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我怎麼沒有印象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186章 我怎麼沒有印象了?(求訂閱求月票)

果然!

青羽在聽到宇智波富岳的問話之後。

心中一陣瞭然。

這些話剛好就映襯了他心中所料想的事情。

宇智波富岳就是因為那天他說過的那個黑衣人方才來找到他的。

青羽沉默不語。

等待著宇智波富岳後面的話。

他很清楚。

宇智波富岳找到自己並不僅僅只是為了告訴自己宇智波建良失蹤的消息。

若是如此的話。

大可不必非要等到跟青羽單獨相處的時候再說這些話。

很顯然。

還是有一些秘密要說的。

頓時。

宇智波富岳的視線落在青羽的身上,雙眼盯著青羽仔細的看了看。

「青羽,你知道那個黑衣人的身份嗎?」宇智波富岳沉聲問道,他的聲音壓得很低,那感覺就像是怕旁邊的有人聽到。

「不知道。」青羽直接搖頭,而且他只是在搖頭,甚至於連好奇的意思都沒有。

「你怎麼能不知道呢!你不是跟我說過,建良稱呼那個黑衣人為斑大人嗎?」宇智波富岳眨著眼睛說道,他在說話的時候,嘴角還忍不住微微抽動了一下,他特意來找青羽說這件事情,可是青羽看起來似乎並沒有那麼的在意。

「我有說過嗎?」青羽愣了一下,雙眼盯著宇智波富岳,眼眸中滿滿都是困惑和不解,看起來像是根本就不記得這些事情似的。

「你……你……你忘了嗎?」宇智波富岳眼皮都跟著跳起來了,他死死盯著青羽的臉,彷彿要在青羽的臉上發現什麼破綻似的,只是他盯著看了一會後,並沒有任何的發現。

「我真的說過嗎?我怎麼沒有印象了?富岳大哥,你確定是我說的嗎,你是不是記錯人呢了?」青羽依舊是一副不解的樣子,完全就是說過了以後翻臉不認賬了。

「就是你說的!絕對不會錯的!建良失蹤以後的第二天,我去拷問部調查的時候,當時就遇到了你,你說建良來找過你,然後跟我說起建良跟一個黑衣人走了……」宇智波富岳立即幫著青羽回憶著,很顯然他的心裡是真的很在意這件事情,以至於到現在都久久不能釋懷。

「你這麼一說……」青羽抬頭看著天空,視線向著斜上方看過去,流露出思考的神色,說道:「我好像有那麼一點印象了。」

「當時就是你跟我說的!」宇智波富岳看到青羽彷彿已經是思考到了,頓時連連點頭,嘴角微微翹起,擺出一副我沒有記錯的意思。

「我記得當時你找過我,然後我仔細的回憶了前一天的事情,好像是說宇智波建良被人帶走了,可是具體帶走他的人是誰,我並不清楚,那段記憶我已經沒有印象了,畢竟我在拷問部工作,每天經歷那麼多的事情,很多事情都記不清了。」青羽搖頭說道,這是他在當時說出斑大人幾個字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的說辭,他的目的是將這個信息傳遞出去,分散宇智波一族的注意力,但是他並沒有打算將這個消息引導到自己的身上,他還不想引火燒身。

「你真的記不清了?」宇智波富岳愣了一下,狐疑的盯著青羽,他隱隱覺得青羽就是在隱瞞,但是對方又說得那麼有道理。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當時我跟你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青羽沒有回答宇智波富岳的話,而是直接反問了一句,雙眼目光灼灼的盯著宇智波富岳。

「這……」宇智波賦予頓時沒有語言了,他深吸一口氣,雙手揉著太陽穴,腦袋裡面仔細的回憶起來,說道:「我記得那天有界,是界帶你過去的,但是具體說過什麼,我是真的記不住了……」

「這不就對了嘛,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總不能什麼事情都記得清清楚楚,關於黑衣人的事情,你能記得這麼清楚,應該是你比較關心這件事情,而我真的已經沒有印象了,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黑衣人什麼樣子,我都忘記了。」青羽一股腦將這些事情推得一乾二淨,直接乾脆就不承認了,他知道宇智波富岳找他就是來聊關於斑大人這個話題的,但是他根本不想聊這些,這些話題還是留給你們宇智波一族內部去聊吧!

「好吧。」宇智波富岳點點頭,既然對方都不記得了,那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繼續說下去兩人也不在一個頻道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富岳大哥,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那我走了啊,我工作一天太累了,還沒來得及吃飯呢!」青羽立即開口說道,他已經不想再繼續待在這裡了,若是讓其他人看到,還以為他跟宇智波富岳走得多麼的親近呢。

「青羽,等等,嗯,我就是想問問你,你還能不能想起什麼事情來?」宇智波富岳抿了抿嘴忍不住再次詢問道,這段時間他一直沉浸在那個斑大人的事情裡面,無論做什麼都揮之不去,總覺得自己是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但是卻又好像只是捕風捉影,好像缺少了點什麼東西。

「富岳大哥,我是真想不起來了,這都過去多久了,你還記得一個月以前的中午吃的是什麼飯嗎?」青羽攤開雙手滿臉的無奈,直接將概念轉換到吃飯上面。

頓時。

宇智波富岳一陣啞口無言。

他明白再怎麼說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了。

「哎……」

宇智波富岳深深嘆了口氣,不由得搖搖頭,知道沒有必須要再將繼續聊下去了。

「青羽,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吧!」宇智波富岳主動說道。

「不了,不了,我要去打包拿回宿舍里去吃,這段時間比較忙,沒那麼多時間去慢慢的吃飯了。」

青羽對著宇智波富岳連連擺手,隨後直接轉身離開湖邊向著小樹林裡面走去。

他不等宇智波富岳再說什麼挽留的話或者做什麼事情。

直接就快速的離開了。

一時之間。

宇智波富岳看著青羽的背影,眼神裡面閃爍著深深的疑惑。

他有點搞不清楚!

青羽是真的忘記了,還是故意不跟他再提起這件事情。

不過。

不管是怎麼樣的。

似乎都不會再多問出什麼東西來了!

其實。

宇智波富岳從一開始就沒有抱什麼期待,他那天就覺得已經問出了所有能問的事情。

現在再次找到青羽。

也只是想試試看。

萬一還能問出點什麼東西來。

那不就是意外收穫嘛!

只是……

可惜了!

什麼都沒問出來!

……

青羽在離開湖邊之後,沒有再按照事先的打算去一樂拉麵的麵館,而是徑直的返回拷問部宿舍。

剛才也太麻煩了吧!

青羽在心裡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他怎麼都沒想到。

剛剛從拷問部裡面走出來,就被宇智波富岳給截住了,還直接被帶到了這個距離宇智波一族位置很近的湖邊。

「或許是宇智波富岳在這裡能夠找到很大的安全感吧!」

青羽忍不住感嘆一句,不過他沒有過多的去思考這方面的事情,經過這次的回答,他相信宇智波富岳不會再來找他詢問任何關於黑衣人的事情了。

這個問題。

已經到此為止了。

不管宇智波富岳會不會將這個事情跟宇智波一族的其他人說。

至少在宇智波富岳的心中。

留下了這麼一個巨大的問號,可以讓宇智波富岳不斷的去思考這件事情。

畢竟……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向現在的宇智波富岳心中種下這麼一顆種子,也就等同於對宇智波一族的心中種下了種子。

畢竟宇智波富岳在不久的將來是要成為宇智波一族族長的。

現在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

青羽回到拷問部的門口,站在大門前,他並沒有進去,而是將感知開到了最大,仔細的去感受周圍有沒有其他忍者在注視著他。

片刻之後。

青羽確定沒有任何人之後。

隨後身影一閃而逝。

他並沒有回到暗部宿舍裡面,而是向著監獄後面的小樹林裡面走了進去。

去看看那些影分身吧!

主要是把錢都收集拿回來!

並且將信息互動一遍!

青羽已經做好了這方面的打算,這是他在畫起爆符的時候就發現的問題。

他購買的45張起爆符最後僅僅只有37張成功,足足失敗了8張。

雖然這個失敗的數量在他的接受範圍之內,但是卻是可以避免的。

他在得到了這45個影分身的記憶之後。

發現每個影分身的起步都是一樣的,他們都是僅僅有過幾次鑽研怎麼繪製起爆符的精力,但是各自都沒有經驗。

這一次對起爆符的繪製相當於是一個摸索加上積累經驗的過程。

這就像是一個少年他在初次體驗一些新奇事情的時候,並沒有一個太好把握的辦法,完全不像是老司機那樣可以深入淺出的拿捏好行進間的進退速度。

但是如果這個人經歷過45次之後,那麼就算是萌新也都可以從駕校畢業了。

可是……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青羽可以說是足足經歷了45個第一次,最後獲得了豐富的第一次經驗。

這對他來說確實也是獨一無二的體驗。

不過。

這也是難以避免的一點。

畢竟他需要將這些影分身鋪開同時并行,以此來最大化的節省時間並提高效率。

只能說有利有弊吧!

倒是一口氣收割經驗的時候,會讓青羽感覺到十足的成長。

現在看書也是同樣的道理。

青羽決定將這裡的影分身全都收回到體內,然後將經驗消化掉之後,再重新分出成百上千的影分身,在一起進行讀書。

這是一個并行的過程。

沒有辦法實時共享數據。

當然。

要是能夠實時共享就太變態了。

那就是噴恩六道的能力了!

……

沒過多久。

青羽就來到了小樹林中神之紙者之術偽裝成偉的那個小山包前。

他的右手緩緩探出。

嘩啦啦……

面前的紙片宛若碎屑般翻飛而起,瞬間向著周圍擴散而去,裡面的景象驟然出現在面前。

一個個影分身全都坐在原地認真的看書。

各自看書的進度都是不同的。

並且每本書都是有好幾個人在同時觀看。

不同的影分身在看到不同段落的時候有著不同的理解。

「收。」

青羽輕輕的吐出一個字。

嘭嘭嘭嘭嘭……

霎時間。

樹林中接連響起氣爆聲。

一個個影分身全都變成了煙塵消失不見。

緊接著。

一股股信息瘋狂的鑽進他的大腦裡面,這些信息遠遠要比以前所使用影分身時要更加的硬一些。

全都是看書之時看到的東西。

混雜著各自不同的理解。

只是這些書本身就是很生硬的東西,根本沒有辦法那麼輕易的讀懂,再加上那麼多人一起讀書,產生的訊息瞬間令青羽腦殼生疼。

就這樣。

青羽坐在地面上。

足足緩了二十幾秒種。

方才從剛才那種昏沉的狀態中走出來。

他的臉色微微有些慘白,在剛才的過程中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

此時此刻。

青羽的周身毛孔彷彿都在呼吸一般,快速的吸收著周圍的自然能量,並且在對自己的身體進行補充。

漸漸地。

十幾分鐘之後。

青羽的面色重新恢復了紅潤,剛才瞬間的訊息衝擊所造成的精神力衰退在極大程度上得到了彌補。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再次擺出結印的姿勢,頓時一個個影分身出現在樹林之中。

這一次的影分身並沒有那麼多。

只是幾十個人。

每個影分身的均是對應著一本書,他們負責專門研究一本書。

青羽在獲得了剛才的情報之後發現,多人共同讀一本書根本沒有太大的進展,還是不如一個人專門看一本。

「你們繼續。」

青羽對著影分身們點了點頭,在他說完之後,其中一個影分身抬起手,手上紙片翻飛,重新想成了神之紙者之術,將這裡恢復成為小山包的樣子。

青羽低頭撿起地面上那個沉甸甸的小包,裡面裝著忍具店老闆給他的錢。

準確的說……

那是忍具店老闆給森乃伊頓的錢。

青羽拿著這些錢,踏上了返回暗部宿舍的路。

沒過多久。

青羽就回到了暗部宿舍。

沒有再做任何多餘的事情。

直接倒頭就睡。

……

翌日,清晨。

青羽再次被一股股訊息轟炸的鬧鐘給叫醒了。

昨晚布置的影分身經過了一夜的讀書之後,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里,並且將得到的信息都傳遞了回來。

「嗯……」

青羽閉著眼睛將這些信息消化掉,對於封印書的理解有高了許多。

他相信這次他再使用影分身之後,每個影分身再次看向這些書的時候,對於書本上文字的理解將更加的深刻。

隨即。

青羽立即起身。

走出暗部宿舍。

重新向著小樹林的方向走過去。

以前。

他都是打一槍換個地方。

只有大體的方向,沒有固定的場所。

現在因為是在讀書的原因,那些書都留在了那裡,因此青羽直接還是向著那個固定的地方走過去了。

很快。

青羽就達到了小山包的位置。

那裡現在只剩下一個影分身,在維持著神之紙者之術。

青羽探手打開神之紙者之術,直接走了進去,視線掃過擺放在地面上的書本。

這也是太沒有讓影分身把書帶走換個地方的原因。

這些書本都放在地上,停留在各自的頁碼上。

除了看完的書被合起來之外。

每一本書都可以直接上手續看。

「多重影分身之術!」

青羽再次施展多重影分身之術,召喚出一個個影分身,來到各自的書本面前,將這些書拿起來開始看。

除此之外。

還有一個影分身替換掉了那個維持著神之紙者之術的影分身。

一個嶄新的小山包就這麼想成了。

結束之後。

青羽重新返回,走進了拷問部中,來到了屬於他的那間小隔間。

漸漸地。

青羽的生活重新回到了正軌上。

早上和晚上分別布置一次影分身,對這些書本進行學習。

白天的時候在拷問部一邊進行著拷問的工作,一邊趁機進行醫學研究。

晚上則是好好睡覺。

每天如此往複。

足足持續了七天的時間。

這一天。

清晨。

青羽照常被影分身取消后說傳回來的大量訊息給叫醒了。

他閉著眼睛,沒有睜開,仔細的感受著這次傳遞迴來的訊息。

「終於全都看完了。」

青羽緩緩睜開眼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已經通過七天沒日沒夜的一直閱讀,將水門拿過來的書全都看完了。

這些書籍的內容,就像是印刻在他的腦海里一樣,完全被他記住了。

「現在可以試著修鍊這裡面的封印術了!」

青羽的心中立即有了打算,他不是每一種封印術都要進行試驗,畢竟像屍鬼封盡那種術,只要知道了就好,他可能這輩子都根本不會用得上。

不過……

了解一下還是有好處的!

至少他現在知道該怎麼解除屍鬼封盡了!

頓時。

青羽從暗部宿舍的鐵板床上爬起來,快速的進行簡單的洗漱,然後換上一身暗部的忍者服飾,隨後向著小樹林的方向走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6章 我怎麼沒有印象了?(求訂閱求月票)

23.97%
目錄
共7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