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不好意思(求訂閱求月票)

第164章 不好意思(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看到你在這裡,我就放心了,現在去應付那些警備部的人!」

森乃伊頓本能的抬起手,想要向著青羽的肩膀上拍過去。

只是……

就在他的手抬起在半空中的時候停了下來。

「那個……我先回去了……」

森乃伊頓立即收回那沒有拍下去的手,臉上流露出一抹苦笑。

不能拍!

誰都能拍就青羽不能拍!

稍微一個沒用好力量,可能就把青羽給拍到地上去了!

雖然他知道青羽跟綱手大人學習,可能會學習到一些醫療忍術,可能會對身體素質有所改善,到但是他根本不敢冒險。

「多謝伊頓大哥!」青羽立即開口感謝,給足森乃伊頓面子。

「小事!小事!這都是小事!」森乃伊頓擺擺手,隨後走出了小隔間,快步向著拷問部正門的方向走回去。

其實。

他並不是不知道青羽的位置。

而是特意過來告知青羽有警備部的人來找的事情。

不管青羽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

森乃伊頓知道他只要做好兩件事情就行。

一件事情是將情報提供給青羽,另一件事情就是保護好青羽。

不過。

在做這些事情之前。

他必須要向著青羽邀功,跟青羽說清楚他做了什麼事情。

為了討好人做的事情。

一定要讓對方知道。

不能不明不白的做。

否則對方可能都不知道。

這跟舔狗是一個道理,舔的本事是一方面,還要讓對方知道你在多麼賣力的舔。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這就是一無所有和應有盡有的區別!

青羽看著森乃伊頓離開了小隔間,他盯著小隔間的門,頓時陷入到了思考當中。

「我剛跟富岳說完這些情況,警備部的人就來找我配合調查,看來這裡出了什麼問題啊!」

青羽微微眯起眼睛,他不知道警備部那邊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跟沒有猜到是宇智波耀對宇智波富岳產生了懷疑,他覺得更有可能出現的問題,就是在黑衣人斑大人的身上了。

「警備部提出的找我配合調查,名義上應該是調查那些雲隱村的忍者。」

「不知道昨晚有多少雲隱村的忍者被警備部抓到了。」

「不過,這絕對是個借口!」

「如果真的是要讀取那些人的記憶,隨便任何一個感知忍者去都可以了,根本不需要點名叫我去!」

「點名找我的原因要麼是因為黑衣人的事情,要麼就是宇智波建良的事情。」

「總之……」

「讓宇智波一族自己亂下去吧!」

青羽經過短暫的思考,立即將情況分析得差不多了,他將斑的名字拋出去,就是想要分散宇智波一族的注意力,讓他們是不要將精力放在宇智波建良的身上。

畢竟他是宇智波建良失蹤前見到的最後一個人。

現在團藏又沒能太過吸引宇智波一族的注意力。

如此一來。

宇智波一族可能更傾向於找到宇智波建良,還原這件事情最傳遞出來情報的來源。

正是基於這種原因。

青羽才將斑和石碑這樣模糊的消息傳出去,目的就是轉移宇智波一族內部的注意力。

當下的局面對於他來說,還是處於很滿意的階段。

木葉村內憂外患俱在。

只要維持這樣的情況,就會有一種難以打破的平衡。

宇智波和團藏為了村子都不敢拚死一戰,而在面對外村勢力的時候還會聯合對敵,但又彼此之間相互防備消耗精力。

這正是青羽樂得見到的。

只要這些人都忙活起來了,牽扯著很大的精力,方才不會去管那些關於他的小事情。

青羽是從現實中穿越過去的。

他非常清楚。

人越閑事越多。

吃得越飽就越是會出現城會玩的現象。

他在這個混亂的忍者世界裡面,只要讓各方勢力相互制約,彼此直接消磨精力,那麼這些牽制效果所帶來的穩定局面其實比某國統一能夠帶來更大的和平。

「現在這段時間怕是不會有什麼犯人送過來了,那就補個回籠覺吧!」

青羽也不嫌小隔間的地上潮濕陰冷,直接鋪上一層麻布就躺了下去。

昨夜在小樹林裡面折騰了半宿。

早上有趕著良辰送宇智波建良歸西。

確實沒怎麼休息。

現在還真的有點困了。

青羽躺下之後,直接閉上眼睛,準備進入到睡眠的狀態。

……

另外一邊,拷問部門口。

經過森乃伊頓的交代,拷問部的忍者沒有一個敢把宇智波界放進來的。

剛剛不久前放進來一批警備隊的人就被伊頓隊長伊頓罵。

現在誰還敢頂風作案啊!

宇智波界被攔在拷問部的門外,他只是將要青羽跟著回去協助辦案的事情說了出去,然後就在這裡一直等。

漸漸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外面的太陽都變得炙熱了起來。

宇智波界發現自己等得快要到中午了。

「怎麼回事啊?」

宇智波界眉頭緊皺,他隱隱的意識到了什麼問題,似乎被晾在這裡了。

頓時。

宇智波界臉色變得不爽起來。

直接邁開步子向著拷問部裡面衝進去。

「不好意思,你不能進去!」

拷問部門口的忍者立即攔住宇智波界,現在這個時候,誰都不敢私自放宇智波界進去。

「我要見森乃伊頓大人!」宇智波界沉聲說道。

「不好意思,你的話我們已經給伊頓大人傳達過去了,伊頓大人正在處理,請你耐心的等消息。」拷問部的一位暗部忍者說道。

「你們就讓我在外面等消息嗎?」宇智波界眉頭緊皺,心中不爽的情緒在不斷的蔓延著。

「不好意思,我們不能讓你進去,這是拷問部的規定!」那個拷問部的忍者說道。

「行!」

宇智波界冷著臉點了點頭,雙眼凝視著這位暗部忍者。

「那你能不能問問,我還需要等多久,總不能讓我一直這麼等下去吧!」宇智波界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不好意思,伊頓大人交代過,誰要不要去催他,讓你耐心等待就好!」拷問部忍者回答道。

「我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你就幫我去問一下,說不定森乃伊頓大人給忘記了!」宇智波界覺得給這個忍者有點講不明白道理了。

「不好意思,我們這些做下屬的,不能去催促老大。」這個拷問部忍者立即搖頭。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就會說不好意思,你還會說什麼?」宇智波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不好意思。」拷問部忍者道歉道。

「算了!」

宇智波界覺得再跟這個人多說幾句的話,都要被氣出毛病來了。

這都算什麼事啊!

以前警備部跟拷問部關係不是挺好的嗎?

警備部的人想要進拷問部,根本沒有被這麼阻攔過,基本上都是想進就進。

現在怎麼就突然多了這麼多的規矩。

「我等等吧!」

宇智波界轉身背對著拷問部的忍者們,他已經不想再跟他們說話了。

隨著他的轉身。

拷問部守門的忍者們也都不說話了。

漸漸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下午的時光已經在宇智波界的等待中流逝掉了。

可是森乃伊頓還是沒有出來。

到了這個時候。

宇智波界已然明白了。

森乃伊頓壓根就沒打算見他,而是在跟他用一個拖字訣。

一點一點的拖延時間。

從早晨拖延到中午,再從中午拖延到下午。

現在太陽都快落山了。

再有什麼事情都處理完了吧!

一時之間。

宇智波界心中不滿的情緒在瘋狂的滋生,他已經快要發脾氣了。

不過。

他又想了想。

這裡畢竟是拷問部。

強忍著暴躁的心情,決定再多等一會,只要這一會的時間裡,讓他等到了青羽,那麼也算是任務完成了。

這是兩個部門的事。

警備部和拷問部。

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

宇智波界知道他還是需要注意一下言行舉止。

在漫長的等待之下。

又過了半個小時。

站在門口的那幾個拷問部的忍者開始動了起來,其中一直回答宇智波界的那個人,將臉上的面具摘了下來,露出了真實的容貌。

與此同時。

其他幾個忍者都紛紛的順著大門回到了內部。

「???」

宇智波界看到這樣的畫面,心中立即產生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們幹嘛去?」

宇智波界立即詢問起來。

只是。

大家都相繼離開。

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

沒有人理睬他。

「這位大哥,你能不能幫我問問,森乃伊頓隊長什麼時候能見我?」宇智波界強行壓著心中的憤怒,向著那個跟他對話了許多次的問道。

「不好意思,我下班了。」這個忍者搖頭說道,他的臉色無比淡漠,看起來就像是沒有生氣的死人。

「不是,我都等一整天了,森乃伊頓隊長是不是把我給忘了啊,我還有任務在身上呢!」宇智波界的語氣逐漸變得暴躁起來。

「不好意思,我下班了。」那個忍者依舊是這樣的回答。

「你……你……你除了不好意思,還會說別的嗎?」宇智波界抬手指著那個人,手指氣得不停顫抖。

「不好意思……」

那個拷問部的忍者抬眼看了一眼宇智波界,便沒有再跟宇智波界說話,而是轉身進入到了拷問部的裡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章 不好意思(求訂閱求月票)

21.08%
目錄
共77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