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你還知道多少事情?(求訂閱求月票)

第152章 你還知道多少事情?(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拿出拷問部的捲軸。

這樣的捲軸一般人拿不到,唯有山中雄太能夠拿到。

上次去過之後。

他的手上留有存貨。

當時他留下存貨的意義就是為了以後在某個時間段讓山中雄太的名字重新出現。

尤其是可能會懷疑到他頭上的時候。

那個時候山中雄太就可以拎出來背鍋了。

儘管現在不是被懷疑的時候。

但是……

青羽覺得可以使用了。

限定的山中雄太捲軸加上油女龍馬的暗號。

這樣可以完美的將油女龍馬之死推到山中雄太的身上。

頓時。

青羽拿起筆。

準備將雲隱村的情報寫下來,然後傳給團藏。

「嗯……」

「等等……」

「我又有新計劃了!」

就在青羽剛準備寫出來的時候,腦袋裡面忽然冒出來另外一個想法。

漸漸地。

青羽的嘴角微微翹起。

眼神逐漸變態。

沙沙沙……

青羽手持毛筆在捲軸上模擬著山中雄太的字跡寫著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寫完一個捲軸之後。

轉而又開始寫另外一個捲軸。

兩份捲軸。

內容截然不同。

「該行動了。」

青羽在寫完這兩份捲軸之後,將捲軸放在懷中,隨後換上了一身忍者服飾,快速的從暗部宿舍裡面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

天色已晚。

黑夜籠罩著木葉村。

青羽在離開暗部宿舍之後,直接鑽進了幽暗的小樹林中。

「變身術!」

青羽的身上響起嘭的一聲,隨後整個人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

正是山中雄太的模樣。

他這次施展變身術,不是為了以山中雄太的身份去示人。

畢竟變身術是有缺陷的。

有可能會被特殊的能力感知到並且看穿。

那樣的話就尷尬了。

現在他尚且不清楚以他的仙人體和現階段的查克拉能不能做到變身術的完美變化。

不確定就先不冒險。

青羽施展變身術只要是給自己設置一道保險,如果在行動的過程中,被人誤看到的話,多少形象上是山中雄太的。

嗖!嗖!嗖!

青羽頂著山中雄太的樣貌快速的穿梭在樹林之中。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火影辦公室旁邊的牆壁上。

他走到牆壁的後面。

抬手輕輕的敲了敲,找到了一塊中空的磚塊。

「就是這裡。」

青羽將磚塊拿起來,將寫好的捲軸放進去,隨後將磚塊重新放回去。

緊接著。

他將查克拉注入到磚塊上。

嗡!

磚塊頓時泛起一股奇異的波動,周邊瞬間浮現出一道道黑色的符咒,與牆體契合在一起。

嗖!

青羽身影一閃立即消失不見,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就在青羽離開的幾分鐘之後。

兩個戴著暗部面具的忍者出現在這裡,施展秘術破開了磚塊的結界,拿出了裡面的捲軸。

隨後兩人消失不見。

……

另外一邊。

青羽憑藉著宇智波界的記憶,找到了木葉警備部的區域。

現在這個時候。

木葉警備部燈火通明。

一個個警備部的忍者正在匆忙的來來回回進進出出,他們需要調查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註定了今晚將是個不眠之夜。

此時此刻。

宇智波耀和宇智波富岳並沒有回歸。

青羽的視線立即落在了那個在一樂拉麵麵館裡面見到的宇智波建良的身上。

這個人……

似乎也行!

都是木葉警備部的人。

頓時。

青羽手持捲軸。

運轉忍具投擲術。

遠遠的將捲軸精準的向著宇智波建良投擲過去。

咻!

捲軸破空而出。

直接劃破了空氣。

驚起一道破空聲。

宛若暗器一般向著宇智波建良衝擊過去。

「嗯?」

宇智波建良突然感覺到一股危險襲來,本能的對其進行閃避。

咣!

就在宇智波建良閃避過後。

這支捲軸直接撞擊在地面上。

驚起一道聲響。

隨後倒在地上。

「誰?」

宇智波建良立即轉頭向著捲軸飛過來的方向看過去,可是在他的視線中,已經看不到任何人影的存在了。

「什麼人?」

「這是什麼東西?」

「怎麼回事?」

宇智波建良的腦袋裡面冒出好幾個問號,他正在思考著該怎麼去陷害青羽,然後通過青羽抹黑宇智波富岳。

正在思考細節的時候。

被這個突然出現的捲軸給打斷了。

當時就給他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啊?」

宇智波建良看到裡面上的捲軸,彎腰將之撿起來,頓時看到了捲軸火燙上的字樣。

「宇智波耀親啟?」

宇智波建良深吸一口氣,他左右看了看,眼神中閃過一抹堅決,將捲軸揣進懷裡,快步的向著住所的方向返回。

……

青羽在扔出捲軸以後就快速離開了,他明白這種行為還是挺冒險的。

不過。

他心裡有分寸。

確定自己不會被發現。

主要是雲隱村暗部老大上原琉璃的到來,讓他隱隱的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這裡的事情對他對動漫的理解中出現了一段的空白。

青羽在看《火影忍者》動漫的時候,正常的記述是在鳴人開始的,明白第四次忍界大戰是怎麼演變出來的。

但是……

關於第三次忍界大戰。

僅僅是在回憶裡面和一些對白中出現過。

他知道第三次忍界大戰的導火索是三代目風影的失蹤。

三代目風影失蹤的消息傳出去之後,直接倒是砂隱村的實力大幅度的衰減,繼而導致勢力之間的實力失衡,令得其他各大勢力蠢蠢欲動。

但是除了這些明面上的。

青羽有一個問題,一直沒有想太明白。

為什麼三代風影的死亡會引起三大國對木葉的襲擊。

雷之國雲隱村對於風之國砂隱村的攻擊還可以說得過去。

那麼木葉村發生了什麼事情?

讓他們集體進攻木葉村呢?

青羽很清楚哪怕是戰亂的年代,也要師出有因,出師有名,只要要有一個冠冕堂皇的能說得出去的理由。

關於第三次忍界大戰。

青羽知道的就只有三場。

第一場是邁特戴八門全開對抗霧隱村的忍刀七人眾。

第二場是水門班與岩隱村忍者的神無毗橋之戰。

第三場則是水門與未來四代雷影兄弟之間的戰爭。

這都是具有代表性的戰鬥。

在這之外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青羽並不知道。

但是他可以確定的是……

木葉村傷亡慘重。

正因如此。

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方才無可奈何的引咎退位。

但凡事情沒有那麼的嚴重。

三代是就算死了都不會退位的!

這一點恰恰正是青羽所思考的事情,他不清楚從現在開始到第三次忍界大戰,以及第三次忍界大戰的過程中,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

沒過多久。

青羽就回到了暗部宿舍。

直接躺在鐵板上床準備開始睡覺。

該做的不該做的這一晚上都做完了。

不僅殺了人。

還將情報給傳遞出去了。

剩下的就看木葉村自己的處理吧。

他要在明天回歸拷問部繼續上班了。

……

差不多相同的時間。

火影辦公室。

宇智波耀剛剛向著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彙報完他與山行健的猜測。

「耀,富岳,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們回去吧。」三代叼著煙斗,緩緩的吸了一口,沒有再多說什麼。

「現在我們該怎麼應對這件事情,這很可能是雲隱村的陰謀啊!」宇智波耀不解的說道,他發現他每次向著三代火影彙報什麼的時候,三代總是風輕雲淡的,彷彿什麼事情都不著急一樣。

儘管沉得住氣是很好的品質。

但是作為下屬。

宇智波耀覺得自己很累很著急!

「這件事情不是你的猜測嗎?」三代抬起右手,將煙斗拿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對,這是我的猜測,但是……」宇智波耀頓時被三代的話給噎住了。

「你是警備部的隊長,你要給我彙報的東西不能是猜測,而是結果,如果沒有結果,那就去調查。」三代直接打斷了宇智波耀的話。

「可是……」宇智波耀剛要再說什麼,又被三代給打斷了。

「沒什麼可是的,你們盡全力將案子調查清楚,將事情的真相還原,這是你們要做的事情,剩下的不是你們要考慮的事情。」三代搖頭說道。

「三代火影大人,我們在第一時間來彙報,是想告訴你這可能是雲隱村的陰謀,我們木葉村應該留心注意。」宇智波富岳忍不住說道。

「富岳,你是宇智波一族年輕一輩非常優秀的忍者,將來有很大的可能性坐上耀現在的位置,作為警備部的掌權者,你更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你可以懷疑一個人,但在你不確定的時候,不能將你的懷疑作為依據,你明白嗎?」三代盯著宇智波富岳說道。

「這個道理我明白……」宇智波富岳無奈的露出一抹苦笑。

「既然你明白,那麼就去做你們該做的工作,作為警備部的人,你們不能覺得什麼事情可能是陰謀,或者可能出現什麼危險,就通過感性去斷定這個事情是成立的,那樣只會令村子變得越來越亂。」三代沉聲說道。

「是……」

宇智波耀和宇智波富岳極其無力的應了一聲,隨後兩人對視一眼,均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深深的無奈。

沒有辦法了。

他們知道不管他們怎麼說,三代都不會再繼續聽下去。

那樣不僅不會引起三代對於此事的重視,甚至最後可能還會引起三代的反感。

縱然他們心裡有諸多的不甘。

還是從火影辦公室退了出來。

極其無奈的向著宇智波一族的區域返回來出去。

……

火影辦公室中。

三代叼著煙斗站在窗邊,看著兩位宇智波離開的背影,眼眸中閃爍著思考之色。

「雲隱村自導自演?」

三代的嘴角翹起一抹譏笑,他根本不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

作為木葉村的三代火影。

他非常清楚……

如果雲隱村想要對木葉村發動襲擊。

根本不需要折損一個上忍。

這是根本沒有必要的事情。

更不符合邏輯。

一時之間。

三代看著這兩個宇智波的眼神變得複雜了起來。

「這段時間給宇智波一族的權利是不是太大了?」

三代用只有他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對於宇智波耀和宇智波富岳的提議。

三代更覺得是他們對於自身無能的掩飾。

沒有足夠的能力找到兇手和證據。

便將整個事情推給了雲隱村自導自演。

然後再上升到村子對雲隱村小概率出現的襲擊進行預警。

最終搞得人心惶惶。

這都是權利惹的禍啊!

不知不覺間。

三代對於宇智波一族的處事方式感覺到隱隱的不安。

是不是未來有一天。

如果宇智波一族做錯了什麼事情,他對這一族進行適當懲罰的時候……

被他們腦補成為村子在針對他們,從而進行過激的防衛呢?

想到這裡。

三代的臉色變得沉重起來。

……

火影辦公室地下的根部。

團藏全程沒有參與外界發生的事情,不過他的手上卻是拿到了一隻捲軸。

「你們說是通過油女龍馬的暗號傳過來的?」團藏拿著捲軸,並沒有立即打開,面色陰沉,不知道在思考這什麼。

「是!」兩位根部忍者點頭應聲。

「奇怪。」

團藏緊緊盯著捲軸,捲軸上面只有一行未開封的火燙,上面寫著『團藏大人親啟』。

除此之外。

什麼都沒有。

這上面的字跡並不是油女龍馬的字跡。

「你們下去吧。」

團藏對著這兩位根部忍者擺了擺手,隨後拿起捲軸,轉身向著他的辦公室走過去。

「油女龍馬已經死了,這是絕對沒有意外的事情。」

「油女龍馬的身上有舌禍根絕之印,絕無將暗號告知別人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

「那麼只有一個解釋了。」

「有人在油女龍馬生前讀取了他的記憶,看到了我們之間聯絡的暗號。」

「那個人就是寫下捲軸的人!」

團藏微微眯起眼睛,看著那沒有開封的捲軸,心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的內心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激烈的波動過了。

上一次。

還是在二代目火影詢問誰可以做誘餌斷後的時候。

那個時候他害怕極了。

現在他的心中同樣泛起了強烈的擔憂。

「你能讀取油女龍馬的記憶,能夠知道我們之間聯絡的暗號……」

團藏冷冷盯著捲軸,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你還知道多少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章 你還知道多少事情?(求訂閱求月票)

18.7%
目錄
共8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