多就是一分鐘。」

「明白了。」

宇智波建良點了點頭,再繼續問道:「山行健大人,還有一個問題,你能確定殺死這個人的忍者,究竟是什麼樣的實力,或者是什麼樣的身份嗎,我的意思是……」

宇智波建良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眸中隱含著攝人心魄的冷芒。

「有沒有可能是木葉村的忍者?」

此話一出。

山行健愣了一下。

「我倒是沒有往這邊想,你稍等一下,讓我想想……」

山行健右手掐著下巴,腦袋裡面回憶著屍體上的痕迹,隨後抬眼盯著宇智波建良。

「年輕人,你的觀察非常仔細,我原以為宇智波一族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只有宇智波富岳,你做的很不錯!」

山行健立即對著宇智波建良進行鼓勵。

這一番鼓勵。

頓時令宇智波建良臉上的線條變得柔和了許多。

完全起到了正面的效果。

「這樣吧,我們先說一個前提,前提就是默認這件事情是演出來的,否則根本沒有辦法判斷實力,若是真實發生的,那麼這個人的實力將無比恐怖!」山行健說道。

「那是自然。」宇智波建良點點頭。

「基於這個前提的話,那麼就說明這個忍者沒有抵抗,完全是自願赴死,那麼能夠殺死他的人,實力範圍就非常大了……」

山行健雙眼盯著宇智波建良,眼眸中閃爍著凝重的眸光,顯然開始討論起正事來了。

「可以是上忍。」

「可以是中忍。」

「可以是下忍。」

「甚至於就算是普通人也未嘗不可。」

「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殺死事先計劃好的沒有抵抗的上忍。」

「這一點你同意吧?」

山行健極其認真的說道,他只是個醫療忍者,正常來說是不該參與警備部處理案情的。

但是……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奇怪了。

以至於讓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

不由自主的就參與到其中跟著一起分析這件事情了。

「明白。」

宇智波建良的嘴角微微翹起,說道:「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件事情有可能是裡應外合,木葉村內部的間諜將這個人放進來,然後殺死他以嫁禍給木葉村?」

「不是沒有可能。」山行健思考了一下說道。

「那麼也就是說,這個殺死他的人,也有可能是木葉村的人嘍!」宇智波建良發現了這個案件的一個重點。

「嗯……確實是這樣,你們在搜查的時候,多多留意一下,對方未必是雲隱村的忍者。」山行健認真的說道,他已經從這個事件中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多謝山行健大人!」宇智波建良立即對著山行健深深鞠躬。

「你太客氣了,警備部就應該多一些像你這樣注重細節的人,希望你早日破解這個案子,讓木葉村遠離可能會出現的危機。」山行健抬手拍了拍宇智波建良的肩膀,他看向宇智波建良的眼眸中已經充滿了欣賞。

「我會的!」

宇智波建良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了,他的心裡已經在醞釀一個新的計劃了。

他的目的不是要調查案件的真相。

真相不重要!

就算他找到了真相,他也沒有辦法扭轉他在宇智波耀心中的印象。

經過這次的事情。

他已經很明白了。

現在他在競爭木葉警備部未來隊長的事情上遠遠落後於宇智波富岳了。

既然給自己加分追不上了。

那就想辦法被宇智波富岳扣分吧!

「我記得宇智波富岳的那個朋友中途離開過去購買了三色丸子。」

「我可以試著在他的身上下手,給他安排一個間諜的罪名,將他設計成這場自導自演事件的導演。」

「如此一來。」

「就算宇智波富岳沒有參與這件事情。」

「憑藉宇智波富岳沒有發現身邊的朋友就是要嫁禍木葉村間諜的事情。」

「耀大人勢必要重新衡量宇智波富岳是否合適成為警備部的隊長了。」

「至於調查清楚這件事情……」

宇智波建良搖了搖頭,他覺得這件事情根本就是雲隱村精心策劃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紕漏。

那個兇手是永遠都不可能找到的!

那不如利用這個事件。

狠狠地打壓宇智波富岳!

「那個名叫青羽的少年就是整個事件的關鍵!」

宇智波建良漆黑的雙眼瞬間閃耀出猩紅色的光芒,直接化作血紅色,上面有著三個黑色的勾玉。

正是三勾玉寫輪眼。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名叫青羽的少年身體不太好,對於幻術的抵抗也不會太強!」

宇智波建良的嘴角微微翹起一抹陰冷的弧度,腦袋裡面開始策劃起如何利用這場突然出現的事件,進而向著宇智波富岳的頭上潑冷水。

……

暗部宿舍。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他已經將奧特伊近期的記憶翻閱得差不多了。

「現在這個時候,雲隱村的暗部應該知道奧特伊遇害了吧。」

青羽從鐵板床上坐起來,通過奧特伊的記憶,他已經可以確定,雲隱村暗部的人們躲在木葉村西邊的樹林裡面。

只是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改變隱藏的位置。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我殺死奧特伊的事情,應該會對木葉村和雲隱村的人都造成很大的困擾。」

「雙方都會處於猜測的階段。」

「現在的問題就是……」

「雲隱村的人會不會知難而退了。」

青羽在心裡默默的盤算著,他是故意將奧特伊的屍體留下的,他在賭雲隱村會退而求其次,不再抓玖辛奈而是去威脅木葉村。

不過……

這些他也說不準。

畢竟雲隱村暗部的幾個重量級人物都已經潛入到了木葉村內部。

誰也說不好究竟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讓我試試用根部的信號給團藏傳遞給信息吧。」

青羽在油女龍馬的記憶中得到了跟團藏傳訊的密令。

只不過油女龍馬已經死了。

團藏不會輕易相信上面的內容。

沒關係。

團藏能看到就行。

這個人的性格很古怪,寧可錯殺絕不放過,只要稍微讓他起疑心就好。

最重要的是……

青羽壓根沒打算給團藏傳遞真實的情報,所以相不相信也無所謂。

他的手上一直有著油女龍馬跟團藏傳遞情報的時候所使用的暗號密令。

他一直在等合適的時機使用。

青羽非常清楚。

這個密令只要使用了。

以後就不能再用了。

畢竟。

團藏以後絕對會對此進行盯梢和留心。

再次使用的風險太大了。

想到這裡。

青羽立即拿出事先藏好的山中雄太所使用的拷問部的捲軸。

「奈良哲的屍體在根部,想必團藏早已經知道了奈良哲的記憶。」

「那我就以山中雄太的身份來給他一份情報吧。」

「順便給團藏提個醒。」

「告訴他山中雄太還活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章 我懷疑這件事情是雲隱村在自導自演!(求訂閱求月票)

18.69%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