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宇智波是大家族,總會出幾個不孝子的(求訂閱求月票)

第161章 宇智波是大家族,總會出幾個不孝子的(求訂閱求月票)

「來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隔間外面的守衛押送著一個青年走了進來,將後者捆綁在木樁上。

簡單的對青羽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

根據守衛的交代。

這個青年是外村來木葉做生意的商人。

他在做交易的時候跟木葉村的人發生了爭執。

隨後大打出手。

最後鬧到了警備部。

現在被送到了拷問部這邊接受審訊。

這個青年的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就二十二三歲的樣子,跟宇智波富岳差不多。

「人就是我打的!」

「我看他不順眼!」

「每次付款都摳摳搜搜!」

「我不教訓他一頓我心癢難耐!」

「該怎麼寫認罪書,直接拿出來吧,別耽誤我的時間,我賠完罰金還要去賺錢!」

這個青年冷冰冰的說道,他是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裏了,他的脾氣一直都很暴躁,所以常常打架被帶走。

不過。

木葉村的法律條例對於村子內的人和村子外的人是不同的。

如果是村子內的人出現打架的情況,一般來說要關上幾天,進行思想教育,希望他們出去以後不要再鬧事。

但若是村子外的人,則是會以罰款為主,只要繳納足夠的罰金,就不會進行關押的懲罰。

畢竟在這混亂的忍者世界裏面。

錢是非常重要的!

正因如此。

一些富商便可以趾高氣揚的生活!

他們可以是任務的金主,也可以是一些忍者的僱主,通過金錢來達到目的。

儘管這個青年不是什麼特別富有的存在,但他也是商人,手上有錢,喜歡用錢打通關係,更明白用錢擺平事情。

青羽抬眼淡漠的看了一眼這個青年,一句話都沒有說,依舊還在想着他剛才思考的問題。

目前來說。

團藏和宇智波之間的關係已經處於明牌的狀態了。

跟微妙都扯不上了。

但是。

雲隱村的忍者究竟怎麼樣了?

跑掉了?

還是留下了?

亦或是殺死了?

青羽對那些人的動向沒有一個精準的情報,並且也沒有什麼獲取的渠道。

「喂,你是聾子嗎,沒聽到我的話嗎,把認罪書給爺拿過來!」

那個青年頓時沒好氣的對着青羽吼道,眼眸中充斥着輕蔑。

在他的眼裏。

青羽這類拷忍者不過是黑暗地道裏面的老鼠。

只能做這些骯髒的事情。

根本見不得光。

「哦?」

青羽再次抬眼向著青年看過去,漆黑的雙眸透過面具的眼孔,聚焦在青年的臉上。

「好吧。」

「本想着安靜關你一會就放你走的。」

「既然你的嗓門這麼大。」

「我覺得有必要研究一下你的聲帶了。」

青羽說話之間,緩緩起身,邁步向著青年走過去。

「你要幹嘛?」

青年看着青羽的樣子,語氣中依舊透著質問的感覺。

這一次。

青羽沒有再理會青年。

而是直接走到後者的面前。

「相信我,你會完好無損的從這裏走出去,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給你上一課。」

說罷。

青羽抬起右手。

指尖泛起鋒利的藍色查克拉。

正是查克拉手術刀。

「你要幹什麼?」

青年的聲音中終於驚恐起來,面前這個拷問部的忍者,跟他以前接觸過的完全不一樣,給他一種很恐怖的感覺。

就在青年話音剛落的時候。

青羽左手探出按在青年的腦袋上,右手控制查克拉手術刀瞬間劃過後者的喉嚨。

只是他將查克拉手術刀的查克拉控制得非常細緻,連續在青年的喉嚨上做着極為精密的操作。

幾乎是一瞬間。

青羽就將青年的喉嚨切開,從喉結處切掉了青年的聲帶肌,血色的肌肉纖維落在他的手掌心上。

緊接着。

青羽鬆開左手,向著青年的喉嚨上按過去,一股柔和的查克拉覆蓋在青年的身上,直接令青年的喉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復原。

「嗚……嗯……嗚嗚……嗯嗯……」

青年瞪大雙眼,眼角有淚珠不受控制的流下來,就在剛才被切割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已然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瞬間的劇痛直接侵襲在他的靈魂上。

他想要尖叫。

他想要怒吼。

但是他發現他無法發出聲音。

他的喉嚨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樣,呈現出極其難受痛苦的感覺。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我不能說話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究竟要幹什麼?

青年的心中在奮力的咆哮著,他想要說什麼,但是完全發不出聲音來了。

「這是你的聲帶。」

青羽抬起手,手掌心上有兩條血肉模糊肌肉纖維。

青年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

差點沒嚇暈過去。

隨後他想要說什麼,但只能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具體的話來,不過從表情神色上來看,似乎是在乞求青羽。

「你放心吧,我說過了,你會完好無損的出去,只是我現在想要讓你安靜一些。」

青羽說完之後,抬起右手,向著青年的腦袋上摸過去。

「叮咚!讀取記憶成功!獎勵:查克拉提升!」

伴隨着清脆的電子提示音,青年的記憶載入到了青羽的腦海中。

頓時。

青羽立即翻閱起這個青年的記憶來。

湯之國的商人。

脾氣暴躁。

比較好鬥。

每次打架最擅長的便是右手的炮拳!

這次被帶過的原因就是用右拳突然擊打了木葉村之人的臉,從而引發了鬥毆。

「好啊。」

「你的右手很發達嘛!」

「讓我研究研究……」

青羽說話之間,在青年的注視下,抬起右手的查克拉手術刀,向著青年的右手上切割過去。

一時之間。

青年瞪大雙眼。

眼眸中滿是驚恐。

害怕極了!

……

幾乎是同一時間。

火影辦公室中。

穿着一襲老舊青衫的團藏站在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面前,臉色極其的嚴肅。

「昨晚究竟是怎麼回事?」三代火影猿飛日斬拿起煙斗,叼在嘴上,慢慢點火,從語氣和動作上來看,還算是很沉穩。

「具體情況我還在調查,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被山中雄太給設計陷害了,但我還不是很確定山中雄太和宇智波一族的關係,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的親密。」團藏沉聲回答道。

「我問的不是你的事情,而是昨晚的事情,雲隱村忍者是怎麼回事?」三代使勁吸了口煙,視線聚焦在團藏的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雲隱村的忍者突然出現在木葉村中,這說明結界部和警備部都有問題。」團藏立即甩鍋。

「抓到雲隱村的忍者了嗎?」三代沒好氣的問道。

「我不清楚,宇智波耀那傢伙將消息封閉的很好,我派了幾次人去打聽,根本打聽不到。」團藏說完之後,略加思索,說道:「日斬,我覺得我們該發展一個能夠深入宇智波一族的間諜,否則我們對宇智波一族的消息太過閉塞了,如果他們有什麼造反的心思,我們根本無從知曉。」

「你也知道宇智波一族是什麼狀況,他們整個一族的人都居住在那片特定的區域裏,周圍沒有其他的家族,進入宇智波一族的入口狹小,只有一條單獨的長巷,外人進入必定會被發現,並且整個宇智波一族就算內部有分歧,但是對外的時候便是利益共同體,這是從戰國時代就留下來的家族基因,根本不可能發展出能夠為村子賣命的宇智波族人做間諜!」三代搖頭說道,他當政以後對村子的家族勢力進過很很深入的研究,絕大多數的家族都因此更替了家主,宣佈接受三代的統治,但唯獨宇智波一族,像是村子裏面的小村子,自己的內政自己處理。

「宇智波是大家族,總會出幾個不孝子的。」團藏淡然的說道:「這個讓我來尋找吧。」

「如果能夠發展一個宇智波內部的間諜,那對於村子來說絕對是大大的好事,現在我們對於宇智波一族的了解太少了,唯一能夠進行調查的警備部還都在宇智波一族的手上,這讓我們根本無法特意得到宇智波一族的情報。」三代沉聲說道,儘管他現在沒有滅掉宇智波一族的心,但是不妨礙他視這個很難控制的宇智波一族為眼中釘。

「日斬,現在我們務必要找到山中雄太,這個人知道的太多了,他實在是太危險了,此人不除我心不安啊!」團藏在看到油女龍馬那特殊方式傳遞的情報,內心就已經慌亂了。

「找人的事情還得你來做。」三代倒是沒有像團藏那麼的在意。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

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

一個負責守衛的忍者跑了過來,立即單膝跪在門口。

「三代火影大人,警備部的宇智波耀來了!」這個守衛彙報道。

「讓他進來吧。」

三代點了點頭,隨後向著團藏看過去,微微一笑,說道:「看來關於雲隱村忍者的情報送過來了。」

「日斬,我先走了,你們聊吧。」

團藏現在不想在這裏跟宇智波耀有什麼接觸,相比於昨晚的事情,他更在意山中雄太的下落。

頓時。

團藏轉身離開了火影辦公室。

就在團藏從火影辦公室走出去的那一刻,剛好拐角處走過來一道身影。

正是宇智波耀!

團藏看到了宇智波耀。

宇智波耀也看到了團藏。

兩人瞬間對視在一起,並且視線始終集中在對方的身上,誰都沒有挪開。

當然。

對視的時間是短暫的。

隨着兩人均是在邁動的步伐,兩人在走廊處擦肩而過。

誰也沒有跟對方說話。

一切盡在不言中。

團藏沿着走廊走到盡頭,隨後順着拐角離開了。

宇智波耀則是走進火影辦公室。

「三代火影大人,關於雲隱村入侵者的事情,我要跟您彙報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1章 宇智波是大家族,總會出幾個不孝子的(求訂閱求月票)

19.93%
目錄
共8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