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人間蒸發(求訂閱求月票)

第158章 人間蒸發(求訂閱求月票)

宇智波耀和志村團藏兩人在問出同樣的話之後,兩個人均是沉默了下來。

有問題!

這裡有問題!

雲隱村的忍者……

究竟是哪邊的啊?

就在兩人疑惑的時候,上原琉璃眼珠一轉,極其果斷的在特洛伊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撤!」

上原琉璃說完之後,瞬間反身向著他們破解過的木葉村結界的缺口方向跑過去。

「是!」

特洛伊也意識到了剛才自己的失言,但是他實在是忍不住了。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

他還會這麼做。

憋死了!

終於打破了那該死的寂靜!

霎時間。

雲隱村的忍者們快速的閃身向著逃離木葉村的方向走過去。

「哪裡跑!」

宇智波耀大吼一聲,他想要去追,但是卻忌憚於旁邊的志村團藏。

「團藏大人,你該不會是用這樣的方法庇佑雲隱村的忍者離開吧!」

宇智波耀血色的寫輪眼中閃爍著冰冷的眸光,儘管剛才團藏跟他說了同樣的話,讓他覺得這裡面似乎有什麼隱情,但即便如此,就算是團藏被人設置了陰謀給騙過來了,也僅僅只能說明這在這件事情上團藏是冤枉的,以前的事情是無從狡辯的!

「哼!」

「這些雲隱村的忍者還不值得我親自到此來送他們離開!」

「反倒是你們這些宇智波一族的小丑!」

「莫不是被人騙了都沒有發現!」

團藏冷哼一聲,他的頭腦要遠遠比宇智波耀更加的清晰,他在跟宇智波耀說出相同的話之後,所想到的並不是宇智波一族與雲隱村的忍者聯合起來又騙他去追擊雲隱村的忍者,最後在一起夾擊他。

他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他從宇智波耀的表情上已經看破了一切。

僅僅是在他那一瞬間。

他就明白這一切都是山中雄太設下的圈套,只是圈套本身跟他先前所料想的不同,他本以為是山中雄太聯合宇智波一族要對他出手,現在看來則是山中雄太要設計他跟宇智波一族的人兩敗俱傷。

這是為什麼呢?

宇智波一族在這其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難道舊時代殘黨的落敗跟宇智波一族有什麼關係嗎?

團藏的大腦快速的思考起來,他就站在這,不動如山,安靜的看著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們。

他身邊的那些根部忍者同樣一動不動,就這麼原地採取著防守的姿態。

與其說等待著宇智波一族主動攻擊。

倒不如說是已經站在了旁觀者看客的角度上了。

現在這個時候。

團藏已經不打算再以任何形式出手了。

面前宇智波一族人多勢眾,他不可能在這個小樹林裡面將宇智波一族的人一網打盡。

要麼不動手。

動手就要將對方全滅!

目前沒有全滅對方的機會,那麼就沒有必要再出手讓自己陷入到尷尬中了。

「志村團藏,如果你確定你不是跟雲隱村忍者是一夥的,那請你立即離開這裡,我們木葉警備部將要對入侵的雲隱村忍者進行追擊了!」宇智波耀沉聲說道,他實在是看不懂團藏現在的操作,看起來像是遊離在外,但又在其中,如果一直盯著太過分散注意力很難追捕入侵的雲隱村忍者,但要是不注意的話很可能會被團藏在背後捅刀子。

團藏在聽到宇智波耀的話之後,那隻暴露在外面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宇智波耀。

他本想說「我走不走關你什麼事!」這樣的話。

但是他多少還是有些大局觀的。

如果再繼續這樣跟宇智波耀僵持下去,不僅不會得到任何的好處,反而還會放任雲隱村的忍者離開。

反過來如果他離開的話。

這件事情跟他就沒什麼關係了,還能讓宇智波一族的人和雲隱村忍者拼得兩敗俱傷。

團藏不是較勁的人。

只要有利益。

他就可以去做!

「我們走!」

團藏深深看了一眼宇智波耀,隨後緩緩開口,率先轉身離開。

團藏轉身了,背對著宇智波一族,但是他身邊的那些根部的忍者,則均是採取保護的姿態,並沒有放鬆警惕的意思。

就這樣在宇智波一族眾人的注視下。

團藏緩緩的退出了這片區域。

宇智波耀一直盯著團藏,眼眸中透著一絲絲的不甘。

「真想在這裡把那個老傢伙給宰了!」

宇智波耀強忍著對團藏出手的衝動,眼睜睜的看著團藏就這麼離開了小樹林,知道一個扳倒團藏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不過。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

宇智波耀已經明白了。

現在這個時機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扳倒團藏的機會。

畢竟……

他已經看出來這件事情跟團藏沒有什麼關係了。

作為高傲的宇智波一族。

他不願意通過陰謀詭計的方式去嫁禍給團藏,然後把團藏扳倒,他更願意去通過自己的能力抓到團藏的把柄,然後親手將團藏送到監獄裡面去。

一時之間。

宇智波耀縱然心中很是不甘,但他依舊將團藏給放走了。

「追!」

宇智波耀頓時大喝一聲,隨後率先向著雲隱村忍者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是!」

木葉警備部的宇智波一族眾人紛紛應聲,一個個閃身追了上去。

嗖!嗖!嗖!嗖!嗖!

剎那間。

樹林中儘是身影穿梭的聲響。

木葉警備部的眾人快速的向著逃離的雲隱村忍者追逐過去。

作為負責木葉村治安的警備部,他們不能允許雲隱村入侵者當著他們的面就這麼離開了。

……

青羽站在樹枝上。

靜靜的看著這場他一手策劃的鬧劇就這麼的結束了。

「嗯……」

青羽眼眸中閃爍著思索的眸光。

「儘管沒有讓宇智波一族和團藏拼殺起來,但是將雲隱村忍者到來的消息成功的傳遞了出去。」

「這次雲隱村忍者抓捕玖辛奈的事情應該是敗露了。」

「這段時間雲隱村忍者想要再入侵木葉村,怕是不會那麼容易了。」

「這就足夠了!」

青羽緩緩點頭,他沒有完成心中所想的附加的搞事情的東西,但他完成了他最開始想要傳達的東西。

那就是將雲隱村忍者入侵過來的事情傳遞出去。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

雲隱村已經沒有機會再帶走玖辛奈了。

至少一兩年的時間裡,雲隱村都會重新謀划。

這段時間可以說給水門提供了飛速發展的時期,令水門的實力在上忍之上突飛猛進更上一步。

待到以後雲隱村再想對玖辛奈有什麼想法的話。

那就已經晚了。

誰也不能在水門的保護下帶走玖辛奈了。

漸漸的。

隨著腳步聲漸遠。

青羽解開了身上神之紙者之術的偽裝,並且將帶走了宇智波建良的屍體。

這具屍體。

他本想留給宇智波一族。

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若是沒有合適的機會,將同樣手法殺死的宇智波建良扔給宇智波一族,以此來嫁禍別人的話,那還是將屍體處理掉吧,以免引火燒身。

嗖!

青羽立即以極快的快速,向著截然相反的方向快速的奔行。

他在自己的身上施加了超輕重岩之術,這令他身輕如燕,完全可以凌空而行,只是沒有在樹林中穿梭更快一些,畢竟他的雙腿是可以令身體彈射的速度更快的。

一段時間之後。

青羽來到了埋葬山中雄太骨灰的地方。

當時他走的時候。

在上面隨便抓的一把草,都已經長得極為青翠,能夠看得出來,生長得很是茁壯。

「雄太先生,我來看你了,這次給你帶來一個祭品,送給你陪你聊天,以免你孤單。」

青羽站在山中雄太的墳頭,將宇智波建良的屍體扔在一邊,雙手快速的結印,隨後將手掌拍在地面上。

嗡!

一股土遁查克拉的能量順著他的經絡匯入到手掌上,令得這裡的地面晃動了一下。

轟隆隆……

地面驟然裂開,出現一個裂縫,剛好能夠容納一個人的大小。

緊接著。

青羽將宇智波建良的屍體平鋪在地面上。

「還沒來得及好好檢查一下你的屍體呢!」

青羽開始向著宇智波建良的屍體上摸過去。

立即找到了一個忍具袋。

裡面除了苦無手裡劍等忍具之外,還有一個鼓鼓的錢袋。

裡面裝著滿滿的錢幣。

「宇智波一族是真的有錢啊!」

青羽知道這錢袋中的錢,只是宇智波建良財富的小小部分而已,不過是隨身攜帶的零花錢罷了。

但是……

僅僅是這點零花錢。

就是青羽拿到過的最多的收益了。

「不錯!」

青羽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又檢查了一遍宇智波建良的屍體,確定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之後,直接將後者的屍體扔到坑裡去了。

這一次。

青羽沒有選擇使用火遁術去炙烤,而是拿出一瓶化屍水。

這是在油女龍馬身上得到的那瓶化屍水。

還沒有用完。

剛好可以派上用場。

這是青羽在宿舍換衣服出來的死後特意帶上的。

從宇智波建良來到他的宿舍門口找到他的那一刻,就註定了宇智波建良已經沒有可能會繼續活下去了。

滴答!

青羽手上一滴化屍水滴落在宇智波建良的身上。

嗤嗤嗤……

一道道白煙從宇智波建良的身上冒出來,這些白煙有著很濃郁的腐蝕的味道。

幾乎是眨眼的時間。

宇智波建良的身體連同著衣服一起變成了黑灰色的液體,緩緩的滲入到地面上。

啪!

青羽的手掌再次拍在地面上,令得剛才通過土遁所裂開的地面重新癒合了起來。

整個過程並沒有消耗多少時間。

就這樣。

宇智波一族年輕一輩中能夠跟宇智波富岳相提並論的宇智波建良。

在這樣一種特殊的情況下。

人間蒸發了。

「給你也來幾根草吧!」

青羽想了想,覺得做事要有始有終,宇智波建良畢竟是高貴的宇智波,別人都有草,他沒有,那顯得太寒酸了。

青羽向著遠處的草叢那邊走過去。

隨手抓了幾把草。

然後回到宇智波建良屍水滲入的地方。

將這些草埋在地面上。

然後便不再理會了。

這墳頭草能長多高,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隨後。

青羽身影一閃,快速的離開了。

這片樹林中的埋骨地重新恢復了寧靜。

彷彿從來沒有人來過似的。

……

青羽直接回到了暗部宿舍,漆黑的走廊給外安靜,周圍那些拷問部的同事早就沉沉的睡過去了。

拷問部的工作是枯燥乏味的,更是消磨精神的,基本上大家累得都是倒頭就睡,很少有神經衰弱睡不著覺的。

這一夜。

青羽睡得很好。

他完全沒有任何的心裡壓力。

對於絕大多數的木葉村居民來說。

也都睡得很好。

只有一小部分沉浸在死人的案件里,心中恐懼,無法入眠。

不過。

這一夜對於宇智波和團藏來說,均是屬於特殊的不眠之夜。

翌日。

清晨。

青羽早早就醒過來了。

他沒有去小樹林布置影分身。

現在因為雲隱村的事情,木葉村勢必會加強防範,對於村子內各處的小樹林都會進行嚴查,尋找是否有遺漏的入侵者。

這個時候去布置影分身顯然是不明智的。

青羽對於修鍊的事情看得很開。

他有很多的時間。

他不急於一定在某個時間點前達到什麼樣的實力。

再加上他有多重影分身這樣的修鍊作弊器。

只要他在可以修鍊的時間裡好好修鍊就足夠了。

若是在特殊情況之下。

冒然修鍊可能會給他帶來麻煩的話。

那麼他不介意鹹魚一段時間。

青羽早早的走出暗部宿舍,向著木葉村中心區域走過去,他要去商鋪買些東西。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一間雜貨鋪。

這是木葉村比較著名的雜貨鋪,幾乎什麼古怪的玩意都能買得到。

「老闆,我想要一個能夠裝水的罐子。」青羽在走進門之後說道。

「好嘞!」

雜貨鋪的老闆在得知青羽的訴求之後,立即向著櫃檯裡面翻找過去。

「你想要金屬製作的鐵罐子,還是玻璃燒制的玻璃罐子?」雜貨鋪老闆問道。

「玻璃罐子吧。」青羽略微思索之後說道,畢竟玻璃罐子是透明的,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很方便的。

「好嘞!」

雜貨鋪老闆從櫃檯後面拿出一個易拉罐般大小的玻璃罐,玻璃罐子的上下兩邊都是木質的蓋子周邊有著橡膠塞,完全可以達到密封的效果。

「小兄弟,你覺得這個可以嗎?」雜貨鋪老闆問道。

「可以。」

青羽立即點頭。

他接過雜貨鋪老闆遞過來的罐子。

又隨便買了幾種調料。

最後付錢離開。

他在走的時候,就將罐子給放好了,然後快速的向著小樹林裡面穿梭進去。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宇智波建良滲著屍水的地方。

「想不到吧我這麼快就回來看你了。」

青羽對著裡面的墳頭草微微一笑,隨後將罐子打開,稍微施展一點水遁忍術,將罐子裡面注滿水。

緊接著他拿出鹽巴,稍微放一點點,又將手指伸入到罐子裡面,來回攪動一下。

嗡!

青羽的手指上泛起淡淡的綠色查克拉,在他蘊含著查克拉的手指的攪動下,罐子里的水開始變得泛起了暗暗的綠色。

「差不多了。」

青羽看著罐子中水的色澤,這是他通過綱手的記憶中得到的醫學理論調製的暫時保存身體器官的組織液。

這並不是什麼非常好的方法。

但卻是在戰場上遇到突發情況之後的應急方法。

就在他將這個罐子裡面的液體都調配好了之後。

手腕一翻。

他的手掌心上出現了一雙血紅色的眼球。

正是宇智波建良的三勾玉寫輪眼。

青羽並沒有將自己眼睛扣下來換上寫輪眼的打算,甚至連想都沒想過。

別人的眼睛再好都不如自己的!

更何況青羽覺得那樣很噁心很古怪,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之所以保存下這雙三勾玉寫輪眼。

完全是覺得未來可能有機會能夠用得上。

頓時。

青羽將這雙三勾玉寫輪眼放在罐子裡面,將木質帶有橡膠塞的蓋子蓋好,令得瓶子處於一種密封的狀態。

將這些都做完之後。

青羽抬起手,向著面前的樹榦伸過去,指尖泛起鋒利的查克拉能量。

這正是查克拉手術刀。

青羽的右手控制著查克拉手術刀,直接將大樹的樹皮部分切割了下來,在裡面挖出一個孔洞。

他將手中裝有宇智波建良寫輪眼的罐子塞進大樹的孔洞里。

隨後將樹皮重新蓋在樹榦上,右手的查克拉手術刀化作掌仙術,立即將樹皮重新粘合在樹榦上。

將這一切全都做完之後。

青羽拍拍雙手,滿意的離開了,向著拷問部的方向前行。

他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這雙寫輪眼,以後對他必定會有很大的用處。

但是現在放在身上就是一塊燙手山芋。

扔到大樹裡面就放心多了。

……

就在青羽來到拷問部的時候,還沒等他去屬於他的小隔間,便看到了許多穿著木葉警備部服飾的宇智波一族。

帶隊的為首之人。

正是青羽認識的宇智波富岳。

「你確定昨晚建良敲了你的門,並且詢問的是青羽宿舍的位置?」

宇智波富岳盯著一位拷問部的忍者凜聲問道,緊皺的眉頭快要交錯在一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章 人間蒸發(求訂閱求月票)

20.33%
目錄
共7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