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雲隱村使團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第188章 雲隱村使團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青羽跟在森乃伊頓的身後,兩人一起來到了辦公室中。

森乃伊頓來到辦公桌後面。

趕忙拿出青羽剛剛還給他的那本《親熱世界》,仔細認真的檢查了一遍。

儘管他知道青羽不會弄出什麼問題來,而且就算出現什麼問題,他也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但還是忍不住想要看看,這能讓他心安。

森乃伊頓簡單的檢查了一遍。

確定沒有出現任何的問題。

保存得非常完好!

依舊還是他最喜歡的藏品!

頓時。

森乃伊頓將這本《親熱世界》重新放回到身後的書架中,擺放在書架的最右邊,將之重新放好。

隨後。

森乃伊頓轉過頭來。

雙眼盯著青羽,嘴角翹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對著青羽抬起手來。

「青羽,坐下說話。」

森乃伊頓的聲音顯得很溫柔,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率先坐在了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雙眼始終盯著青羽。

「好的。」

青羽點了點頭,直接坐了下來,他什麼都沒有說,等待著森乃伊頓率先開口。

「青羽,這本書看完之後,有沒有什麼感想?」森乃伊頓立即開口問道,這就像是兩個書友在討論觀后感,他終於找到了一個知音,想要共同討論一下情節。

頓時。

青羽愣了一下。

他沒想到森乃伊頓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著實有點懵逼。

好傢夥!

這書的情節……

是應該拿到檯面上來討論的嗎?

「這個……」

「嗯……」

「怎麼說呢……」

青羽右手掐著下巴,腦袋裡面在組織著語言,他倒是還記得這本書的情節是什麼,並情節非常的簡單,更多的是細緻的描寫,非常非常的細緻。

可是……

這東西……

怎麼討論啊!

「伊頓大哥,我覺得這本書寫得不錯,但還是有點問題,其實可以有更好的劇情和節奏!」青羽一本正經的說道。

「什麼?!」

森乃伊頓臉色驟然一變,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眉頭微微皺起,雙眼盯著坐在辦公桌對面的青羽,心裡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槽好了。

要是換一個人說這話。

他早就發脾氣了。

這本《親熱世界》在他的心中奉為神作。

根本容不得半點批判性的話語!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

他們在問你怎麼樣的時候,在徵求你意見的時候,想要聽到的往往是正面的誇獎,而不是批評指出問題。

那樣才刺耳了!

青羽現在的聲音在森乃伊頓的耳中,就顯得非常的刺耳了!

很不愛聽了!

只是……

說出這番話的人是青羽。

這就讓森乃伊頓很矛盾,他還是拎得清楚的,總不至於說因為一本書,去得罪了這個綱手大人的弟子。

這可是他討好了很久才有現在關係的人啊!

頓時。

森乃伊頓平穩著自己的呼吸,儘可能讓自己放鬆一下,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不要去跟青羽計較。

然而。

就在森乃伊頓想要岔開話題的時候。

青羽說出了一句讓森乃伊頓更加迷惑且差點破防的話。

「我覺得如果我來寫的話,會比自來也大人寫得更好看!」

青羽眨著眼睛盯著森乃伊頓,眼眸中閃爍著淡淡的笑意。

這句話是他故意這麼說的。

當然。

他這麼說的目的就是為了持續跟森乃伊頓在某些話題上建立起一些聯繫。

「你寫?!」

「你還會寫小說?!」

「不是……」

「青羽啊!」

「這個我得跟你說說!」

「寫小說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的,有時候你看書發現一會就看完了……」

「但是要是寫的話,要花很多時間去查找資料,安排劇情,設計人物等等!」

「你可能都不知道自來也大人為了這本《親熱世界》究竟去過多少地方,取材過多少資料!」

一時之間。

森乃伊頓忍不住連續說道。

倒不是他在打擊青羽,而是他在聽到青羽的這番話之後,頓時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錯覺。

似乎……

青羽並沒有對自我有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

「嘿嘿嘿……」

青羽嘴角微微翹起,臉上露出一抹奇怪的表情,他盯著森乃伊頓,緩緩開口,說道:「伊頓大哥,不如這樣吧,我回去給你寫一篇,讓你看看,到時候你再看看我能不能寫。」

青羽那可是博覽群書的人,就算是不能完美的將以前看到過的那些論壇小說一個字不差的寫出來,但是大概的情節和感覺到他都還記得呢。

至少在閱歷這方面。

一個擁有網路的現代標準宅男,怎麼可能會輸給需要到處偷窺取材的自來也!

在這一方面。

青羽是非常有信心的!

對於他來說,這並不是他一個人在戰鬥,而是他站在了無數先輩總結出來的經驗上!

他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寫書!

「好啊!」

森乃伊頓立即點了點頭,似笑非笑的盯著青羽。

「我倒是挺期待的!」

「如果你寫的比自來也大人好看的話……」

「不如出版出去!」

「這對你來說未嘗不是一條新的道路!」

森乃伊頓在說這番話的時候,其實心裡並不是這麼想的,他只是這麼說出去而已,他根本就不認為青羽是寫書的這塊料。

「好的!」青羽點點頭,他已經在想了,下次再來的時候,帶個什麼樣的故事過來。

……

就在青羽回到拷問部之前。

青羽的兩個神之紙分身相繼來到了忍具店的門口。

第一個神之紙分身通過紙張的變身方法,直接變成了波風水門的樣子。

頓時。

青羽頂著波風水門的形象走了進來。

「老闆!」

青羽對著忍具店老闆打了個招呼,隨後直接邁步走進來,他只是站在門口,沒有亂動。

這是他第一次嘗試變成沒有讀取記憶的人。

對於水門的很多生活習慣。

他都不太懂。

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水門啊,你怎麼來了,你那批苦無已經在定製了,還沒有到呢。」忍具店老闆看到水門之後,笑著說道。

「這樣啊,我就是問問,那我下次再來!」

青羽聽到這番話之後,立即轉身離開了忍具店。

好傢夥。

水門來過。

那若是強行再以水門的身份購買就露餡了。

頓時。

青羽頂著水門的樣子轉身就走了。

「還是這麼著急啊!」

忍具店老闆看著水門走出去,就在半個月之前,他接了一個單子,就是水門定製了一批特殊的苦無,要能夠在把手上板頂符紙的那種,並且苦無上要有三個刀刃。

這批訂單已經送到鐵之國在趕製了。

現在還沒有做好呢!

……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在離開忍具店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了,水門是在這裡定做的飛雷神苦無。

他明白還是不能以水門的身份胡亂的做事情。

稍微一個不注意。

就可能會被發現。

這樣只能換一個人了。

好在青羽讀取的記憶足夠多了,意識之中有足夠多的儲備。

頓時。

青羽的神之紙分身上面紙片翻飛,瞬間化作了其他的樣子,整個人直接變換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這是村子裡面的一個普通下忍。

名叫友樹。

在村子裡面沒有什麼太大的名氣,屬於忍者學校畢業之後,就一直沒有什麼太大發展的那一種。

片刻之後。

青羽以友樹的樣子重新走進了忍具店當中。

「老闆你好!」

青羽模仿著友樹的聲線,這個人是他讀取過記憶的人,但是卻並不認識他,不知道這個人當下所處的位置。

正因如此。

青羽還是想要速戰速決。

不能耽擱太多的時間。

否則一定跟友樹本人碰面的話,對他來說將會是一種非常不好的事情。

「想買什麼嗎?」忍具店老闆見過友樹,這不算是什麼太過陌生的面孔,但也絕對不像水門那樣熟悉。

「我要買空白符紙!」青羽模仿著友樹的聲音說道。

「???」

忍具店老闆的腦袋裡面頓時冒出一大堆的小問號。

什麼情況?

現在村子里有什麼德高望重的忍者在搞起爆符繪製課程嗎?

怎麼又一個來買空白符紙的?

「你要買多少張啊?」忍具店老闆強忍著心中的好奇心問道。

「我要50張!」青羽再次模仿著友樹的聲線說道,他也不在乎這個忍具店老闆對這個人好奇,反正這次買過之後,青羽不會再用這個身份出現了。

當然。

他也不會再用他自己的身份出現了。

那樣的話時間久了總會被懷疑到的。

就讓他成為這麼多買過空白符紙中的一個吧!

「50張?」

忍具店老闆頓時瞪大了眼睛,眼眸中閃爍起難以置信的眸光,根本不敢相信面前這個少年說的話。

天吶!

太誇張了吧!

幾天前有個少年買了100張!

現在又來一個少年說要買50張!

你們這是幹嘛?

跑我這裡進貨來了嗎?

忍具店老闆心中有許多的話想要說,但是卻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心中滿滿都是苦惱和無奈。

「對,我要買50張,這是我的錢,麻煩你快一點,我趕時間!」

青羽直接拿出一個小錢袋,這個錢袋鼓鼓的,裡面裝滿了錢幣,隨後直接放在了桌面上。

「好……好的……」

忍具店老闆本來還要再說什麼,但是看到錢都已經拿過來了,最後還是無奈得拿出了兩盒空白符紙,並且從另外一盒裡面取出10張空白符紙留下,將剩餘的半盒連同盒子一起交給了青羽。

「謝謝老闆!」

青羽拿著三盒符紙轉身就走,看起來非常的匆忙,根本沒有想要逗留的意思。

「奇怪。」

忍具店老闆將桌面上的錢袋收好,他的心裡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來究竟什麼地方有問題,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差不多十分鐘之後。

又一道身影走進了忍具店。

這個人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頭上戴著一頂帽子,從外觀形象上來看,正是拷問部的隊長森乃伊頓。

「伊頓大人!」

忍具店的老闆看到森乃伊頓之後,頓時雙眼瞪得大大,就連呼吸都跟著急促了起來,瞬間都產生了生理反應。

「您怎麼來了!」

忍具店老闆對著青羽打招呼道,他的雙眼緊緊得盯著青羽。

當然。

在忍具店老闆的視線中。

這個人並不是青羽而是森乃伊頓。

「怎麼?」

青羽模仿著森乃伊頓的聲音,視線透過墨鏡盯著面前的忍具店老闆,說道:「不歡迎我來嗎?」

「哪能啊!」忍具店老闆連連點頭,他可不敢得罪森乃伊頓。

「我再出30張起爆符!」

青羽也不跟忍具店老闆多廢話,他還有很多的事情,這種事不能耽誤太多的時間,越是被人看到,越是麻煩。

對於購買空白符和出售起爆符這種事情。

青羽的心中有著自己的打算。

購買空白符可以是各種各樣不同的人,那樣就算他們沒有回來繼續出售,也可以被認為是繪製失敗了,不會引起太過強烈的注意。

畢竟忍具店裡面每天賣掉的空白符並不少。

但是能夠出售起爆符的人並不多。

木葉村固定只有那麼一撮人是能夠製作起爆符的。

如果青羽以自己的身份冒然踏足這個圈子,勢必會被很多「同行」惦記上。

這樣以森乃伊頓的身份出現最好。

本身森乃伊頓就是拷問部隊長的身份,這對忍具店老闆有很強烈的震懾作用,使得後者根本不敢聲張,更是不敢發出疑惑。

「30張!」

忍具店老闆瞪大了眼睛,他的心中再次出現很多想要說的話,剛才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說起,現在是根本就不敢說。

「不要嗎?」

青羽模仿著森乃伊頓那種比較嚴肅的語氣,微微低垂眼瞼,呈現出一種很恐怖的感覺。

「要!要!要!必須要!誰的不要伊頓大人您的都會要的!」

忍具店老闆連連點頭,他覺得這幾天過得比以前的任何一段時間都很離奇。

不知道為什麼。

他突然就跟這些符紙叫上勁了。

「伊頓大人,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2500兩收你一張起爆符,30張的話,就是……7萬5千兩!」

忍具店老闆在經過簡單的計算之後,立即從櫃檯下面拿出7摞紙幣。

上一次「森乃伊頓」來的時候,他的手上沒有儲備紙幣,那次之後他特意去兌換了一些,專門給伊頓大人備用的。

畢竟總不能每次都給伊頓大人那麼多的硬幣。

「這是30張起爆符。」

青羽將手中的起爆符交給了忍具店老闆,然後接過了那7摞多一些的紙幣,揣在懷中,轉身離開。

就在青羽走到門口的時候。

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我來過這裡給你賣符的事情,你不可以對任何一個人說起,否則……」青羽的語氣中透著一絲絲的威脅,他沒有將話說得太清楚,就是這種不清楚的話,方才更容易讓人腦補。

「我懂!我懂!我明白!」忍具店老闆連連點頭,他很清楚這些起爆符絕對不是伊頓大人畫的,應該是從犯人身上搜刮下來的,這不應該放在自己腰包的,但他哪裡敢說這些話。

忍具店老闆一直看著伊頓大人離開,待到後者離開之後,方才鬆了口氣。

「伊頓大人最近是在拷問什麼土財主嗎?」

忍具店老闆忍不住暗自吐槽一句,隨後脖子狠狠一縮。

他很清楚這些話他自己嘀咕嘀咕就好了。

絕對不能輕易說出來。

……

拷問部,小黑屋。

青羽微笑著看著森乃伊頓,隨後緩緩的說道:「伊頓大哥,等我把我靈感迸發出來的那一篇寫出來,我就拿給你看。」

「這次你不借一本什麼書拿回去看嗎?」森乃伊頓認真的盯著青羽,說道:「除了《親熱世界》之外,我還收藏了不少好看的書!」

「不看了,他們沒我寫的好,等我寫好了給你拿過來!」青羽擺擺手起身說道:「伊頓大哥,我去上班了,順便思考一下情節。」

「那我不送你了!」

森乃伊頓覺得青羽哪裡都很好,平時也非常的低調,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提起寫書的時候,突然就莫名的自信了起來。

這讓他心裡多少覺得有點不太舒服。

他倒不是覺得青羽猖狂。

只是覺得青羽有點玷污了他心中的經典。

「我期待你的作品!」

森乃伊頓盯著青羽離開的背影,他所說的期待,並不是真的期待,他要表達的是期待青羽拿出作品來以後,看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好嘞!」

青羽說完之後,直接離開了辦公室,消失在黑暗的走廊中。

……

就在這個時候。

木葉村外。

守備崗哨處。

兩個負責值班的忍者站在木架高台上,其中一個人在打著哈欠,另外一個人則是拿著望遠鏡在四處的巡視。

突然間。

這個拿著望遠鏡的忍者,臉色驟然變得緊張了起來。

「有人來了!」

「很多人!」

「初步目測在30人以上!」

「從他們的穿著和忍者護額的上的圖案來看……」

「他們是雲隱村的忍者!」

說到這裡。

這個忍者放下望遠鏡,與旁邊的忍者對手在一起。

「快去報告三代火影大人!」

這個拿著望遠鏡的忍者大聲的吼道,他的聲音中透著強烈的急切。

「雲隱村使團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人在木葉,暗部拷問忍者十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8章 雲隱村使團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25.03%
目錄
共752章
倒序